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大陸人民心水清

美國中期選舉,在美國的許多中國大陸僑民,堅決支持川普或共和黨,比香港許多所謂知識分子都有見識。

要警惕美國民主黨的變質,不是因為情迷川普,而是以過來人身份,見識過極左的毒害。這方面,許多大陸的中國人非常清醒。

在網路上,看見以下旅美中國大陸某人在微信的留言:

“我知道大家最擔心的是美國這幾乎是西方世界最後的理性主義堡壘也會極左化。我們的言論自由將受威脅。所謂政治正確的文字獄盛行。大政府,平均主義好福利磨滅大家的進取心。這說明我們還要更努力,不放棄。

“不得不說,極左能在言論上給你高尚感,如物質上的賄賂,具有傳銷性質。左派極具蠱惑的理論,極容易洗腦涉世不深的年輕人和不懂現實世界複雜的學者藝人們。沒有經歷過黑暗的人們以為世界就是小清新,以為一個擁抱就換來和平,不知道自由背後血的代價。”

這種心得,如無若電影“殺戮戰場”里的那個柬埔寨記者吳漢者,說不到如此深刻處。極左在言論上,不但予人“高尚感”,而且確是一種傳銷的偽道德美容品。

大學一名左翼學生,在大陸的“五四運動”時期,已經有很高尚的形象:一對青年男女,男方英偉挺拔,一襲長袍,一條白圍巾;身邊的女同學一頭短髮,秀氣逼人。經天安門廣場遊行去東交民巷:內除國賊、外抗強權?這種口號一定是對的。

如此賣相包裝,當時則有如秦漢林青霞之玉女金童,比起反動階級的中年男人代表曹汝霖、章宗祥,北洋政府軍閥段祺瑞,在卡士上,當令一代青年觀眾怦然心動。

這種舞台的高尚感,加上激越的音樂,如“畢業歌”:“同學們,大家起來,擔負起天下的興亡!聽吧,滿耳是大眾的嗟傷!看吧,一年年國土的淪喪!”作詞人名叫田漢,此傻蛋許多年後是如何收場的,自己上網Google。

 

今日美國的極左,同一樣的德性,唯賣相比起八十年前北平上海“青春之歌”主角林道靜、盧嘉川的美女俊男更不堪。一群女權分子,肥胖而邋遢,高喊仇恨口號,到處挑起極左的民粹。卡凡諾法官宣誓就任之日,這等喪屍不服判決,聯群在大門外嘶喊拍門。一套隔代傳銷的毒品,大陸許多人心裡明白。香港的所謂精英?嘿嘿。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