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戳穿幾個流傳很廣的謠言 愛國主義忽悠的常見類型

愛國主義宣傳,主要採用了哪些忽悠手法。針對每一種手法,俺會列舉若干個廣為流傳的謠言來舉例,以加深大伙兒的印象。★事先聲明◇聲明1俺不反對愛國主義宣傳(即使是成熟民主國家,也有這類宣傳),但俺反對忽悠式的愛國主義宣傳。忽悠式的愛國主義宣傳,一旦聽眾知道了真相,效果只會適得其反。◇聲...

愛國主義宣傳,主要採用了哪些忽悠手法。針對每一種手法,俺會列舉若干個廣為流傳的謠言來舉例,以加深大伙兒的印象。

★事先聲明

◇聲明1

俺不反對“愛國主義宣傳”(即使是成熟民主國家,也有這類宣傳),但俺反對“忽悠式”的愛國主義宣傳。“忽悠式”的愛國主義宣傳,一旦聽眾知道了真相,效果只會適得其反。

◇聲明2

“忽悠式的愛國主義宣傳”有很多,俺的口水有限,不可能一一列舉。所以本文只挑選幾個流傳比較廣泛的謠言,以正視聽。如果列位看官想補充,歡迎到本文留言。

★“憑空捏造”的忽悠

所謂的“憑空捏造”,就是說:壓根兒不存在的事情被捏造出來。這類謠言是最不靠譜的。

◇拿破崙的“醒獅論”——壓根兒沒說過

既然本文是由習包子轉述“醒獅論”引出的,自然要先來聊聊“拿破崙的醒獅論”。

誤傳的內容

拿破崙說:中國是一頭沉睡的獅子,當這頭睡獅醒來時,世界都會為之顫抖。

對誤傳的戳穿

拿破崙生活在200多年前的法國,沒來過中國,也沒有密切接觸過中國人。假設拿破崙真的說過這句話。(考慮到當時還沒有攝像機和錄音機)這句話要傳到中國,只可能是如下三種途徑:

1.要麼是拿破崙在自己的著作中提及

2.要麼是接觸過拿破崙的人在著作中提及

3.要麼是連續不斷地口耳相傳

但是拿破崙留下的所有文字都沒有提及這句話,接觸過拿破崙的人留下的著作,也沒有提及。如果是“口耳相傳”的話,能夠流傳到中國,那麼必定首先在歐洲有大量的傳播。但實際上捏,這句話只是在中國廣為人知,歐洲人對此了解甚少。

誤傳的成因之1——革命黨人的獅子圖騰

用“沉睡的獅子”來比喻清朝末年的中國,最早應該出自於清末的革命黨人。以下舉幾個例子:

1.鄒容(清末革命宣傳家)在其代表作《革命軍》中提及:嗟夫!天清地白,霹靂一聲,驚數千年之睡獅而起舞,是在革命,是在獨立!

2.留日的同盟會成員創辦過一本雜誌,刊名就叫《醒獅》

3.陳天華(同盟會早期會員)的遺著是《獅子吼》

4.陳天華的代表作《猛回頭》中提及:猛獅睡,夢中醒,向天一吼,百獸驚,龍蛇走,魑魅逃藏

為啥清末的革命黨人要用“獅子圖騰”,而不用“龍圖騰”?因為當時“龍”被視作滿清的標誌,名聲比較臭。

誤傳的成因之2——拿破崙的一段話

拿破崙第二次兵敗之後,二次退位,然後被囚禁於聖赫勒拿島。在這段期間,拿破崙曾經發表過針對中國的看法。原話是:如果我是個英國人,我會認為那些鼓動和中國開戰的人是英國最危險的敵人。英國會被打敗,也許一場印度的革命也會隨之而來。

(出處參見“英文維基語錄”)

為了避免某些憤青拿這段話去意淫,大致說一下這段話的背景——拿破崙說這話的時間點是1817年。當時英國正在採用外交手段(阿美士德使節團)逼迫清廷開放通商口岸,兩國的關係有點緊張。拿破崙認為:如果英國貿然發動對中國的戰爭,必定慘敗,甚至連印度都不保(當時印度是英國殖民地)。

拿破崙說完這話不久,1839年爆發第一次鴉片戰爭,英國輕鬆擊敗中國,迫使清廷簽訂《南京條約》。所以拿破崙這段預測,可以說是大錯特錯。

誤傳的小結

綜上所述,一方面拿破崙曾經預測過中國的牛逼(可惜當時的預測完全錯了)。另一方面革命黨人不斷用“醒獅/猛獅”寓意中國。所以後人把這兩者嫁接到一起,變成了“拿破崙版本的醒獅論”。

◇在月球上【肉眼】看到長城——壓根兒看不到

忽悠的內容

這則謠言的大意是:美國宇航員登月之後,在月球上用【肉眼】可以看到僅有的兩個人工建築,一個是中國的長城,一個是荷蘭的攔海大壩。俺讀小學低年級的時候(80年代)就聽說這個。當時還激動了半天。

對忽悠的戳穿

等到後來看了一些科普讀物,才意識到這是壓根兒不可能的——人的肉眼根本沒有這麼高的解析度。簡單而言:長城的寬度只有5-10米左右,而地球的直徑超過1萬公里(你自己算算看,兩者的比例有多少)。在月球上看地球,也不過是圓盤大小。那麼長城在這個圓盤上,將會細到何種程度,你自己想想看。

引申閱讀

為了增加說服力,以下引用朝廷官方的新華網提供的報道。如果連朝廷官方都承認這是假的,某些偏執的愛國憤青就沒必要再意淫了。

《歷史謎案由來“從太空肉眼看長城”爭論大事記@新華網》

《歐洲宇航局網上認錯發更正所謂長城其實是“河流”@新華網》

★“偷換概念”的忽悠

“偷換概念”的忽悠,相對而言比較具有隱蔽性。這類忽悠有一部分屬於“事實”,但是從這些事實卻得出了錯誤的結論。

◇商高的勾股定理——不能算“定理”,連“猜想”都算不上

忽悠的內容

學過初等幾何學的網友,應該都知道:“三角形的直角邊平方和等於斜邊的平方”。這在天朝被稱為“勾股定理”。據說最早出自“商高”,所以也稱“商高定理”。

對忽悠的戳穿

要戳穿這個誤傳,首先要給大伙兒普及一下數學常識——只有給出證明的命題,才能稱之為“定理”。只給出命題而沒有給出證明,最多只能算“猜想”(有時候連“猜想”都算不上)。

關於商高的記載,出自《周髀算經》,原文是勾廣三,股備四,徑隅五。但是商高本人並未給出證明過程。所以充其量,商高的這個成就只能算是“勾股數”。因為他並沒有指出某個【普遍規律】,只是給出了某個“特例”。所以連“猜想”都算不上。

在中國,最早給出數學證明的是三國時期的趙爽,時間大約是【公元後222年左右】(參見維基百科“這裡”)

作為對比,再來看看西方(古希臘)。古希臘最早給出證明的是大名鼎鼎的畢達哥拉斯(關於此人的介紹,參見維基百科“這裡”)。他生活的年代大約是【公元前500年左右】。

由於畢達哥拉斯的證明失傳了(沒有流傳到現在)。某些愛國憤青會說:他的證明不算。那好,咱們來看一下流傳至今的最早證明——出自歐幾里德所寫的《幾何原本》(此書堪稱科學史上的里程碑)。歐幾里德的生卒年代是【公元前325年-公元前265年】。順便提一下:歐幾里德在他的書中提到說,畢達哥拉斯是這個定理的最早證明者。

順便再補充一下:商高生活的年代是【公元前1000年左右】。而古埃及早在【公元前2600年左右】的莎草紙,就已經記載了(3,4,5)這組勾股數。而古巴比倫在【公元前1800年左右】的泥板上,就已經記載了一大批勾股數,最大的一組是(12709,13500,18541)。(巴比倫泥板的照片和介紹參見維基百科“這裡”)研究數學史的學者認為:古巴比倫能夠算出這麼大的勾股數,絕對不是碰巧。這足以說明他們掌握了直角三角形三條邊之間的規律。

對上述考證的小結

綜上所述,已知最早的“勾股數”,榮譽應歸屬古埃及人;已知最早的“猜想”,榮譽應該歸屬古巴比倫;已知最早的“定理證明”,榮譽應歸屬古希臘(畢達哥拉斯或歐幾里德)

◇周恩來去世,聯合國降半旗——只是例行公事,很多領導人去世都降半旗

忽悠的內容

這個誤傳迷惑了很多人。包括朝廷喉舌新華網在內,都轉載了這個忽悠。俺特地摘錄新華網的報道(鏈接在“這裡”)。以下是引文:

1976年1月8日,周恩來逝世時,設在美國紐約的聯合國總部門前的聯合國旗降了半旗。這是非常罕見的事,自1945年聯合國成立以來,世界上有許多國家的元首先後去世,聯合國還沒有為誰下過半旗。一些國家感到不平了。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瓦爾德海姆站出來,就在聯合國大廈門前的台階上發表了一次極短的演講,總共不過一分鐘。他說:“為了悼念周恩來,聯合國下半旗,這是我決定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國是一個文明古國,金銀財寶多得不計其數,人民幣多得我們數不過來。可是周總理卻沒有一分錢存款。二是,中國有10億人口,佔世界入口的1/4,周總理卻沒有一個孩子。你們任何國家的元首,如果能做到其中一條,在他逝世之日,總部將照樣為他降半旗。”說完,他轉身就走,廣場上外交官各個啞口無言,隨後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對忽悠的戳穿

這其中最大的忽悠是第二句話:“自1945年聯合國成立以來,世界上有許多國家的元首先後去世,聯合國還沒有為誰下過半旗”。實際上捏,聯合國在1947年就制定了《聯合國旗典與規則》。這個旗典中規定:對於聯合國會員國的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逝世的情況,聯合國總部、聯合國在日內瓦的辦事機構以及聯合國駐該會員國的辦事機構將以聯合國旗降下半旗的儀式致哀。(該旗典的相關鏈接在“這裡”)

所以周恩來死了之後,聯合國降半旗只不過是例行公事而已。在周恩來之前,聯合國已經多次降過半旗(比如20世紀三大劊子手之一的斯大林,1953年也享受此待遇)。周恩來之後,也有許多次降半旗。比如:跟周恩來同一年掛掉的毛太祖(也是20世紀三大劊子手)也享受此待遇;還有前幾年北朝鮮的金二胖掛掉,也享受此待遇。金二胖的事兒時間較近,大伙兒應該還記得吧?

既然只是例行公事,這篇報道的後半段(聯合國秘書長的講話),自然也就是假的。

看到有讀者在留言中提出質疑,說當時中國的國家領導人是毛,而不是周,所以周去世不符合《聯合國旗典與規則》的規定。針對這種質疑,俺只需再舉幾個例子:在周恩來之後享受此待遇的大陸人,除了毛以外,還有朱德(人大委員長)、宋慶齡(國家名譽主席)。從朱、宋這兩例可以看出,“國家領導人”並不限於“一把手”。“總理”職務也可以歸入“國家領導人”。

引申思考

順便給愛琢磨的同學出道思考題:這段秘書長的講話,本身還存在多處紕漏,不妨自己分析一下。

引申閱讀

《彌天大謊——聯合國為周恩來去世破例降半旗@網易》

★“斷章取義”的忽悠

這類忽悠,就是把別人的原話去頭去尾,只摳出當中的一段,然後曲解其本意。

◇美國五星上將談論朝鮮戰爭

關於這個忽悠,俺曾經在《談談真理部對朝鮮戰爭的忽悠》一文中提到過。今天再羅嗦一次。

忽悠的內容

朝鮮戰爭結束之後(嚴密地講,是簽訂《停戰協定》之後),咱們天朝的官方宣傳經常引用美國五星上將布萊德利(時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一句話:我們在錯誤的地點、錯誤的時間和錯誤的敵人打了一場錯誤的戰爭。

這是一個典型的斷章取義,以此來造成一種假象:好像美國軍方後悔打了朝鮮戰爭。但真相是這樣的嗎?請看俺下面的分析。

對忽悠的戳穿

這個很容易戳穿的。因為這是布萊德利的公開講話,很容易就可以查到洋文的原文——請看維基百科這裡。不想看洋文的同學,俺稍微轉述一下大意。布萊德利的觀點是:如果美國把朝鮮戰爭擴大化,演變為對中國的全面戰爭,那將是: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打一場錯誤的戰爭。他這句話並不是指當時正在進行的朝鮮戰爭,而是指麥克阿瑟企圖要挑起的“全面對華戰爭”。

布萊德利說此話的背景如下:

他出席國會舉行的聽證會。在會上,他提到說美國軍方(也就是“參謀長聯席會議”)不想把朝鮮戰爭升級為對華戰爭。並不是因為擔心中國,而是因為擔心蘇聯。

俺補充說明一下:

因為當時美國的全球戰略是:歐洲第一,亞洲第二。美國把蘇聯當成頭號敵人。全面對華戰爭會讓蘇聯漁翁得利。從布萊德利的一些公開言論可以看出:他本人支持有限的朝鮮戰爭(以防止北韓吞併南韓)。

引申閱讀

《談談真理部對朝鮮戰爭的忽悠》

★“添油加醋”的忽悠

“添油加醋”的忽悠,和前面幾類相比,算是厚道的了。至少這類忽悠,還是有一點事實依據。這類忽悠的問題在於——把事實誇大了。事實誇大之後,就會成為謬誤。

◇張衡的候風地動儀——不能算“地震儀”,更不能預報

誤傳的內容

咱們天朝的歷史教科書中,有提到說漢代的張衡發明了“地動儀”。如果光這麼說,還算客觀。但後來這個“地動儀”就被某些人誇大成“地震儀”,然後又誇大成“可以預報地震”。這就屬於明顯的忽悠了。

對“預報”的戳穿

對張衡這個候風地動儀,中國的史書中僅在《後漢書》中有區區195個字的描述。壓根兒就沒提到預報地震。所以網上的一些憤青吹噓這個地動儀能預報地震,純屬意淫。

對“地震儀”的戳穿

另外一種忽悠,稍微收斂一點——只是把“漢代的地動儀”說成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台地震儀”。(此謬誤屬於前面提到的“偷換概念”)

可別小看“地震儀”和“地動儀”這一字之差,實則繆以千里。“地震儀”這個辭彙是有專門說道滴。至少要包含如下幾個要素,才有資格稱為“地震儀”:

1.能記錄地震發生的時間

2.能記錄地震發生的地點(震中)

3.能記錄地震發生的強度

張衡的這台,顯然無法記錄時間和強度。如果要記錄位置,至少也要有3台配合(才能依靠幾何定位)。所以從功能上講,沒有資格稱為“地震儀”。

對“效果”的質疑

那麼這台地震儀是否具有史書中提到的效果呢?為了避免篇幅太長,俺就不再分析了,直接給出別人現成的分析。

《地震釋疑——張衡地動儀能否記錄地震@新浪科技頻道》

這篇分析了地震波的特點(橫波、縱波),質疑張衡這台儀器的實際效果。當然,質疑並不等於否定。因為張衡這台神奇的玩意兒沒有留存後世,史料記載又太過簡略。所以咱們搞不清楚《後漢書》的記載是否有誇大之處。

(提醒一下:如今擺放在帝都某博物館的“地動儀”是1951年的現代仿品,不是出土文物)

◇西點軍校開展學雷鋒運動,立雷鋒雕像——只是某個房間曾掛過雷鋒畫像,現在已沒了

誤傳的內容

說是美國最牛的軍校——西點軍校——為了弘揚雷鋒精神,開展學雷鋒運動,並在校內樹立了雷鋒的雕像。

對誤傳的戳穿

如今是信息時代,而且中美的民間交流也很多。有大量的天朝民眾去過美國。這其中也有不少人去西點軍校參觀過。沒聽說有人看到傳說中的“雷鋒雕像”。參見天朝官方的這篇報道《西點軍校澄清從未學雷鋒接待中國遊客筋疲力盡@中國新聞網》

誤傳的起源

俺找到一篇新華網的報道。原來起因是:西點軍校曾經在某個教室/辦公室的牆壁上掛過一張雷鋒畫像(現在早就沒了)。後來田志芳(中國駐美大使館任一等秘書)看到西點的一張招生廣告的照片,照片拍攝的正好是那個房間。田志芳發現其中的雷鋒掛像,然後大肆宣傳(把照片送給撫順雷鋒紀念館)。再後來以訛傳訛,誇大成“雷鋒雕像”,再後來又誇大成“西點軍校開展學雷鋒運動”。(具體參見《西點軍校的雷鋒像@新華網》)

雖然現在已經沒了,但有些同學會納悶:為啥西點軍校會在某個房間中掛雷鋒畫像?俺摘錄上述報道中的一段:

我們見到了西點軍校公共事務辦公室的專家 Jim Fox先生。Jim Fox說,西點軍校有些學員選修漢語,在學員學漢語時,很可能有介紹雷鋒的內容,而雷鋒的畫像正是掛在學員學漢語的教室里。

◇關於李小龍的誤傳

李小龍有很多誤傳,都是被添油加醋的,而且大都是他的粉絲意淫出來的。下面僅列舉兩條。

誤傳之一:李小龍曾經得過全美空手道冠軍

戳穿:李小龍【從沒】參加過任何【頂級】的格鬥比賽(包括:拳擊、空手道、跆拳道、柔道、等等)。李小龍只是在“長堤國際空手道大賽”的比賽間歇進行過暖場表演(雙指俯卧撐)。

李小龍正式拿過的獎項是“香港校際拳擊賽冠軍”(1957),可惜這個比賽距離“頂級”還很遠。

誤傳之二:李小龍曾經打敗過某某冠軍

傳說中被李小龍擊敗的,包括:羅禮士、Joe Lewis、等人。

戳穿:至少在【公開場合】,李小龍沒有跟這些人較量過。他們有沒有私下較量過,俺不得而知。所謂的“擊敗某某冠軍”,俺只能說:證據不足。

俺個人對李小龍的看法

既然扯到李小龍,估計會引起口水戰。先說說俺的看法。

1.他首先是一名很成功的演員(這點應該沒啥分歧吧)。

2.對他的實戰水平,爭議非常大。【沒有】充足的證據能證明他是【超一流】的格鬥高手(很多粉絲給出的是間接證據,說服力不足)。比如他表演過的“寸拳”,俺相信是真貨。但光憑這個,不能證明他是“超一流的格鬥高手”。

3.他曾經有不止一次的機會來證明他的格鬥實力。比如美國有格鬥高手邀請他公開對決,但他沒有應戰。(李粉說他不屑,李黑說他不敢)

★其它一些誤傳

本文寫得有點長,已經大大超出了俺博客的平均博文長度(聊得唾沫都幹了)。下面列舉幾個沒來得及細聊的話題,俺蜻蜓點水,一帶而過。

◇關於周恩來機智答記者問

坊間流傳很多關於周恩來機智回答外國記者提問的妙語,基本上都是民間 YY出來。其實很多國家歷史上都會流傳一些“機智型”的故事,而且會統一安插到某個號稱機智的人物身上。比如“阿凡提的故事”就屬於此類。如今,這類故事找到了新的嫁接對象——周恩來。

說到周恩來,這又是一個很容易引發口水戰的話題。即使在反共人士中,也有周的粉絲。對這些人,建議看一下俺網盤上分享的《晚年周恩來》一書。作者高文謙曾經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工作,並擔任周恩來生平研究小組組長。出國之後寫了此書,內容翔實可信。看完之後,你會發現周總理的某些光環是虛的。

◇關於雷鋒

關於雷鋒的事迹,已經有很多被戳穿。有關他的宣傳照片基本上是“擺拍”。

這個話題去年聊過了,所以今天就不談。有興趣的同學請看《每周轉載:關於學雷鋒(網文4篇,評論若干)》

◇關於焦裕祿

焦裕祿本身是個正派的官員,但是對他的吹捧太過了——屬於“添油加醋”。很多不是他本人乾的事迹,也加到他頭上。要證明焦裕祿的事迹有忽悠的成分,很簡單——因為黨國自己都間接承認了——請看如下:

和焦裕祿共事過的張欽禮,被譽為焦裕祿的親密戰友,當年新華社的那篇轟動全國的報道,他是主要被訪對象。文革結束後的1980年,在審判四人幫的同時,張欽禮也被抓起來,判了13年徒刑,罪名是:“文革中緊跟林彪、四人幫;迫害老幹部;【挖空心思捏造焦裕祿事迹,欺騙全黨,欺騙全國人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編程隨想的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