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古玉文:中共「政審」從來沒停 反抗者還有被槍斃的

——中共為何不推「政改」推「政審」?

「政治審查」是中共在毛時代的產物,是身份論制度化的重要手段。毛時代的各種政治運動打擊了社會各個層面的人,貼上各類標籤諸如「地富反右壞」等,中共為了繼續打擊和壓制他們的後代,以防翻身「反攻倒算」。出爐政審一策,給中共對立面的人貼上標籤,劃為異類,高考中這類人靠邊站,意味著他們永遠無法進入社會主流階層,並背上世世代代的恥辱,成為社會的下等人與受侮辱受歧視者。

中共對大學招生重拾文革政審政策。

日前《重慶日報》報導,重慶教育考試院在2019年高考報名過程中,重拾“政審”文革遺風,在社會上掀起軒然大波,民意一面倒地痛斥中共開歷史倒車,製造新的社會不穩定因素。一篇網路奇文《政審你大爺》更是鞭笞中共黨政官員不知道自己是誰。重慶當局立即展開“救火”糾錯,稱記者用詞不當,民眾存在誤讀。

但據蘋果日報11月12日文章報道,福建省日前公布規定,參加高考考生的學校或單位,“應對考生的政治態度、思想品德作出全面鑒定”,同時要將審查結果歸入考生的報考資料。至於審查的條件,規定列明“有反對憲法所確定的基本原則的言行或參加X教組織,情節嚴重的”,及“觸犯刑法、治安管理處罰法,受到刑事處罰或治安管理處罰且情節嚴重、性質惡劣的”兩項條件。

“政治審查”是中共在毛時代的產物,是身份論制度化的重要手段。毛時代的各種政治運動打擊了社會各個層面的人,貼上各類標籤諸如“地富反右壞”等,中共為了繼續打擊和壓制他們的後代,以防翻身“反攻倒算”。出爐政審一策,給中共對立面的人貼上標籤,劃為異類,高考中這類人靠邊站,意味著他們永遠無法進入社會主流階層,並背上世世代代的恥辱,成為社會的下等人與受侮辱受歧視者。

受中共政審之害比較典型的一例就是北京的遇羅克,他雖成績優秀但因出身問題而不被中共把持的高校錄取,後他寫出了著名的《出身論》,抨擊中共“老子英雄兒好漢”的血統論,被北京當局逮捕關押,最後執行死刑,死時年僅28歲。

1977年7月17日,鄧小平第三次復出上台,主管教育與科學。鄧小平上台一個月內恢復了文革期間中斷了的高考制度,並刪除了有關政審的繁瑣手續。並說招生抓住兩條就可:第一是本人表現好,第二是擇優錄取。

其實,作為竭力維護中共統治的鄧小平,名義上結束了“政審”,恢復了高考,但此舉並不是否定“政審”錯誤,而是淡化“政審”,用“表現好”進行寬泛的考量和使異類分子重新“改過”歸隊,這就如同他搞改革開放一樣,從目的和手段上都做大了中共自身,改變了毛時代面臨經濟貧血的崩盤危險,使中共迅速佔有了全部社會經濟資源、掌握經濟話語權。

中共當下叫嚷的“政審”制度其實是從二零零零年就已經恢復了,是出自於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打壓法輪功信仰的需要,中共並沒有從八九六四開始恢復高考政審制度,而是從九九年打壓法輪功後開始恢復的,這說明中共是把對宗教信仰的打壓放在首位的。其實十八年來,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家庭的子女、異議人士子女被中共剝奪了受高等教育的權利,甚至有的連九年義務教育和高中教育都被剝奪。海外明慧網上對此經常有真實報道。

當前,中美貿易戰勢頭正猛,全球反共意識徒增,各國形成遏制中共格局。中共無政改之意,反而重祭“政審”鬼旗,核心原因仍是出於保黨。

中共此舉昏聵,倒行逆施,反倒透中共面臨的三個局面:

第一、打壓學術自由、鉗制言論走向失敗

中共在十八大以後,越發收緊言論自由,打壓學術自由。前教育部長在全國高校推廣“紅七條”制度,強力壓縮教師的科研與教學空間,惟馬列論至上。同時中共在學生當中大力培養千禧一代的“信息員”,為中共充當學生間諜,破壞師生之間的道德倫理關係,打擊敢言教師,在學術環境中製造恐怖氣氛。近幾年,高校教師因發表不同於中共意識形態言論而遭解職、降級、處分和關監迫害的比比皆是。

即便這樣,高校中反對中共的呼聲有增無減,最近,中山大學博士畢業生、留校研究員李保陽因在微信上發表了這些言論,被中山大學除名,定性為“反黨”,並被不明身份人員綁架,目前他已安全逃離中國。美國之音11月2日報道,網名為“子慕予兮”的張盼成,是一名來自山西的23歲青年,他剛剛辭去北京大學保安工作,“異常大膽地自拍了一段視頻,表明了自己的政治主張”。視頻中張盼成抨擊了中共的無法無天,和濫用納稅人的錢海外大撒幣。

越來越多的反抗,表明中共打壓言論自由正在走向徹底失敗。

中共還把這種對學術自由的打壓延伸到海外,美國馬里蘭大學楊姓中國女留學生因學術報告受中共威脅的遭遇引起美國朝野的關注,從而成為彭斯演講批評中共的有力證據。

第二,政治全面左轉,強化恐怖主義,引民眾強烈反彈

大學教育本應是精英教育,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中共教育部長陳至立強調教育要產業化,高校出現擴招潮,提前十幾年完成了由精英教育向普及教育的轉化。這樣一來,控制住教育和高校就等同於控制住了社會的精英階層與中堅階層,對孩子的政審實際是完成對父母的恐怖主義威嚇。中共如想實現政治全面左轉,高校是首要的堡壘和陣地。

高校經過中共幾十年的“經營”,早已不是人們想像中的學術象牙塔了。官僚作風,貪污腐敗,學術造假,教師性侵,學生不務學業,在高校中都已蔚然成風。即便是這樣,五湖四海的家長們也都是含辛茹苦,交了錢來讓孩子接受教育的,以便畢業後能有個找工作的敲門磚,糊口飯吃。然而“政審”重新開張,意味著誰都有可能隨時被莫須有的理由被剝奪了受教育的權利。

無怪乎民眾說:“噁心的政審。”“一群醜陋不堪的另類!”。《政審你大爺》一文作者直抒胸臆:“當官的吃的是老百姓的飯,要知道感恩,欺負老百姓狠了,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第三、拒絕“政改”推“政審”,經濟鐵幕下慌不擇路

美國中期選舉後,中共貿易戰翻盤希望落空。外界稱美國是反共國會加強硬白宮,中共的日子更不好過了。在剛剛結束的美中第二輪安全與防務談判上,美國國務卿彭佩奧和防長馬蒂斯在南海、台海和人權問題上對中共毫不留情面的進行反擊與抨擊。儘管中共在經濟議題上姿態放軟,但國際社會已經不再相信中共。白宮經濟顧問納瓦羅表示,中共即便簽了協約,也很難相信北京會認真執行。

珠海的航展,與其說是展覽,還不如說是中共偷來主義大曝光。俄羅斯航空專家當場揭秘中共偷竊其技術,打臉中共沒商量。對中共企業在俄羅斯濫砍濫伐的行為,俄資源部長要求中共出錢建設俄羅斯的生態林業,嚇壞了中共。而在南海石油開採上,俄羅斯直接協助越南進行開採,顯示中俄關係處於緊張狀態。

當前無論是美中關係、俄中關係,都顯示中共已經不受待見。在出席新加坡彭博創新經濟論壇時,美前財長保爾森表示,“美國對華態度變得強硬,部分是因為中國對外資開放不足導致的”。美中之間正在落下一道“經濟鐵幕”。

“經濟鐵幕”下,外界看不出北京當局進行實質性改變的跡象。北京當局在會見基辛格時希望美方要尊重各國不同道路與制度選擇,表示“妥善管控分歧,探索新形勢下兩國相處之道”,“推動中美關係在下一個40年取得更大發展”。這些含糊之詞,透露北京當局仍不想放棄中共制度。

中共第三季度國際收支數據顯示,自2016年以來中共首次出現投資凈流出,這表明,過去四個月里中國的投資環境明顯惡化。中共第三季度GDP達十年來新低。外資紛紛撤離。

面對經濟下行壓力,中共不推“政改”,推“政審”,實在是慌不擇路,窮途末路,徒作掙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