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華人「川粉」:貿易戰對美中都有益

由於中國在加入世貿組織時許下的承諾大多沒有兌現,中國相比美國擁有不公平的競爭優勢。例如,在中國鋼鐵公司的緊逼之下,很多美國的鋼鐵公司已經垮掉了,美國本土已經無法生產某些鋼鐵產品了,如今美國必須要及時保護本土的技術和產業。即使美國是民主黨執政,恐怕也遲早要與中國開展貿易戰。

華裔支持者高調錶達政治觀點,成為一股備受關注的政治力量。

編者按: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支持川普(Donald Trump,又譯川普)的華裔移民透過微信聯絡,在網路和競選活動中高調錶達對川普的支持,被稱為“川粉”。華人“川粉”的出現,顛覆了過去在美華人不關心政治的傳統刻板印象。此現象群體的形成、以及他們的思維方式和政治訴求都頗受關注。本周美國中期選舉,華人川粉的微信群依然人聲鼎沸,擁戴川普所屬的共和黨。活躍在微信言論圈的休斯頓華人解濱,常在有超過五萬人訂閱關注的微信公眾號“美國華人之聲”撰文,堪稱“川粉”中的意見領袖。他1987年到美國德克薩斯州學習工程物理,從此紮根。

以下是BBC中文整理的解濱自述內容節選,不代表BBC中文觀點。

政治正確“過頭了”

我從1987年到美國留學後一直生活在這裡,這三十多年來感覺美國社會一個明顯變化是:政治正確過頭了。

柯林頓當總統時,有一個電視節目在街上採訪民眾,問共和黨和民主黨區別在哪裡,很多人都答不上來,兩黨當時的立場沒有現在這麼極端和敵對。

我在十年前投票給奧巴馬,但近年來越來越覺得,民主黨在一些議題上過了頭。例如“廁所問題“,奧巴馬政府允許人們按照自我認同的性別去選擇該上的洗手間。一個男孩子如果自我認同是女孩,就可以去上女廁所,這不是胡鬧嗎?另外,民主黨把同性婚姻加入了加州學校的教材,宣揚同性婚姻的好處,我認為不該向孩子宣傳。(編註:2012年,美國加利福利亞州立法規定社會科學教材納入LGBT平權運動史。)

我對共和黨的一些政策也有不滿意,例如環保、反墮胎的政策。但總的來說,我認為如今的共和黨比民主黨更有常識,於是我在2016年投票給川普。

最認同的政策

川普上任兩年多,我依然堅決支持他。我最認同他的三項政策,首先是關於華裔孩子遭遇常春藤大學歧視的問題。華人小孩面臨的壓力比其他族裔的孩子要大得多,同樣的考分,華人被錄取的可能性比其他族裔要低。我有兩個孩子在上高中,我沒有期望他們一定要上常春藤大學,但很多各方面都優秀的華人小孩的確在申請大學時感到了歧視。

川普上台之後,一是取消了奧巴馬政府立下的招生錄取要看膚色的行政命令(編註:指奧巴馬政府立下的鼓勵美國高校把種族列入招生考量的指導原則),二是要求司法部調查哈佛、耶魯等常春藤大學在錄取過程中歧視亞裔的指控。對於川普的政策,不只我個人很高興,很多華人都感到歡欣鼓舞。

川普要求司法部調查哈佛、耶魯等常春藤大學在錄取過程中歧視亞裔的指控,在華人群體中引起了兩極化的反應。

第二,川普把經濟建設得好。在他上任頭一年經濟勢頭猛,也許部分是由於奧巴馬經濟政策的延後影響。但第二年經濟持續向好,失業率是49年來最低的,可見是川普的經濟政策確實奏效,尤其是減稅政策減輕了公司的負擔。坦白說,減稅對我個人來說並沒有太多的好處,但減稅政策對於整個經濟來說是良好的刺激,我感覺到我的僱主生意越來越穩定了,我在工作中也覺得更有安全感了。美國沒有像中國那樣出口退稅的政策,美國企業如果稅負持續高漲,很難與其他國家競爭,所以必須要給企業鬆綁。

我並不擔心減稅會讓美國政府的收入減少,真正讓我擔心的是政府收入的浪費。美國給窮人包括住房、醫療、食品上的福利,但都沒有惠及我們中產家庭,反倒是養了一部分沒有積極就業的懶人。

第三,我認可川普打擊非法移民的強硬立場。

拿川普最近提出的取消出生公民權一事來說,他針對的是非法移民的小孩。在著名的黃金德案中,最高法院判定早期華裔二代移民黃金德出生在美國,能獲得公民權,但他的父母是合法來美的。現在這個判例被用在許多非法移民在美國生育的小孩身上。我認為這個判例被擴大化了,在法理上應有探討的空間。

位於美國紐約的一家華人中餐廳。就業和經濟因素是華人團體考量的重點。

我不認同讓(非法移民)母子骨肉分離的殘忍做法,但這也是一種無奈之舉。美國是法治國家,如今許多前往美國的“難民”並不是真正的難民,而是經濟移民。他們因本國的經濟、社會治安不好,為福利而移民到美國。

這些“難民”跟我們這代移民來美的華人經歷不一樣,我們當時必須通過勤奮工作來養活自己和家人。而100多年前的華人勞工更是困難,他們在美國修鐵路、做苦工,誰給他們福利?現在“難民”們到了美國之後,他們的小孩上學、生活津貼、衛生福利,這都需要花納稅人的錢。

雖然川普驅逐非法移民的立場強硬,但必須承認,從客觀數據上來說,他還沒有達到奧巴馬政府的強度。(編註:奧巴馬八年任內驅逐了約500萬無證移民,主要針對有重罪記錄的無證移民。根據美國移民政策研究所的報告,川普政府在2017年驅逐的無證移民人數,約為奧巴馬政府驅逐高峰年時的一半。)

川普其人

我不喜歡川普在推特上一些偏激的發言,我希望他圓滑一點、可以學得稍微政治正確一點。但做事直率是他的優點,他做了之前很多總統想做但沒敢做的事。例如他下令把美國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其實之前幾任的美國總統都有作此考慮,但只有川普做到了。

我期望川普在接下來兩年的任期中,能夠爭取再提名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共和黨要保有國會的優勢,才能在最高法院再有空缺時,通過保守派法官的提名。

“貿易戰對中美都有益“

中美關係在川普上任後經歷了諸多波瀾。

我認為川普啟動貿易戰、削減巨大的美中貿易逆差是正確的,這無論對美國還是對中國都有好處。

由於中國在加入世貿組織時許下的承諾大多沒有兌現,中國相比美國擁有不公平的競爭優勢。例如,在中國鋼鐵公司的緊逼之下,很多美國的鋼鐵公司已經垮掉了,美國本土已經無法生產某些鋼鐵產品了,如今美國必須要及時保護本土的技術和產業。即使美國是民主黨執政,恐怕也遲早要與中國開展貿易戰。目前的貿易戰可以促進中國深化改革,建立更完備和合理的經濟體系,才能實現真正的崛起。

如果通過貿易戰,中美最終能達成新的貿易協議,那美國出口到中國的商品關稅會降低,商品價格就會比現在的低廉,中國老百姓最終可以受惠。

雖說川普上台後中美關係緊張,這兩年我並沒有在美國感覺到針對華人的歧視。美國要取消所有中國留學生簽證的傳聞,也並沒有成為事實。真正的歧視是在大學招生的過程中,這是每個美國華人家庭都能感受到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BBC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