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兩大因素 解讀中國中產階級「消費降級」

以前上海金融分析師王仁(音譯)總是賴在床上到最後一刻,最後才急急忙忙出門,攔計程車趕去上班,但今年他改成早起上班,不管有多累,天天早晨7點15分起床,趕搭地鐵,如此每趟可省下人民幣21元。

王仁說,搭地鐵通勤時間約半小時,幾乎是搭計程車兩倍長,但只花人民幣4元。王仁並不孤單,中國消費者在享受多年經濟成長果實與可支配收入大幅成長後,正爭相縮減開支,出現“消費降級”現象,而非北京口中的“消費升級”。

究其原因,幾乎每位接受《日經新聞》採訪的中國消費者都將消費降級歸咎於生活成本飆升。今年前九個月中國消費者物數指數(CPI)年升2.1%,仍未見減緩跡象。9月物價年升2.5%,為2月以來最大增幅。

高居住成本也壓縮民眾預算,雖然王仁今年搬到比較便宜的社區,但每月房租仍要人民幣3,600元,相當於三分之一稅後薪資。今年25歲的他說,若房租能低一點,他和女朋友就能有更多休閑支出。

若民眾計劃購屋,日常開銷將更吃緊。今年前九個月中國城市居民平均收入為人民幣29,599元,年增7.9%,但在城市只夠買2平方公尺新建公寓,上海易居公司的數據顯示,8月平均房價逼近每平方公尺人民幣13,000元。

在中國家庭面臨生活成本上升之際,工作前景也堪憂,受美中貿易戰拖累,今年中國的就業指數仍處於負值。一些中國廠商正將生產業務遷往其他國家,蘋果供應商歌爾就考慮將製造業務搬到越南,以規避美國懲罰性關稅,目前歌爾在中國有2.6萬名工廠勞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經濟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