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為何強行火化他們的遺體

王有江、張延超、杜世良,是三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共為何要強行火化他們的遺體?1999年7月20日,中共下令迫害法輪功,控制媒體謊言誹謗,為殘酷迫害鋪路。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控制媒體編造無數謊言,煽動民眾仇恨,最為典型的是導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面對無理迫害,法輪功學員遵循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教導,向民眾和平、理性講清真相,救度被謊言毒害的世人。追查國際表示,對於中共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

2017年7月1日,甘肅蘭州。王有江去世的當天,蘭州監獄就匆匆火化了他的遺體,沒讓年邁的父母見兒子最後一面。

2002年4月的一天,黑龍江黃山嘴火化場。六十多個警察荷槍實彈監控下,張延超的遺體被強行火化。警察威脅張延超的親人:不準喊冤;誰敢吱聲,馬上抓起來。

2006年1月20日,杜世良被黑龍江牡丹江監獄迫害致死,遺體被強行火化。

王有江、張延超、杜世良,是三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共為何要強行火化他們的遺體?

黑獄16年甘肅少校軍官:我的心誰也動搖不了

蘭州監獄的警察說:“講道理,咱們講不過法輪功。對待法輪功,就是要用棍棒和械具;手段越狠,越管用。”

王有江說:“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們為了私利出賣良心,助惡為虐,必然害人害己。如果你們不聽勸告,我的命你們隨時可以拿去,但我修大法的這顆心誰也動搖不了。”

王有江(明慧網)

王有江,甘肅蘭州軍區通訊部隊少校軍官,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他按法輪功“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為人正直、善良無私,工作上踏實能幹、技術精湛,受到同事及領導的一致好評。

1999年7月20日,中共下令迫害法輪功,控制媒體謊言誹謗,為殘酷迫害鋪路。

為說一句“法輪大法好”,王有江數次進京上訪,但屢遭迫害。

2001年7月,王有江被非法判刑10年;2013年9月,再被判刑6年;他長期被關押在蘭州監獄。

為了“轉化”王有江,迫使他放棄法輪功信仰,蘭州監獄加大迫害力度,手段包括:電擊、毒打、高強度奴工生產、不許睡覺、不許上廁所等等。

在蘭州監獄,王有江的身體與精神的承受能力幾乎達到極限,大小便失禁,一度病危。

後來,王有江被迫害得左邊身體偏癱、脖子僵直,身體消瘦,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需坐輪椅。

2017年6月24日上午,王有江的父親接到蘭州監獄電話,稱王有江顱內大出血,在蘭州大學第二醫院搶救。

7月1日,王有江凄慘離世。遺體當天被火化。

生龍活虎的張延超被迫害致死

2002年4月27日,張延超的家人突然接到黑龍江拉林公安分局的電話,讓他們立即前去認屍。

家人被二十多個警察帶到一間陰森恐怖的房間里,親人看到: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張延超的遺體慘不忍睹——一隻眼睛沒了,張著嘴,牙齒殘缺不全,下巴被打碎,一條腿被打斷,胸腹部塌陷,從下頜開始一條長長的刀口直到下體,刀口用麻袋繩縫著。

現場的人說,這個人已被送來二十一天了。

張延超(明慧網)

張延超,龍江省五常市紅旗鄉西黃旗村居民,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1997年,張延超在哈爾濱打工,工友推薦他看一下《轉法輪》這本書。張延超接過書一看,封皮上“轉法輪”三個字竟然在他眼前閃閃發光。那天,他一口氣看完了《轉法輪》。張延超明白了,這是一本教人修煉“真、善、忍”、返本歸真的寶書,從此步入法輪功修煉。

修煉後,他的胃病、食欲不振、體力不支等毛病都好了,整個人重新煥發青春活力。張延超買了輛農用機動車,種地之餘給商家拉貨。

也有人把張延超的車叫做“咱家的車”。因為,全村人誰有事兒要用張延超家的車,他都樂呵呵地無償滿足大夥要求;一次,一個鄰居請張延超給捎幾十袋化肥。他回來時鄰居有事沒能跟回來。化肥拉到家了,張延超又當起了裝卸工,把幾十袋化肥給扛到屋裡。

中共迫害後,張延超堅持信仰“真、善、忍”,講述法輪功無辜被迫害的真相。2002年3月28日,張延超被非法綁架。

2002年4月1日,在哈爾濱公安七處一個不為人知、設有四十多種刑具的刑房裡,警察對張延超進行了殘酷的折磨。僅僅一天一夜,張延超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五常市610辦公室(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付彥春說,張延超在哈爾濱七處,不到兩天就被毒打致死。

在火葬場,悲痛欲絕的家人拒絕在火化書上簽字。哈爾濱市公安局七處的警察立即威脅道:如不配合、要鬧事,就當反革命抓起來。

警察咬定張延超絕食而死,並從被解剖的遺體中,掏出血淋淋的內臟給家人看。家人當場嚇呆了。

在警察的威逼下,張延超的二叔沒了主見、哆哆嗦嗦地在火化書上籤了字。警察笑著說:你們配合得很好,火化的一切費用和車費我們全包了。

當張延超的親人捧著他的骨灰回西黃旗村時,鄉親家家都去人參加張延超的葬禮。一位老人患有嚴重的氣管炎、哮喘,走不動也走不快,別人都到墓地了,老人才走了一半的路程。有人勸老人就不要去了,老人說:“這樣難得的好人,我要不去送送他,會良心過不去的!”

張延超的遺體被強行火化後,親人至今疑惑:一個被打死二十多天的人,為什麼官方非要給他開膛破肚?被解剖了二十多天,器官為什麼還鮮血淋漓?

警察:死了也得服刑遺體不能領回

2006年1月20日,杜世良被迫害致死。黑龍江牡丹江監獄獄警科科長李向東稱:杜世良死了,也得服刑,遺體不能領回。

杜世良(明慧網)

杜世良,黑龍江省海林市居民,曾患嚴重心臟病、胃息肉(胃癌前期)多年,苦不堪言,昂貴的醫療費使本不寬裕的家庭更加貧困;修煉法輪功幾個月後,他疾病痊癒,扔掉了多年的藥罐子。

2002年1月,海林市國保大隊大隊長宋玉敏、警察姜雲濤、金海珠強行入室,以家中存放有做真相資料的器材為由,非法綁架了杜世良夫妻。

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控制媒體編造無數謊言,煽動民眾仇恨,最為典型的是導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面對無理迫害,法輪功學員遵循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教導,向民眾和平、理性講清真相,救度被謊言毒害的世人。

2002年7月,杜世良被非法庭審。在法庭上,他繼續講述法輪功真相,並表示堅持修煉法輪功。杜世良後被非法判刑6年,關押在牡丹江監獄。

牡丹江監獄為了強迫杜世良放棄信仰,白天強制其參加超負荷勞動,夜間不讓他睡覺,對他施行多種折磨。

2006年1月20日晚11時,杜世良的妻子突然接到噩耗——杜世良死亡,時年五十多歲。

家人前往牡丹江監獄認領杜世良遺體時,牡丹江以610為首的政法委、公檢法、獄方人員表現出空前的緊張。二三十個部門各種制服的人員把家屬圍個水泄不通。家屬要求領回他的遺體,遭到拒絕。

家屬跟他們交涉幾天,無果。

杜世良的遺體後被強行火化。警察強制每一個到場的家屬簽字(同意火化)。

迫害者難逃法網

2004年1月31日,位於美國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發出追查黑龍江省委宋法棠等人的通告,追查參與迫害張延超的涉嫌責任人。

2012年5月11日,“追查國際”發出追查黑龍江省海林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責任人的通告,追查迫害杜世良的責任人。

2013年8月6日,“追查國際”發出通告,追查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法院迫害王有江的責任人。

王有江被迫害致死後,年邁的雙親未能為其送行。老人剛強地說:“我的有江是最優秀的,在那麼邪惡的環境下,那麼殘酷的迫害中,他能堅定自己的信仰,一直堅持到最後一刻都沒有改變。而他只是做了一個好人應該做的一切。”

“他被迫害離世,不僅蘭州人知道他,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所有人都知道中共對法輪功修煉人幹了什麼!無論他們這些追隨者做了多少壞事,總有一天他們都要償還!”追查國際表示,對於中共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