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左派精英以保守派生活方式獲得成功後過河拆橋

保守派的傳統理念是讓美國夢成功的重要因素。(Picture from Chris Kutarna)

人鮑比·金達爾(Bobby Jindal)注意到一個現象,被激進左派包圍的保守派人士為生存而選擇表面說左傾的話,實際過保守派式的生活;但是同時,那些左派精英以保守派理念獲得成功後卻要過河拆橋,想斷了別人繁榮的路。

前共和黨總統提名人鮑比·金達爾(Bobby Jindal)注意到一個現象,被激進左派包圍的保守派人士為生存而選擇表面說左傾的話,實際過保守派式的生活;但是同時,那些左派自由主義者在他們的所謂信仰與他們自己的生活方式之間也存在著巨大的矛盾,尤其那些左派精英以保守派理念獲得成功後卻要過河拆橋,想斷了別人繁榮的路。

金達爾是2016年共和黨總統提名人,並曾於2008至2016年任路易斯安那州州長,他在周日(25日)的《華爾街日報》上刊文解釋,雖然目前激進左派在美國的勢力愈演愈烈,但是“保守主義並未終結”:

政治正確的騎士們繼續在校園、工作場所和全國性議題中封殺禁忌的觀點。值得慶幸的是,許多勇敢和敢於發聲的保守派人士仍然願意質疑世俗的認知。在其他人中,有點虛偽的人試圖把激進的自由主義正統觀念與他們自己的觀察和經歷進行調和。而一些想要求生存的保守派人士日益選擇“說話左傾”但“生活右傾”。

自由主義者瘋狂地反對所謂的結構性不平等,把巨大的差異歸因於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根據這種觀點,“白人至上”的邪惡導致了婦女和少數族裔成為廣泛的弱勢群體。結構性的歧視超過了個人的努力,無論成功還是失敗都不是自己真正努力的結果。

然而,無論在政治版圖上是紅色的州還是藍色的州,父母都教育孩子不要因為成績不好責怪老師;教練教導球員不要因為輸球抱怨裁判;僱員都知道無論老闆多麼不好都不是工作懈怠的借口。美國有層出不窮的白手起家的故事,大眾文化中也有實現美國夢的理想,這些都是有原因的。反歧視法規需要嚴格地執行,但個人的責任和努力也是不可或缺的。那種認為經濟處境是由社會決定的說法與大多數人的現實經歷相矛盾,有時也會成為自我意識。

自由主義者崇尚多元文化,聲稱所有的文化至少在道德和實踐上是平等的,但同時又詆毀說西方文化從本質上與歷史上的奴隸制和殖民主義有淵源。大學校園裡充斥著學生和教授的說辯:美國是世界和平與發展的最大威脅。

雖然西方文化有不完美之處,但現代的自由民主仍然產生了地球上最好的政府體制,促進了人類的自由和尊嚴。沒有多少婦女願意犧牲(在美國擁有的)平等權,以換取在其它社會中的閹割女性生殖器官、童婚、性別選擇性墮胎,以及其它的性別不公正。

自由主義者一直在推崇性解放以顛覆傳統的倫理和婚姻,提倡拋棄節制而達到最終的性自由。汽車標貼、歌詞和電影情節中充斥著時髦的追求享樂、拋棄節制。然而無論對成人還是孩子,一夫一妻制和對婚姻的忠誠已反覆證明了其優越性。

婚姻和完整的家庭與高收入、經濟強勁增長、上進、勞工參與率的提高、兒童貧困率的減少和輟學率的降低都息息相關。事實上,在富裕和受過良好教育的美國人中,婚姻是最常見,也是更持久的。自由主義精英們更願意其他人按照他們說的去做,而不是效仿他們做的去做。

自由主義者批判說,自由市場的資本主義是持續造成不平等和環境惡化的原因。他們推崇更溫和、更社會主義的經濟體系。民主黨人,坦白地說還有許多共和黨人不再假裝“大政府時代已經結束”,他們反而在比賽看誰能夠最快地擴大政府支出和實行監管,首當其衝的是醫療健保。

但是,資本主義幫助全球數以億計的人擺脫了貧困。民主黨的金主,如喬治.索羅斯和邁克.布隆伯格都是大發其財的資本家。現在他們過河拆橋,想斷了後人繁榮的機會。這才是徹頭徹尾的虛偽。

認知失調、心理敏捷、明察秋毫、成熟和其他花哨的術語,描述了自由派學生所面臨的困境,他們不知道是“相信自己說謊的眼睛”,還是相信他們的自由派教授。

左派試圖封殺自由和公開的辯論、消除反對者的意見,其實是默認了他們對自己的論點缺乏信心。

在校園和媒體中,保守派常常是少數和被圍攻的。即使在教授和學生中自由主義者持續不成比例地多,保守派人士也應該感到欣慰,因為他們關於自由市場、美國夢、傳統家庭結構和民主自由的理念將在每個新生代持續證明他們的優越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