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人性中最令人厭惡的是什麼 看看你有沒有?

人世間最醜惡的現象之一是憑權勢欺壓無辜,以強暴凌辱斯文。小民遇見刁吏,秀才遇見匪兵,豈是有理講不清,而是根本不容講理,有形無形的鐵拳決定了一切。

我絕無權力欲,但也有例外。當我受到那班貪官污吏刁難時,我真心希望自己是一個比他們權力稍微大一點兒的芝麻綠豆官,突然亮出這身份,然後看他們嘴臉的變化。

最令人厭惡的是卑怯的惡。以無辜者為人質的恐怖分子,在無人處作案的竊賊,均屬此類。

有精神潔癖的人在污衊面前最缺乏自衛能力。平時他不屑於防人,因為他覺得防人之心也玷污了自己精神上的清白。一旦污水潑來,他又不屑於洗刷,他的潔癖使他不肯觸碰污水,哪怕這污水此刻就在他自己身上,於是他只好懷著厭惡之心忍受。

輕信和寬容,是崇高的靈魂最容易犯的錯誤。輕信,是因為以己度人,不相信人性會那樣壞。寬容,倒不全是因為胸懷寬闊,更多地是因為一種精神上的潔癖,不屑於同奸人糾纏,不願意讓這種太近的接觸污染了自己的環境和心境。

有時候,為了辦成一件聰明事,只好違心干十件蠢事。你幹了十件蠢事,人家會讚許你,對你放心,於是你乘勢辦一件聰明事,不等他們明白過來,你再接著干十件蠢事,他們又放心了,就不去追究那一件聰明事了。

長舌婦的特點是對他人的隱私懷有異乎尋常的興趣,而做起結論來則極端地不負責任。

小市民聚在一起,最喜歡談論的是兩件事,一是別人的不幸,還嘖嘖地嘆息著,以表示自己的善良,另一是別人的走運,還指指戳戳地評論著,以表示自己的正直。他們之熱中於‌‌“同情‌‌”他人的痛苦,與他們之熱中於嫉妒他人的幸福,其實是同一份德性的兩種表現。

‌‌“走自己的路,讓他們去說吧!‌‌”——因為他們反正是要說的,你的幸與不幸並不關他們的痛癢,他們不過是拿來做茶餘飯後的談資罷了。所以,你完全不必理會他們,尤其在關涉你自身命運的問題上要自己拿主意。須知你不是為他們活著,至少不是為他們茶餘飯後的閑談活著。

輿論是最不留情的,同時又是最容易受愚弄的。於是,有的人被輿論殺死,又有的人靠輿論獲利。

讒言傷人,謠言殺人,諛詞求寵,諫詞招禍。查一下以言為部首的中國字吧,語言的名堂可真不少。中國人是深知語言的厲害的,所以有‌‌“一言興邦‌‌”、‌‌“一言危邦‌‌”、‌‌“人言可畏‌‌”之說。有時候,語言決定著民族、個人的命運。語言甚至預定了人類的生存方式。我不禁想,假如沒有語言,人間可省去多少事。可惜的是,沒有語言,人也不成其為人了。

禽獸的世界倒是單純。倘若禽獸有朝一日學會說話,造謠、拍馬、吹捧、辱罵之事恐怕會接踵而至,它們也就單純不下去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茉莉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家庭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