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文革時 好幾人到中南海認毛為爹

文革:江青背後罵毛澤東

文化大革命時期,毛澤東就是中國人的“神”。那會兒,中國人崇拜毛澤東崇拜得個個傻子似的。為什麼會那樣?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從你一會說話開始灌輸,上學第一天先教你毛主席萬歲。現在,這個世界上仍然還有這樣的地方。

在那個瘋狂的年代,別說沒人敢說毛澤東個不字,你萬歲兩個字喊不明白,都得讓你吃不了兜著走。這方面的例子舉不勝舉。

那麼,幾億中國人就沒明白人嗎?有,奇少。糊塗的多。還有一種情況是:有人想明白,但一想起那些五花大綁,一看見身邊一群群的紅袖標,也不敢明白,便裝糊塗了。連郭沫若的兒子想明白都讓人弄死了,事前郭在周恩來面前都不敢說,老百姓會啥樣兒?

但有人敢當著李訥的面,當著中央文革小組工作人員的面罵毛澤東,儘管毛不在場。

這個人是江青。

江青為什麼罵毛澤東?你丈夫當朝天子,颳風下雨恨不能都管了,頂天立地了,你不熱愛他還背後罵他?

僕人眼裡無偉人,老婆眼裡你再領袖也是我男人。江青的罵就源於毛澤東再“偉大領袖”也是她男人。

是我男人就不是你男人,但毛澤東常常喜歡大江南北的去。喜歡給年青的舞伴當父親,喜歡和年輕的小英語老師說:你眼裡沒有我……

男人都喜歡漂亮女人,這很正常。西方國家的一些政治家們也經常緋聞,但人家那裡一發現你這些事兒是要批評你的。你不是普通人,你是公眾人物,你是政黨領袖,你得收斂。

那麼毛澤東也是男人,也喜歡漂亮女人怎麼辦?保密,絕密。不讓任何人知道。但只要你做了,怎麼可能永遠不讓人知道?人在干,天在看。

這不,江青不高興了,背後罵毛澤東了。

“……中央文革辦事組出事後,好多人被抓起來,上面派李訥當組長。李訥說過,有重要的一定要先送給江青。這是她給定的規矩,而且要求保密、封存,誰也不要說,只能跟她說。

李:她說的重要電話指什麼?

俊:大部分都是主席的私事,比如說“主席的兒子”認親來了,在中南海西門等著呢,接見不接見?好幾起這事呢!對這類事我們只能記錄,再密封起來,讓李訥看。

閻長貴:我也處理過這樣的信件,報告江青,她說哪來這麼多‘野種’啊?”〔李傳俊《在中央文革辦事機構的見聞》,炎黃春秋雜誌2012年第11期〕

這裡的“俊”就是李傳俊,文革時曾在文革小組工作過。“李”是一採訪者。

文化大革命時,竟有人敢到中南海大門口認爹,太大膽了!而且還好幾起!別說認“偉大領袖”為爹,你認王力,關鋒,戚本禹為爹,弄不好都得要你命,何況你想給“偉大領袖”當兒子。

那麼,好幾起認爹的事兒怎麼處理的?認沒認?當然不能認,怎麼可能認!但不認是不認,那些“野種”怎麼打發呀?只有李訥知道,只有江青知道,只有這娘倆兒知道,“偉大領袖”自己都不知道。

這些事兒准嗎?會有嗎?這隻有問李傳俊,問江青的秘書閻長貴了,李訥知道也不會說。

大山的分析是:那個時期,對自己的身世說不出個一二三來,敢跑到中南海認毛澤東為爹,怕是不想活了!這些事兒不僅讓人聯想起1976年毛死後,坊間有關毛澤東未亡人的傳聞。看來都不是空穴來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