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張傑:毛澤東的大民主是人民的狂歡還是災難?

今年是文化大革命發動52周年。在這場史無前例的民族浩劫中,中國延續幾千年的傳統文化根脈被斬斷,仁義被鬥爭取代,善良被邪惡取代,私有被公有取代,理性被瘋狂取代,一個追求共產主義理想的民主運動,卻使中華民族遭受了千年未遇的大劫難、大毀滅。但隨著時光流逝,文革歷史漸漸變得模糊不清,而且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被改寫,就像手握沙子一樣,很快從指縫裡流掉。今天,當我們談起文革歷史,一些人認為,文革總體來說是一場災難,但也不應該全盤否定,因為文革中,以大鳴、大放、大字報和大辯論為特徵的大民主還是應該肯定的,人民在其中享受了真正的民主,即使到了改革開放後四十年的今天,民主程度也比不上大民主。大民主真的美艷如花嗎?今天我們就一起來揭開文革大民主的面紗。

大民主最初出現在1957年反右運動中。後得到了毛澤東的肯定。毛澤東曾說:“1957年中國革命創造了一個最革命最生動最民主的群眾鬥爭形式,就是大鳴大放大辯論和大字報。革命的內容找到了適合自己發展的形式。”大民主是在人民對中共領袖毛澤東的瘋狂崇拜中進行的。1966年5月18日,林彪發表談話,稱“毛主席是天才,毛主席的話句句是真理,一句超過我們一萬句”。大民主的設計者和操縱者都是毛澤東,人民只是執行者和演繹者,如同文革標語所宣傳的“毛主席的話兒句句聽”,“毛主席指示我照辦”,“毛主席揮手我前進”。大民主的目標是摧毀和重建中共的黨國官僚體系。1966年8月8日,中共通過的《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所確定的文革任務是“一斗、二批、三改”,即“斗垮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批判資產階級的反動學術‘權威’,批判資產階級和一切剝削階級的意識形態,改革教育,改革文藝,改革一切不適應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的上層建築。”大民主的形式是“四大”,即“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大民主的本質是反傳統、反人性、反法治、反人權。大民主是一種極端的民主形態,它與中國傳統文化無關,它恰恰要摧毀傳統文化,建立一個無產階級新文化。1966年6月1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指出:“無產階級文化革命,是要徹底破除幾千年來一切剝削階級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在廣大人民群眾中,創造和形成嶄新的無產階級的新思想、新文化、新風俗、新習慣。”的確,在文革中,人們可以貼大字報、可以批鬥當權派,但有一條紅線是誰都不能碰的,那就是不能批判毛澤東和林彪以及中央文革。1967年中共發布的《關於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加強公安工作的若干規定》簡稱公安六條。該六條在強調對敵人的專政,保障人民的民主權利,保障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大串連的正常進行,保障無產階級的革命秩序的同時,規定:凡是投寄反革命匿名信,秘密或公開張貼、散發反革命傳單,寫反動標語,喊反動口號,以攻擊污衊偉大領袖毛主席和他的親密戰友林彪同志的,都是現行反革命行為,應當依法懲辦。在這個紅線下,遇羅克、林昭、張志新、李九蓮和王申酉等都是因此丟掉了性命;上百萬人因此被扣上惡毒攻擊“無產階級司令部”和“反文革中央”的帽子而遭受迫害。

大民主有一個荒唐的內在邏輯,那就是中共已經為人民找到了通往民族解放和實現天下大同的路徑,那就是共產主義。毛澤東在《論聯合政府》中說:我們共產黨人是要將中國推進到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社會去的,這是確定和毫無疑義的。我們黨的名稱和馬克思主義的宇宙觀,明確地指明了這個將來的、無限光明、無限美妙的最高理想。共產黨作為無產階級先鋒隊,只有它才能帶領人民實現共產主義。毛澤東作為黨的領袖已經被無數事實證明他是真理的代言人,他應該被崇拜。但在通往共產主義的道路上存在兩條階級、兩個道路和兩條路線的激烈階級鬥爭,如不發動文革就無法阻止中共的蛻化變質,共產主義目標就不能實現。而文革的最好民主制度就是大民主,讓人民群眾自下而上造反、奪權,天下大亂不可怕,因為只有天下大亂才能實現天下大治。但這個邏輯是中共強加給中國人的,它根本就不成立。大民主與中國傳統文化以及自由、法治、人權無關,是對民主精神的反動。大民主使人民變成暴民,激發了他們潛藏在人性深處的邪惡,其結果只能是通過毀滅社會、他人,最終實現自我的毀滅。在大民主的嘹亮歌聲中,無數知識分子和有良知國人被迫害致死,如翻譯家傅雷、文學家老舍、歷史學家翦伯贊自殺,評論家儲安平失蹤。我們談文革的大民主不能不聯繫到西方極權主義民主。

極權主義民主是18世紀人類在現代化過程中產生的。以色列歷史學家塔爾蒙認為:“現代極權主義的民主主義政治是依靠民眾熱情支持的獨裁主義政治,因此,完全不同於君權神授的獨裁體制下或篡奪權力的專制下的暴君行使的絕對權力。它是一種基於意識形態和大眾熱情的獨裁統治。極權主義民主認為世界上存在一個完全平等的和諧、完美的社會狀態。為了進入這個社會,實現自由的理想,個人的努力是不夠的,只有通過集體的努力才能最終實現;為了化個人的力量為集體的力量,就需要紀律,迫使個人為集體的目標服務。極權主義民主認為在人的自由和平等的價值之間,平等優於自由,為了平等可以犧牲自由。現代極權主義民主的思想起源於盧梭的人民主權理論中的“公意”。美國法學家博登海默指出:“盧梭的理論極易導向一種專制民主制。在這種民主中,多數的意志不受任何限制。除了多數的智慧和自律以外,他沒有提供任何預防主權者濫用無限權力的措施,也沒有提供任何保護自然法的措施。”西方現代極權主義民主呈現出兩種不同的模式,即左翼極權主義民主和右翼極權主義民主。這兩種極權主義民主模式共同秉承了18世紀法國大革命的傳統,但在19世紀上半葉逐漸分道揚鑣,形成了以列寧、斯大林主義為代表的布爾什維克左翼極權主義民主模式和以德國納粹主義為代表的右翼極權主義民主模式。他們有著共同的極權主義民主理論起源和“從根本上毀滅人性”的本質。西方極權主義民主體現在:一是,烏托邦意識形態。二是,領袖崇拜下的群眾運動。極權主義民主是建立在絕大多數人民對其領袖及其主張的瘋狂迷信基礎上的。三是,黨國一體,全面控制。在極權主義民主下,執政黨和國家與社會融為一體,在領袖的統帥下,只能存在一個政黨,只能存在一個政治思想,只能有統一的行動。四是,孤獨和恐怖。斯大林主義政權實施黨內大清洗,而希特勒納粹主義政權則對猶太民族開展大屠殺,納粹德國和布爾什維克蘇聯的集中營、勞教營散布著無處不在的恐怖。五是,敵人和持續的政治運動。極權主義民主的運行是一個永不休止的運動過程,它會不斷發現或製造“敵人”以發動持續不斷的政治運動來激發群眾的狂熱以及維持它的恐怖和暴力機構。六是,反文明、反制度、反功利和反人性。美國政治哲學家安娜阿倫特認為,極權主義不同於以往歷史上曾經有過的暴政,因為極權主義不是為了人類中某部分人的利益,而是徹底地反對整個人類,反對一切人性,反對所有的文明。

我們比較一下文革期間的大民主與西方左翼極權主義民主就會發現他們之間的相同性,也就是說發生在文革中的大民主的本質就是極權主義民主,儘管它造成的危害遠遠大於西方。現在,我們回答一個問題,為什麼現在會有人對大民主心嚮往之,認為它美麗如花?我的看法有兩點:一是對文革歷史的無知和缺乏反省精神。就未經歷過大民主的人而言,他們由於對文革歷史的無知,而對大民主產生了徹底的誤解。1976年毛澤東死後,長達十年的文革壽終正寢。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共第二代領導人迅即開啟了中國的改革開放,但卻不敢也不願意深刻反省文革,因為反思會促使中國人覺醒,會動搖中共的黨國統治。中共對反思文革的限制是造成未經歷文革的人歷史無知的主要原因。對部分經歷過大民主的人而言,他們不願再次撕開已經癒合的傷疤和面對心靈的拷問。因為否定大民主就否定了他們唯一聊以慰己的文革青春。二是對當今中共鉗制言論,剝奪公民民主權利的反感,他們需要發泄不滿情緒,於是在封存的歷史中發現了大民主。

最後,我們做個簡單的總結。文革的大民主是人民在毛澤東的指揮下,按照統一的號令和步伐的一場變態狂舞和嚎叫。大民主就是極權主義民主,它的本質就是反人性和反文明。它的結果就是災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博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