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熱門明星 > 正文

鞏俐生猛!她連殺氣都是溫和的 擼遍三大電影節!

這是一份非常“鞏皇”的履歷:26歲,威尼斯電影節影后。30歲,戛納電影節評委。33歲,柏林電影節評委會主席。35歲,威尼斯電影節評委會主席。擼遍三大國際電影節,鞏俐只用了9年。

偏偏是金馬獎讓鞏俐栽了跟斗,還兩次。

2014年,鞏俐憑《歸來》首次提名金馬影后。多數人想,影后給鞏俐,幾乎板上釘釘。結果不是。

傳言很多,“陳冲鞏俐不和”最猛。陳冲是那屆金馬評委。但都是八卦了。

真實發生的是,鞏俐經紀人代她發聲明,“一個不公正的電影節,會讓所有藝術人員瞧不起。這是我第一次來金馬獎,也是最後一次。”

所以這次,鞏俐可以跟失憶了一般,重返金馬還擔任評委,她怎麼做到的?是“真香”定律嗎?

不然就是,鞏俐不在乎也不怕被打臉,想做,就去做咯。像楊瀾問過她的一道題,“被很多人熱議,你會害怕嗎?”

鞏俐有點懵懵的,但回答快速決絕,“沒有。那個不痛不癢的,說去吧,我無所謂。”

會懵,我的理解是,鞏俐壓根沒覺得那是一個問題。她有點訝異。

但台灣記者的問題可不會不痛不癢。11月12日金馬記者會,有人問她,“會不會用更嚴格的眼光審視張藝謀的電影?”包裝裡頭藏著坑,其實是問她,你倆的舊情會不會影響評判。

鞏俐直奔主題,“又是私人問題是吧?”一派坦蕩。

還有人直搗痛處,“你說金馬是個公正的平台,那怎麼看待四年前說‘金馬不專業’?”提到“四年前”的時候,坐旁邊的李安,無奈一笑。

鞏俐也笑了,但說出來的話並不好笑,“我的意思,你沒理解好還是怎麼樣……下來我們慢慢再聊好嗎?”

鞏俐是溫和的。溫和地發怒,溫和地懟人,溫和地打太極。彷彿所有值得翻白眼的事情,到了她這裡,都被簡單處理為一句,“fine,thank you。”但你又能明確感知,“thank you”的背後,絕對不是字面意思那般友好。

不友好,不代表敵意。她就是淡淡的,輕鬆自如的,又不可冒犯的。好像很親切,也好像居高臨下。好像沒生氣,也好像真的很生氣。

這是鞏俐獨特的氣場。氣場內,保持著25度恆溫。所以即使發生碰撞,她和對方,都不至於難堪。同時對方會知道,“哦,好吧,我該閉嘴了。”

鞏俐連殺氣都是溫和的。

記者被她“殺”了,此後,整場記者會再無不和諧的聲音。金馬也被她“殺”了。李安孤零零站在台上,問她,“鞏俐,你真的不要上台和我一起頒獎嗎?”

所有人看向鞏俐。鞏俐就是不起身。儘管她是笑著的。

鞏俐生在東北,長在山東,命註定是個硬骨頭。出生還有段傳奇。說是媽媽生完四個小孩後,做了絕育手術,這樣都沒能“絕”掉鞏俐。懷上鞏俐那年,媽媽已經40歲。

媽媽也硬得很。年輕時為求平反,一路寫信寫到北京。最後真給她反成了。鞏俐演秋菊,參照的就是自個兒媽。

老來得子,又是小妹,想說會成為全家的掌上明珠。鞏家不是。五個孩子,平起平坐,每天,誰回家最早誰做飯。

後來拍《秋菊打官司》,鞏俐在劇組過年,給大家包餃子,餃子一個個有稜有角。很叫張藝謀吃驚。“我媽說,不會包餃子的女孩嫁不出去。”26歲的鞏俐已經動了結婚的念頭。

鞏俐在城隍廟算過命,算卦人讓她最好在30歲前結婚。但結局都知道,轟轟烈烈敗給了張藝謀的不婚,“結婚?不就是一張紙嘛。”

46歲、離婚三年的鞏俐,再被問婚戀觀,說出口的,竟然就是殺過她的這句,“我覺得婚姻,它只是一張紙而已。”

“這是不是曾經別人說給你聽的話?”楊瀾問得委婉。“我聽說過,但以前不了解。”鞏俐答得無懼。

遇見張藝謀之前,鞏俐沒這麼多想法。她一門心思要考藝術院校。兩年失敗了四次。周圍人都說,這孩子自不量力。她才不管。父母也隨意,跟她講,你要考,考吧,我們幫不了你,得靠自己。

鞏家實行放養。鞏藝戀引發全國大地震的時候,記者採訪鞏俐媽媽,媽媽輕飄飄回應,“我們全家都反對,覺得張藝謀年齡大了些。但小俐態度堅決就沒幹涉。”

應該全家也反對鞏俐學藝,知道反對無效,算了隨她去吧。她就一個人坐火車,跑上海,跑北京。肯定過得苦,但得了媽媽的真傳,鞏俐輕飄飄想,沒困難也不會有成長嘛。

四處碰壁後,朋友建議鞏俐,要找專業老師學習。於是認識了她的啟蒙老師尹大為。2004年,尹大為出書,記錄了一段給鞏俐上課的情景。

鞏俐坐姿不雅,兩條腿叉著,還抖不停。尹叫她轉身,二話不說,揚起學戲曲用的馬鞭,就在她小腿上一抽。鞏俐摔門就走。

這是第一堂課,尹大為給鞏俐下馬威,鞏俐反手把尹大為撂地上。

十多年後,尹大為找鞏俐拍電影。鞏俐拒絕,理由是,角色沒什麼挑戰。轉而去拍了《周漁的火車》。演周漁很有挑戰,跟孫紅雷在珠簾後面纏綿,喘息聲聽來都心顫。

而對尹大為,尹的朋友都罵鞏俐“不近人情”。是啊,在人情至上的中國,怎麼敢有人在大紅之後,對恩師的邀請說,我不要。鞏俐就敢。

尹大為也吃她這套。記者問他被拒的感想,這句實在感人,“只要我病危那天,鞏俐來看我一眼,我就滿足了。”鞏俐的恆溫氣場效應,那時候就發揮作用了。當然也有說法,說尹大為是鞏俐的初戀。

初戀也好,師生情也罷,角色不好,只能抱歉。就像007電影來找鞏俐演女主,她也拒了,“角色太簡單沒有挑戰。”

鞏俐40歲進軍好萊塢,作品《藝伎回憶錄》。但事實上,96年,《中國盒子》上映後,好萊塢就遞來了合同。她拒簽的說辭還是老調調,“劇本很多,但都是花瓶,一會兒死了,一會兒救了,一會兒又很慘。我都沒有興趣。”

這語氣,平常得很,像在說“我不喝黑咖,太苦。”楊瀾就瞪大眼問她,“你要知道,商業片不追求藝術的,但它對知名度有好處。”

“我享受拍戲的過程,像在體驗另一個人的人生。如果角色不好,我不會想去過她的人生,沒什麼意思嘛。我覺得,不要浪費這個時間。”

鞏俐肯定是無意的,無意就躺槍了好些人。

李冰冰,《生化危機》

范冰冰,《X戰警》

景甜,《環太平洋2》

baby,《獨立日2》

至於說,范冰冰沒有作品走紅毯是“腦子有毛病”,鞏俐有意還是無意,這就不知道了。

2011年戛納,范冰冰穿一升仙鶴紅裙亮相。鞏俐穿深紫色低胸束腰裙現身。新聞寫,“鞏俐范冰冰紅毯爭艷。”

之後,記者問鞏俐,現在走戛納紅毯的中國女演員很多,請評價她們的裝扮。注意,問的是“裝扮”。但鞏俐回答,“如果我有十部電影,我肯定走十次紅毯。但我沒有作品,走那麼多次紅毯,可能大家會覺得我腦子有毛病。”

她基於的是一種假設。但這口鍋不偏不倚,就是跟范冰冰很合。

鞏俐的人際線很有趣。跟女的,起碼在傳聞里,這個不和,那個有仇。比如陳冲,范冰冰。《藝伎回憶錄》的時候傳過章子怡。

跟張末,張藝謀的女兒,著名段子是“電話門”。說鞏俐給張藝謀打電話,兩個小時了,打不通。因為張藝謀在和張末通話。鞏俐就炸了。

聽著很狗血。但早年,張末還在美國讀高中,回國度假,做過一次專訪。涉及鞏俐,她毫不留情,說爸爸“需要一位女性來照顧他”,但“他再不能像跟鞏俐在一起時那樣,冷落他唯一的女兒。”

最嚴重是這句,“我至今不明白,像鞏俐這種大明星,為何要扼殺我和爸爸接觸的一切機會。”

多年後,張藝謀拍《歸來》,鞏俐是主演,張末擔任剪輯。

攜片去戛納,媒體拍到了一張超世紀同框:鞏俐微笑擁抱張末,後面戴墨鏡女士是張藝謀妻子陳婷,藍色衣服來自張藝謀。在另一個角度的照片里,張藝謀笑出一臉褶子。

說王菲家族的交際線很奇蹟,其實鞏俐也不賴。跟男的,每一任,過程看似腥風血雨,結果都能再見是朋友。

尹大為但求“病危時一見”。孫周大讚“鞏俐是天才”。前夫黃和祥,一個新加坡做生意的,離婚都三年了,還“拋頭露面”蓋章離婚,說為什麼離婚,說離婚後關係更好,說鞏俐改國籍是為“出國方便,大家別誤會她。”

鞏俐呢,跟新交的法國男友路邊餵食。

要說磨合不順的異性,有一位,叫王家衛。

拍《2046》,王家衛讓鞏俐哭,哭了整整一晚,“鏡頭推來推去,哭得死去活來。”結果看成片,屁都沒一個。“不要把這些好演員放一部電影里,讓你隨便浪費,就像一個訓練班那樣。”

鞏俐評價自己在《2046》中的表現,“很不成功,只是一個段落式人物。”從此再不演群戲。

大牌們多多少少抱怨過王家衛折磨人。梁朝偉被他折磨得只敢拖地泄恨。鞏俐這種,公開批評還批這麼狠的,沒有第二個。

她也批張藝謀。張藝謀拍《十面埋伏》《英雄》,她追電話過去,“你怎麼回到攝影師水平了!”那是張藝謀轉型商業電影的關鍵階段。

“攝影師水平”五個字,求國師的心理陰影面積。

想起90年代初,鞏俐、張藝謀在香港,錄製《今夜不設防》。

有一幕,五個男人哈哈哈聊天,鞏俐百無聊賴,坐旁邊玩手。她才二十齣頭。跟大哥們呆一塊,她就這麼放心大膽地活在自己的空間里,無拘無束。

接著,張藝謀說,中戲招生30人。她猛地加入,“哪兒啊,20人!”張藝謀附和,“哦,20人。”

鞏俐話少。楊瀾採訪她,說自己做得很累,“問了很多問題,她就用‘是’‘不是’回答。”但只要說出來的部分,直接,且精華。風格如她的口頭禪,“不要浪費。”

19歲拍《紅高粱(電視劇)》至今,鞏俐一刻沒有浪費,拍好戲,談戀愛,過精彩人生。浪費掉的,大概,只在金馬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明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熱門明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