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10月貸款融資斷崖下落 個稅飆升財政慘跌 三大嚴重後果

中國10月金融數據比預期低太多,無法用季節性回落來解釋。大陸分析師指,“如果這樣的數據持續兩個月,信心可能都沒了”,“去掉地方債之後,中國的金融數據立馬“原形畢露”。10月剛剛實施個人所得稅起征點提到5000,但中共公布的個人所得稅同比增長19.8%,而中央財政收入同比下降7.1%。時事評論員文昭表示,財政稅收減少會升高央企在中央財政當中的地位,但這會造成三個嚴重後果。

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於周二(11月13日)公布10月金融數據。

新增人民幣貸款6,970億元,遠遜於預期,近乎是9月新增貸款(1.38萬億元)的一半,創下2017年10月以來新低。

10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7,288億元人民幣,比9月的數據(2.21萬億元)減少近七成,是2016年7月以來的新低。

有分析認為,社會融資規模數據減少了7成,這個數據暗示中小企業可能出現大規模倒閉,同時中小企業主因對未來沒信心、不敢再投資。

此外,當月末廣義貨幣供應量(M2)同比增長8%,也低過預期,並持平6月創下的歷史最低增速。

招商銀行資產管理部高級分析師陳鄭認為,10月金融數據看上去比較誇張,各方融資需求不好是肯定的。

他表示,貸款不行反映了更大的問題,企業中長期貸款下降很多、讓人擔憂有效需求不足。“如果這樣的數據持續兩個月,信心可能都沒了。”

中航信託宏觀策略分析師劉長江表示,10月新增人民幣貸款太低,去掉地方債之後,中國的金融數據立馬“原形畢露”。

9月社會融資總量數據剔除地方債的影響後已大幅下滑,但10月數據則更清晰地突出了這一趨勢。

劉長江分析,緊接著製造業投資也要惡化,一般經濟下滑時,企業部門的融資需求會減弱。加上中美貿易戰和國外資本市場波動,企業經營的不確定性料加劇,企業會縮減資本支出應對潛在風險。

他表示,目前主要是(各方)信心不足,讓中共當局騎虎難下。即便進一步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大家還是會選擇觀望。而月底G20峰會時中美兩國首腦的見面“川習會”非常重要。

英國經濟研究公司凱投宏觀的資深經濟師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認為,現在中共當局依靠降低銀行間借貸利率以及使用預算內財政支持都不足以推動借貸活動,而由於信貸增長持續降溫,中國未來幾個月的經濟活動將面臨更多壓力。

他預計中共官方可能會加大寬政策力度,包括降低貸款基準利率以及增加預算外財政刺激政策。

中共調整個稅起征點;但個人所得稅猛增

11月13日,中國財政部公布了2018年10月財政收支情況,1-10月份個人所得稅12287億元,同比增長19.9%。

中國自2018年10月1日開始,將工資、薪金所得基本減除費用標準提高至5000元/月,並按新的稅率表計算納稅。

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長期呼籲要降低稅率。否則,他認為就會變成加稅,現在變成了事實。今年以來,賀江兵因為屢次準確預測中美貿易戰走向,受到國際媒體關注。

賀江兵3月3日在推特說:”這的確很抓人眼球,但是,這也是捨本逐末的。稅率不降低,起征點高低毫無意義。爭論起征點只能起到嘩眾取寵和轉移視線的目的,財政部也很願意就起征點跟你談談,但是沒意思。”

中共要在2019年1月1日,將徵收機構統一到國稅局,國內經濟學家計算的結果是,這最終將導致企業多繳納2萬億元,會有一大批民營企業倒閉,或被迫壓縮僱工人數,以降低支出。

中共個人所得稅節節攀高,但10月份中央財政收入同比下降7.1%。

中共財政驚現負增長擴大;開放難上加難

星期二財政部公布的消息,10月份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比去年同期降了3.1%,下降的部分主要來自於中央財政收入,比去年10月下降了7.1%;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其實還增長了1%。在收入構成里,稅收收入下降了5.1%,非稅收入還增長了10.8%。

今年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財政收入的下行曲線已經延續一陣了,整個第三季度財政收入的增速都在放緩,9月份財政收入和稅收收入的增速都是年內的新低、財政收入在9月份只增長了2%,而增值稅收入在9月份則是下降了1點幾%;10月份更下滑一步,整體財政收入和稅收都是負增長。

時事評論員文昭在11月13日的自媒體節目中表示,稅收收入的下降不僅是減稅帶來,還包括企業的關門、減產。網易在10月份有篇報導說上半年就有504萬家企業倒閉。這個數字很驚人,因為粗略估算,去年全國的在經營中的企業不過就是3000萬家出頭,倒閉了504萬家就是企業數量減少了1/6。

文昭還說,稅收減少會造成財政對非稅收入的依賴程度上升,央企們在中央財政當中的地位還要提升。這會造成三個後果。

第一:對外開放的承諾兌現的阻力增加了

文昭分析,政府要擴大外資對電信、金融、能源行業的准入,外資衝擊會造成國企盈利能力下降,上繳利潤減少。

第二:央企增加利潤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漲價

文昭說,國企對基本生產資料、和基礎性產品的定價權,令國企消極對待通過改善管理、提高創新來增加效益,轉而依靠壟斷地位操縱價格獲利。能源、電力、基本生產資料漲價,對民營企業來講就跟沒減稅一樣。

第三:很難制止國企侵奪

國企看上民營經濟的哪塊肥肉,就要搶過來。否則,國企會說我不做大做強就當不好政府的奶牛,無法提供更多稅收。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