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澳洲女子不再叛逆 愛上華人腰鼓表演

西澳大利亞的5月,秋高氣爽,在州府珀斯商業中心的步行街上,一支華人腰鼓隊正在表演中國民間的打腰鼓。引領腰鼓表演的鑔手則是一位白人女子,她打起鑔來,神采飛揚。

凱倫(Karen Dunscombe)與華人一起排練腰鼓。

西澳大利亞的5月,秋高氣爽,在州府珀斯商業中心的步行街上,一支華人腰鼓隊正在表演中國民間的打腰鼓。引領腰鼓表演的鑔手則是一位白人女子,她打起鑔來,神采飛揚。

這位女子是凱倫(Karen Dunscombe),她對自己在腰鼓隊里如同指揮的角色頗為自信。她說,“需留意打大鼓的人,他們與我的配合很關鍵。”

時間如果追溯到八年前,這樣的場景對凱倫來說是無法想像的。

“以前,我不喜歡中國人”

高個、短髮、棒球帽、人字拖,行事起來不緊不慢,凱倫說自己非常的Aussie(典型澳洲人)。

“外表酷酷的,其實內心特別溫柔。”朋友這樣說她,“換上裙子,你就能看到她的女性特質。”

凱倫在珀斯Melville區長大,從小到大生活在澳洲人的圈子裡。她說20年前,“我在Melville高中上學的時候,學校里很少很少有中國學生,我們班裡沒有一個中國人,跟現在大不一樣。”

“我10歲、11歲的時候,母親跟我提到中共政府如何對待人民,非常殘暴。對一個孩子來說,我誤解為中國人都是那樣的,我不懂那實際是中共造成的。”

因為沒有機會接觸中國人和中國文化,凱倫對中國大陸的方方面面有很多不解。“以前,我不喜歡中國人。”凱倫坦率地說,“作為西方人,我不理解中國人的拘謹,不喜歡他們的做事方式、甚至他們的穿著、表情。”

如此不喜歡華人的凱倫,怎麼會加入腰鼓隊、與華人一起表演中國腰鼓呢?

法輪功這功法一定很好

“我渴望知道生命是什麼,生命的意義在哪兒。放縱、享樂、還是幫助他人?我想了解我自己,我到底是誰?”帶著這些疑問,23歲那年,凱倫獨自一人去了趟非洲,“我想要儘可能地開闊自己的視野。”

“我去了肯亞、坦尚尼亞、尚比亞,我在那裡呆了一個月。那裡的土壤肥沃,水果出奇的好吃。”

“但,與肥沃的土地截然相反的是,那些國家極度貧窮,困苦的景象刺痛著我,超出我的想像……令我吃驚的是,那兒的人幾乎沒有精神信仰。”凱倫皺著眉說,“我什麼也沒找到。”

失望的凱倫回到珀斯。跑步、健身、學武術,想擺脫內心對人生的困惑。“為了學泰拳,我又去泰國呆了一個月。”不久,她的身體在練拳過程中受傷,“我的體內不停地流血”,“我幾乎不能走動”,那段日子她覺得自己人生跌入谷底。

今年5月,凱倫(Karen Dunscombe)參加法輪功的洪法活動,有時候在西澳首府珀斯市北橋的中國城,有時候在城裡的步行街。

這時候,一個住在南部的朋友打來電話,“嘿,凱倫,你應該去學法輪功。”

當朋友提到法輪功被中共禁止時,“我的第一反應是:這功法一定很好!”Karen笑出聲來,“中共不喜歡的,那一定是好的!”

“我衝出了叛逆狀態,理智起來”

可是,從小對中國大陸以及中國人的負面印象成為凱倫修煉法輪功之初的最大心結。

“當我翻開《轉法輪》時,我心裡祈求這可千萬別來自中國,印度的、任何別的國家都好,就是別是中國的。”“當我知道法輪功源自中國,我對自己說不、不……這是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最糾結的事。”2010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凱倫回憶說。

第一次跟法輪功學員坐在一起讀《轉法輪》時,她環顧四周,心裡不時地冒出念頭,“我怎麼和這些華人坐到一起?!”讀到一半時,她就起身離開了。

不過,“在閱讀《轉法輪》的過程中,我強烈地感受到書中的慈悲。”凱倫說,通過煉功身體恢復的同時,法輪功書中的法理猶如一股清泉洗滌著她的內心。

“我曾經是一個難以相處的人,悲觀、既討厭別人、也討厭自己”,她這樣描述修煉前的自己,“內心極度不成熟,似乎一直處於青少年的叛逆期狀態。

“《轉法輪》教我真實地看待自己,教會我包容和善良,我可以對別人敞開心胸,擺脫從前的負面想法。

“‘你這樣對我,我就這樣對你。’我不再這麼想了,我腦中有了另一條思路,可以從某些情境中跳出來,以不同角度看待事物,這讓我思路清晰、開闊。

“我衝出了叛逆狀態,理智起來。”凱倫說。

今年5月,在西澳部分法輪功學員慶祝513世界法輪大法日的腰鼓表演中,凱倫站在腰鼓陣前打鑔。

“感受內心的自在”

“我常常一個人靜靜地看(法輪功的)書,有時候停下來想一想。”東方的修煉法理解答了凱倫一直以來的人生疑惑,同時也沖走了曾經的那些負面思想,包括對中國人的偏見。

修煉法輪功使她有機會走近中國人,了解中國的傳統文明。例如“中國古時候測量地震的方式,我還喜歡中醫,以及中國人天人合一的思想……”她說,“我幾乎不敢相信我曾經那麼不喜歡的民族,他們的文明如此深厚精深,至今影響著整個世界。”

幾乎每周,除了跟法輪功學員聚在一起讀《轉法輪》外,凱倫還會參加法輪功的講真相活動。有時候在北橋的中國城,有時候在城裡的步行街。總是有一群一群的中國人,站在那兒看她煉功。“我不會講中文,展示功法是我講真相的方式。”她想告訴中國人,“西方人也在修煉法輪大法,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參加法輪功腰鼓隊,與華人們配合表演中國民間傳統腰鼓,是凱倫現在最開心的一件事。她微笑著說,“現在,我看到的是中國人美好的那面”,“我感受到了內心的自在。”

凱倫說:“修煉法輪大法後,朋友詫異地問我‘這是真的嗎?你不是不喜歡中國人嗎?’我回答說,‘與這些中國學員在一起,我感受到強大的正向能量。’”

“我為成為他們中的一員而感到自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