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澳大利亞維州擅簽一帶一路 政要專家齊轟

澳洲總理(中)。

兩周前的10月25日,澳大利亞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與中共大使簽署了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諒解備忘錄,受到澳洲輿論聚焦,後效應持續發酵。

一方面,總理莫里森公開指責安德魯斯沒有與聯邦進行足夠的溝通和諮詢,作為州政府卻擅自簽署國際性協議;另一方面,在媒體、專家和政要們的施壓和質詢下,州長安德魯斯堅持拒絕公開所簽署的內容,並因此受到廣泛批評,同時州長安德魯斯的華人顧問也被媒體起底。

華人顧問背後的中共影子

《澳洲人報》日前披露,維州州長安德魯斯辦公室的一名華人顧問和中共統戰部有關係。這位顧問是澳洲深圳協會的“特別顧問”。該協會是由中共統戰部指導的在澳機構網的一部分。2016年深圳市委統戰部副部長馬勇智出席了澳洲深圳協會的理監事會的就職典禮。

不僅如此,該華裔顧問還被中文媒體報導為澳洲深圳聯誼總會、澳洲深圳總商會的顧問。

深圳市統戰部官方網站稱:“這些協會是在深圳市僑務辦公室和華人華僑聯合會的指導下成立的。”僑聯是中共統戰部的一個機構。

這位華人員工曾擔任維州政府的多元文化顧問,是現任州長的媒體顧問,曾多次與安德魯斯一同前往中國大陸,並在去年的馬來西亞世界華人經濟峰會上聲稱自己“在制定維州的新中國戰略中發揮了關鍵作用”。而州長也被曝光過去幾年頻繁訪問中國大陸,甚至說過讓維州成為“中國(共)通向澳洲的門戶”。

但該華裔顧問拒絕了《澳洲人報》的置評要求。

專家和政要批評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國防和戰略計劃主任休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揭示,促使維州政府決定簽下備忘錄的另一個因素可能是澳中“一帶一路”倡議顧問委員會。該委員會是一個位於墨爾本的私有實體遊說機構,旨在“幫助澳洲企業了解‘一帶一路’的商業機遇”,這個說法與北京是一致的。維州州長簽下的諒解備忘錄正是由該委員會推動的。

休布里奇認為一帶一路倡議是在支持中共權力和永久統治。他說:“如果他們(維州)了解,任何一級澳洲政府簽署備忘錄,都將會被中共當局用作背書一帶一路的招牌,來幫助其減輕外界對該倡議的批評,他們可能會三思。如果他們關注國際社會對一帶一路越來越多的批評,很難理解為什麼他們認為現在的簽署是明智的舉動。”

掌管情報部門的內政部長達頓(Peter Dutton)在接受2GB採訪時對安德魯斯質疑道,這項基礎設施交易“相當不尋常”,並提到安德魯斯辦公室的上述華人顧問扮演的角色,可能有“人們不知道的”部分。他敦促安德魯斯公布備忘錄的細節,並解釋該華人顧問在簽約過程中的角色。

“為什麼他做出這樣的決定?這與澳洲政府的政策、自由黨政策、工黨政策都是不一致的。”達頓支持總理莫里森之前的說法,就是安德魯斯不應涉足外交政策,而更應該關注州政府職責範圍的法律和秩序等問題。

還有三名維州工黨議員對安德魯斯的決定感到不滿,質疑這是否是未與同僚商議過的決定。一位安德魯斯的工黨政府高級官員說。“維州不具備處理國際關係的複雜性的專業知識或機構。”

經濟利益不是唯一考量

休布里奇則表示對中共政府在澳洲聯邦體制中為達成一帶一路的簽署,所做工作的複雜性和動力性讓他覺得不可思議。他認為中共官員已經了解了澳洲州政府的管理,並可能在利用維州即將到來的選舉。“令我震驚的是,這種複雜性和動力並沒有被理解。”

休布里奇舉例,一帶一路近來在國際社會屢屢碰壁,因其缺乏透明度,並對接受者造成的財政負擔以及政治和安全上的影響,包括馬來西亞總理訪問中國大陸時宣布因為交易中的腐敗和資金缺乏,取消約220億的一帶一路項目計劃。

他分析,維州政府對簽署“一帶一路”的解釋大都基於誤解和機會主義,“從維州政府角度看,似乎成為‘先行者’早日簽下一帶一路能獲得優勢,他們覺得是一個好主意。”但這只是在看經濟利益,而戰略、地緣政治或外交政策因素都沒有被考慮在內,“因為這些在我們的聯邦體制內,都不是州政府的職責範圍。”

州選舉將至“一帶一路”民意如何?

本月下旬,即11月24日維州即將進行州選舉,而維州工黨政府剛簽署的一帶一路自然成了焦點之一。

那麼對於一帶一路,澳洲的民意如何?早在四個多月前的六月,費爾法克斯媒體的維州版《時代報》和新州版《悉尼晨鋒報》向讀者提出“澳洲是否應該支持一帶一路”的簡單問題,結果“令人震驚”,很多人積极參与回答,甚至短短時間多達六百餘人寫下了自己的看法陳述,因為少有話題引起如此熱烈的討論。

不僅多數人(59%)直接表示澳洲應該避免與中共簽一帶一路,很多人還發表了強烈反對的意見。因為提問獲得熱烈響應,費爾法克斯媒體還專門就此做了報導,列出了部分讀者的反饋。

也許正因為知曉民意,所以聯邦工黨領袖肖頓(Bill Shorten)在外界質問時說,“隨著時間的推移”、“在適當的時候”維州應該要公布備忘錄簽署的內容。工黨國防發言人亦表示應對一帶一路的項目持謹慎態度。

澳洲需要清晰政策

通過這次的一帶一路籤署,休布里奇表示,這正說明我們需要設定一個清晰、公開的州政策,能夠平衡經濟上的機遇以及澳中之間戰略方面日漸增多的差異。

“在聯邦政府實施這樣的政策將幫助各級政府、企業和澳洲公眾應對一個與我們有著密切經濟關係,卻又武斷、專制、壓制和強權的一黨制國家。我們需要的是澳洲作為一個有對中共的戰略的國家,而不只是一個經濟體。”

正值本周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訪問中國大陸,她並沒有像澳洲總理公開批評維州的決定,而只是低調地表示支持。不過,最近成為澳洲外長高級顧問的John Lee(他也是華盛頓美國研究中心和哈德森研究所的資深成員)在評論文章中寫道,“在貿易、政治影響力和戰略政策等問題上,川普政府已經迫使北京處於下風。儘管中共表現出自信,看似手裡握有王牌,但(實際上)中共無法承受與澳洲長期保持一種糟糕關係的後果。”他建議澳洲“建立兩國良好關係的平台時,不能以在意見分歧問題上保持沉默的方式做開端”。不僅如此,澳洲還應該在“保護研究機構免受外國操縱和干預,反對海上領土的軍事化、非法貿易行為和知識財產盜竊”等問題上堅持立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