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博士送快遞、本科撿垃圾 大學教育怎麼啦?

大學教育怎麼了?

這兩年,某歷史學博士快遞的新聞時不時刷屏,本科畢業生因求職不利而撿廢品的事也不在少數,更多大學畢業生的薪水不如沒有受過什麼教育的農民工。網友調侃這是高學歷搶低學歷的飯碗,高端人才斷底層民眾的活路。媒體認為接受過專業知識訓練、高等教育的人竟然從事與所學專業毫無關係的工作,和普通人爭一份不需要任何技能的工作,是浪費自己的知識,愧對受過的高等教育。

該歷史學博士歷經同學疏遠、老師鄙視,面對媒體採訪,有一句擲地有聲、振耳發聵的話:“我要活下去!”。

讓人活下去是人類社會的底線,大學專業知識訓練、高等教育要讓學生活得更好,活得有價值,活得有尊嚴。大學生所學無用武之地,危及到生存。只有放下尊嚴、自降身份,才能活下來。這是大學教育的失敗,這是高等學府的恥辱!

職業無貴賤,大學要反思。

教育、醫療、住房是人類三大基本權力,社會三大基本保障。不同於傳統社會主義,追求社會公平;也不同於當今資本主義,保障基本福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將教育、醫療、住房視為三大產業,拉動內需的三駕馬車。

1999年,國民經濟陷入停滯。專家獻策,當即啟動大學擴招這駕超級大馬車。在專家眼裡,一所學校就是一個聚寶盆,一個學生就是一棵搖錢樹。

大擴招引發教學質量的大滑坡。1998-2015年,高校招生規模從108萬激增至700萬,擴招率548%。同樣的校舍,入校學生激增,人滿為患。學生別說好好學習,生活都成問題,住宿、就餐乃至方便,統統的不便。師資力量不變,面對黑壓壓的學生,老師能把課照本宣科念完就不錯了。學生是否聽到、聽清、聽懂,老師懶得管了,更不可能和學生一對一互動交流。教學質量是斷崖般下降。

原來一個雞蛋一飯碗湯,現在一個雞蛋一菜碗湯,蛋湯的營養不下降才怪。

當時的大學格局,無論是數量還是面積,基本上還停留在毛澤東時代。即使把現有高校的教室和宿舍塞成沙丁魚罐頭,拉動內需依然有限。

為了確保教育大馬車有效啟動,有關部門是兩手抓,而且是緊緊的抓。

一手抓緊部署學校拔苗升格。學校一夜之間,中專升格為大專,再升格為本科;大專升格為本科,再升格招研;本科則招研帶博。老師一夜之間,教中專生變為教大專生,教大專生變為教本科生,教本科生變為帶研究生。各地本科院校甚至招碩士生高校的底子都是中專學校,都是原來中專學校升格而來。大學精神、學術氛圍需要幾代努力,歷史沉澱,這些中專升格而來的高校自然沒有。學生除了文憑升格,知識訓練、人文熏陶沒有實質提高。論真實的知識水平,大專生乃至本科生相當於原來的中專生,研究生相當於原來的大專生乃至中專生。

一手抓緊大基建,大興土木。大基建也是兩手抓,兩手都抓緊。一手抓緊對原有的學校(含中專學校)大擴建,一手抓緊異地新建,還特別熱衷於打造大學城。

大基建帶來大負債,全國高校貸款規模一度達到5000億元。負債運行已成為中國大學的新常態,“舉債興教”讓不少高校深陷債務泥潭。

學生成為高校負債最大最直接的受害者:不僅要承擔大學產業化下增長的學費支出,而且成為還貸壓力下的犧牲品。

學生學費逐年飆升,學生家裡經濟壓力倍增,就不用說了。償還債務成為高校財務支出的主要內容,其它公用經費與教學經費便被壓縮,直接影響了學校必需教學設備更新換代和購置,影響了高校能夠為學生提供的科研教學水平。債務危機也讓教學投入捉襟見肘,科研活動開支無法如期報賬,甚至出現了“人體解剖改用小白鼠”的狀況。負債纍纍,還降低了老師的福利待遇,影響了老師的積極性。教學質量除了將下降進行到底,真沒有其他路。

6月14日陸家嘴論壇,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說:“收益率超過6%就要打問號,超過8%就很危險,10%以上就要準備損失全部本金”。因為中國企業的純利潤率一般不超過5%,除非是壟斷行業。

而據謀求在香港上市的江西辰林教育集團(江西應用科技學院的運營方),在其發布的招股書中披露,江西應用科技學院在校生僅1.5萬人,今年上半年收入超一個億,每位學生平均“貢獻”了6700元。學費佔到收入的75%(每位學生平均為5025元),住宿費佔到9%。其中,毛利率達到73%,純利潤超過4000萬(每位學生平均貢獻2667元),純利率達38%!

2018年上半年也就是一學期,該校榨取每位學生學費收入平均為5025元,榨取每位學生的純利潤平均為2667元。

2017年,該校本科學費一年1.48萬起,一學期0.74萬起,按榨取每位學生的純利潤2667元計算,純利率達36%;大專學費一年0.98萬起,一學期0.49萬起,按榨取每位學生的純利潤2667元計算,純利率達54%。

中國高校的純利率30%~50%,毛利率50%~80%。

純利率高得如此駭人,是不是很令人震撼?

有販毒的利潤,無販毒的風險。教育產業化就是販毒合法化,大學教育就是依法販毒,最安全的販毒生意。

學生學費成了學校的最大贏利,只有一部分用於教學。高校只要不是太無恥,現在都不好意思講文憑的含金量了,只含含糊糊說本校文憑含水量沒有超過國家標準。高校能做到文憑含水量不超過70%,就是良心學校。

為了暴利而漲學費,加重學生的經濟壓力;教學質量大幅度下降,文憑含水量猛增,這只是學生受害的兩個方面。

學校追求暴利或專註還債,無心思、無精力琢磨專業和課程的調整。學生所學的一些專業與社會需求嚴重脫節,或者根本就不了業;或者就業面極窄,只能到科研院所、圖書館等需求量極少的單位碰運氣,畢業就失業。專業課程特別是本科專業課程成了萬金油,面面俱到,面面都不到;什麼都學,什麼都沒學會。學生上課,感覺什麼都懂一點;等到求職,才發現什麼都不懂。

這就難怪本科畢業生求職不到而撿廢品,歷史學博士聲稱“我要活下去!”。

大學生傾家蕩產、耗盡青春,換來一張文憑。偏偏這文憑注水嚴重,甚至名真實假,根本換不來飯吃。大學生還不放下包袱,厚著臉皮撿垃圾、送快遞,難道喝西北風?

用一張注水文憑掠奪學生的巨額學費、糟蹋學生的大好青春,這還不是大學最操蛋的地方。

因材施教,因人而異。沒有教不好的學生,只有辦不好的學校。

學校產業化意念一起,一切為了利潤。學校成本包括管理成本被大幅度削減,學校、學生管理盛行官僚主義的懶政思維,大學生成了三不管群體。外人不好管,家長管不到,老師不願管。學校放任不管,大學生睡懶覺,逃課,陳迷遊戲,不思學習,乃至染上不良習氣,成了普遍現象。等到學生學分不達標,學校就直接開除了事。還有極端者,因為學生申請調換宿舍,洛陽師範學院就將該生捆綁,送往精神病院,電擊灌藥毆打134天。

管理就是開除。中國的大學只會開除學生,中國的大學只知道開除學生,動不動就開除學生。

因材施教,育人成材,擔當大學使命,無愧學生學費,已經成為歷史的記憶。

產業化大潮下,開除學生是學校管理學生的主要方式,威懾學生的大殺器。

幸好教育是壟斷行業,要是別的行業比如酒店,學習大學好榜樣,看顧客不順眼,對顧客不滿意,也是動不動就把顧客強行趕走,已交納的住宿費不予退還。該酒店肯定吃不了兜著走,輕則停業整頓,重則關門大吉。

產業化意味著腐敗化,大產業醞釀了大腐敗。壟斷滋生腐敗,絕對的壟斷滋生絕對的腐敗。

學校使勁掠奪學生,把學生當成搖錢樹。老師拚命壓迫學生,已不滿足於向學生索取錢物。老師視學生為免費勞力甚至奴隸,視女生為免費性伴侶乃至性奴隸。高校性醜聞層見疊出。研究生被導師壓迫,不堪重負自殺,都不算新聞了。

腐敗與墮落是一對戀生兄弟,腐敗必然墮落。

中國大學誠信缺失、道德敗壞已到令人髮指的地步。

百年清華,墮落如斯。

中國的大學怎麼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貓眼看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