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南海要做重大讓步?逆轉?大陸現兩年來首次經濟大狀況


 

中美貿易戰已進行數月之際,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川普(川普)將在本月底舉行的G20峰會期間會晤。近期,為扭轉美中貿易戰對中國帶來的不利影響,中共正在放低身段,向美國拋出一系列示好信號。有分析據此認為,中共會做出實質性讓步。不過時事評論人士橫河認為,中國經濟一路下行、困難重重,中共會放下身段,但不會有實質性的讓步。此外,中國第三季度國際收支數據顯示,出現自2016年以來首次投資凈流出,這表明,過去四個月里中國的投資環境明顯惡化。

陳克江:中共示好可能作出重大讓步

陳克江在海外中文媒體希望之聲撰文表示,關於11月的“習川會”,因為是G20峰會中的一次會談,雙方只能就中美貿易的重大原則問題達成框架協議,具體的協議還將在2019年繼續談判。

西方社會的契約精神對中共是沒有約束力的,加入WTO這麼多年了,中共當初的承諾也是簽在協議上的,照樣可以當作一紙空文。那今天如果又來個“新貿易協議”,中共會遵守嗎?這是川普政府必需面對的問題。

陳克江在文章中表示,很多評論認為,中共不可能在中美貿易談判中做出實質讓步。不過他認為共產黨信奉“為達目地不擇手段”,中共可能作出重大讓步。

近期,為扭轉美中貿易戰對中國帶來的不利影響,中共接連不斷做出改善中美關係的姿態:

(1)11月7日,川普在白宮記者會上說,中共同意放棄“中國製造2025”計劃。

(2)中共突然批准川普女兒伊萬卡的16個專利商標申請。

(3)11月5日,習近平承諾將在5個方面加大開放力度,並在未來15年進口商品逾30兆美元、進口服務逾10兆美元。

(4)11月6日,中共國家副主席王歧山在新加坡舉行的首屆“彭博創新經濟論壇”上稱:“中國願意就達成貿易解決方案與美方進行談判。”

(5)11月9日,中美外交安全對話將在華盛頓舉行。

(6)10月8日,香港《蘋果日報》報導,據多名中共官員及智囊透露,習近平當局想利用中美建交40周年的契機,向美國求和。目前,北京中央層級的多名智囊,正在為此事進行緊張的籌備。

(7)11月8日,習近平在北京會見到訪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時說,他和川普總統已約定好在阿根廷G20峰會期間會晤,雙方將“就共同關心的問題深入交換意見”。

橫河:中共身段放軟;但不會有實質性的讓步

時事評論人士橫河在希望之聲專欄節目中分析,儘管這次川習對話沒有說誰主動,但是有一些跡象表明是中共方面放軟身段。

中共方面的情況就相當慘淡了,民營企業被壓縮,壓縮到什麼程度了,而且民營企業人心惶惶,所以才要習近平和整個中共高層出面安撫。這就是缺什麼補什麼,要安撫的話就一定是出了大問題了。

外資撤離、經濟增速達到新低。從官方態度你也可以看出來,就在川普發推之前一天,習近平主持政治局會議,這會議裡面就表示經濟其實有了大問題,所謂什麼經濟「穩中有變」、下行壓力加大,部分企業經營困難什麼之類的,那明顯的就是經濟出了這麼大的問題。第二天就有兩個人通話,所以明顯的你可以看出來。

橫河強調,雖然中共它的言詞方面已經放軟了,但是並不表示真的會有實質性的讓步。

橫河認為,31日的政治局會議也許做出了一個決定,這個決定不會是一次性的解決方案,也就是不會一次性的滿足美方的要求。但是可能會是一個比較明確的,就是一步一步討價還價這種方案,所謂的以談帶拖、邊談邊拖,力爭不要造成新的損失,舊的損失能夠減少一點就減少一點,可能會是這種策略。

橫河指出,對中共來說,民眾的福祉從來就不是第一優先,甚至從來都不是它們考慮的對象。40年前中共改革開放,它其實也不是為了民眾的利益,而是說再不改革的話,中共的政權就沒了。

投資環境惡化;外資對中國資產興趣銳減

華爾街日報報道認為,中國第三季度國際收支數據顯示,自2016年以來首次出現投資凈流出,這表明,過去四個月里中國的投資環境明顯惡化。

報道稱,中國的投資者從交易中獲得的收益沒有增長,凈交易收益全年都很疲弱,這意味著人民幣承受著更大壓力,在國內推行大規模貨幣刺激政策的空間變得更小。

報道認為,中國經濟諸多負面因素此前幾乎被大量投資流入所抵消。就在6月份,境外機構持有的中國國債規模還曾增加近人民幣800億元(約合110億美元),因為基金經理看到中國債券被納入一個主要的全球債券基準指數。外國投資者仍在購買中國國債,但步伐已大幅放緩。據Wind資訊的數據,他們在10月僅增持了人民幣200億元。第三季度的外國直接投資凈額也接近於零,而今年上半年,凈流入勢頭還頗為強勁。

債券市場資金流入放緩勢頭令人難以忽視;鑒於通脹抬頭、增長放緩、股市全面回撤,外國投資整體走軟不足為奇。在中國火爆的房地產市場,9月的價格漲幅也有所回落,而在此前,樓價上漲是投資資本留在國內的關鍵因素之一。

華爾街日報報道還認為,外資對中國資產的興趣是被低估的一個重要因素,該因素曾經令今年人民幣貶值進程放緩,也讓中共政府得以推出溫和貨幣寬鬆措施而未引發大量資本凈流出。如果眼下外國投資者正在改變想法,則預示著中共貨幣當局將面臨更艱難的前景。

阿波羅網林億、孫瑞後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孫瑞後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