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辛杯: 他是防疫觀音仙 「拔白」悲殉湯飛凡

筆者遙憶童年段,跛腳爛眼尋常見。

戲謔語句時時聞,嘲笑某一現象遍。

“千揀萬揀,揀了個跛腳爛眼。”

患者或聞心痛深,悲苦人生長難免。

爛眼嚴重可失明,跛腳臨老更悲慘。

常易跌倒好腳傷,兩腳全壞大苦陷。

後來兩疾漸消除,至今幾乎不再現。

誰是此中大功臣?國人也許不經心。

有人為此畢生獻,當局害怕談真情。

湯飛凡,大功臣,億萬人蒙恩澤臨。

觀音普度僅神話,湯賢普度實實真。

但是庸人不覺察,惡人迫害更猙獰。

病毒專家第一代,免疫奠基他主帥。

狂犬疫苗首產驕,牛痘傷寒卡介苗。

二戰盟國廣受惠,遏制鼠疫大功勞。

五0鼠疫華北發,救千萬人免命消。

自己眼睛做實驗,沙眼病毒分離豪。

衣原體(之)父世公認,國人幾獲諾獎褒。

諾獎本欲被推選,不料他已慘逼夭。

湯飛凡,他就是,中華瑰寶悲忘遙。

一八九七清晚年,望族誕湯在湖南。

可惜家道已中落,父開私塾生計寒。

父老鄉親死貧病,湯君目睹痛童年。

甲種工校十五歲,擬學技術報國艱。

後轉湘雅醫學院,教會大學因美援。

援者耶魯大學派,“雅、耶”音近義實聯。

耶魯前派華傳教,可悲被殺義和團。

殉道並未施報復,饒恕,增愛更優先。

國人無法能理解,以德報怨震心田。

毅然湯離工業校,高義吸引湯飛凡。

更賴恩師顏福慶,英語底淺幫過關。

七年學成醫博士,嚴汰只剩十登攀。

同學邀他開醫業,湯予拒絕意斷然。

醫療得益人數少,預防可救萬萬千!

留美哈佛再深造,細菌、傳染研新篇。

哈佛條件何優渥,欲留飛凡創高尖。

此時恩師顏來信,中國需他醫推前。

回滬建立實驗室,簡陋從事沙眼研。

現在陌生聞沙眼,當時全球兩成沾。

中國高達五成半,無數致盲黑暗耽。

日人宣稱發現喜,找到沙眼病原體。

湯試,證明他們非,潛心自研三年繼。

一九三五展論文,國際認同譽湯君。

日人名字課本失,對方心恨但遵馴。

抗戰阻斷湯研發,當時瘟疫大流行。

戰後成立防疫處,湯為全國負責人。

婉拒英國高薪聘,一心疫苗救國民。

五十年代內戰休,沙眼疫苗續研究。

湯與同仁醫院協,眼科主任張曉樓。

採集樣品分離試,兩百例敗再計謀。

湯改思路棄舊法,雞蛋黃囊終得求。

疫苗接著迅推廣,見效不到兩春秋。

生物製藥建立速,輕輕一針即免憂。

全國降到百分六,累累“丑眼”大減愁。

時到五七、五八年,分離脊髓灰質炎。

小兒終於逃跛腳,大減殘廢在人間。

麻疹病毒分離得,急性疫病漸化煙。

湯被選為科院士,擎天一柱真非(飛)凡。

研究工作正巔峰,毛左大孽續兇橫。

反右過後“拔白”到,荒誕愚蠢又發瘋。

“拔白旗,紅旗來”,階級鬥爭肆狼豺。

“學術權威”臭帽戴,“民族敗類”鞭子挨。

“忠實走狗反動派”,“美國特務間諜”栽。

“騎在人民的頭上”,“沙眼病毒贈外卑。"

檢查評為“不深刻”,但湯自感心已違。

手足無措對凶暴,魔要鬥倒大慈悲。

“明天繼續開會斗!”湯賢心中萬念灰。

不堪受辱湯上吊,五八,九月懸繩摧!

現代觀音“拔白”死,更嘆受益夢未回。

恩師文革交受噬,不堪迫害滬病逝。

疫苗之神命難逃,惡棍累累殺志士。

湯被國人遺忘哀,卻被國際載歷史。

病毒、細菌之間物,科學為它起名字。

“衣原體”,被命名,此體之“父”湯貢世。

金質獎章八七隨,“沙眼世協”共光輝。

“湯飛凡”名背後刻,觀音普度永世垂。

同樣“拔白”害多少?留待後人繼續追。

豺狼得意猙“站起”,賢良不幸血淚埋。

良心越好越受苦,施善越多越受災。

這是“優越”是“誘刖”?“共和”“共禍”哪是?非?

湯賢天上正揮手,要我凡界治罪魁。

中華文明何等害?文罪飾非今是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