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趙紫陽:江澤民李鵬緊盯著六個人

六四事件後,中共逐漸形成以江澤民和李鵬為首的江李體制。由於這一代領導人沒有毛澤東鄧小平等人的戰功和威望,而鄧小平年事已高身體狀況愈加不好,江澤民李鵬需要獨挑大樑,維繫已獲得的權力。被軟禁的趙紫陽曾對探望自己的杜導正說,「江、李盯著六個人。台上三個:喬石、李瑞環、田紀雲;台下三個:萬里、楊尚昆、趙紫陽。

六四事件後,中共逐漸形成以江澤民和李鵬為首的江李體制。由於這一代領導人沒有毛澤東鄧小平等人的戰功和威望,而鄧小平年事已高身體狀況愈加不好,江澤民李鵬需要獨挑大樑,維繫已獲得的權力。被軟禁的趙紫陽曾對探望自己的杜導正說,“江、李盯著六個人。台上三個:喬石、李瑞環、田紀雲;台下三個:萬里、楊尚昆、趙紫陽。反正我實際上處於軟禁地位。身邊都是他們的人,只有我的家屬是我的人。”

六四事件後,中共逐漸形成“江李體制”

1994年1月1日(星期六)

上午9時40分,杜星垣、蕭洪達夫婦、錫華夫婦、我與老伴分乘兩車去趙處,順利進入趙家內院,趙與夫人梁伯琪從北屋邁出。趙面色紅潤,似消瘦了些,戴眼鏡,著米色夾克衫。這北屋裝修成客廳兼著球場,球桌,桌腿粗黑,比(雍)文濤的漂亮。坐定後,先由洪達交他一手抄件,內容為軍委會上江澤民口念的一段小平的插話。大意:一、世界新的戰略格局尚未形成,兩極變為多極,中國至少為一極;二、強權國家侵略第三世界,但主要進攻社會主義國家;三、海灣戰爭事件後,美國得分並不多,如今法國與日本都敢向美國說「不」字;四、中國在國際問題上、社會主義問題上,我們現在要糊塗十年,趁機集中力量,將我國內事情做好,達到小康水平。達到小康水平了,什麼事好辦了;五、所以目前中國要忍,忍受幾年。

杜星垣向趙、向我們幾個談了國內幾件大事:一、國內物價因一系列改革措施將出台,使居民心裡緊張,盲目搶購,搶購糧油,搶購家電,搶購黃金手飾,此風在中小城市最熱,北京上海好些;二、明年基建投資數壓不下來,又引進一百五十億美元,折人民幣一千五百億元。國有經濟不好,所以明年物價預計增長10%打不住;三、江澤民目前不抓具體的,最棘手的問題交朱鎔基抓。朱敢抓,但得罪了下面省市與中央部門,而鄧小平處並不十分支持,真是腹背受敵,很難搞。所以朱鎔基說,我要不行,我願辭職;四、李鵬身體不行。

趙說,一個農民問題,一個物價問題,甚尖銳,未深談。

我送趙一精緻的1994年掛曆。

1994年3月2日(星期三)

下午,讀給趙紫陽從港購來的《顧准筆記》,從理想主義到經驗主義,將我吸引住了。

1994年4月14日(星期四)

洪達前日來電話說,趙回京了,過幾天去拜訪他。

昨日中午我回家,老伴說,錫華來電話說,趙約你與錫華明日上午到趙處見他。晚上落實,錫華說,是趙秘書來三次電話催辦的。

今日晨9時近30分才趕到趙處,路上堵車厲害。趙書房門已斜開,知趙在,錫華與我進去,坐兩隻大沙發上。趙坐單人沙發,穿一件白帆布夾克。我兩個多月不見他了,先自然十分關心他的健康。所以握手後,我坐定,便細細觀察他的臉色,他頭髮白了,疏了,但面色紅潤有光澤。他先說,我先去貴陽後去四川,生活待遇很高、很周到,與在位時差不多,但不讓我接觸社會。四川,一些熟人來了,司機來了,很熱情。

以後回北京聽四川一位書記來說,對他(趙)熱了不好,但四川照樣熱。錫華與我談了他離京後近三個月聽到看到的情況,趙最後概括了幾條:一、目前我黨我國存在農村問題、價格問題、大中型企業問題、腐敗問題、社會治安等五方面問題;二、現在中央採取的治理這五方面問題的措施,從根本上說,一個也解決不了;三、為什麼?根本問題是鄧小平同志思路上,經濟上放開,搞自由、開放,政治上搞集權,這兩者不協調。

如此,幹部、官員權力不受制約,腐敗問題解決不了,什麼問題也解決不了;四、怎麼辦?拖,但越拖越嚴重。只一個朱鎔基想秉公解決問題,大家恨他,出了事,沒有人保他;五、鄧的健康狀況,是國家絕對機密,連江澤民恐亦不知。1988年,鄧去上海,路上休克,誰都不知。現在有關鄧的健康,他家的人說法口徑一致:好,能散步,想1997年去香港看看,實況大家不知;六、薄一波與陳雲不一樣。陳確是自己的一種主張、一種見解,以為鄧的路線右了。薄呢,左右逢源。他的主張與陳雲一致,與陳不深交,但見風使舵。他的話不可信。

趙還說,我國不解決改革不配套這個根本問題,必表現為目前這種改革上的進進退退,如價格改革剛放開,老百姓一叫,退回去。用行政手段控制二十三種物價。

領導人現在為什麼說話、寫文章盡說空話?是不得不為。都爭取給地方、給人民一種好形象、好感,所以誰也不得罪,到處說奉承話,目的是拉選票。

在閑聊中,趙還說,收藏中國畫,做畫的生意,不只可保值,還能增值,值得投資。未來亞洲是世界經濟、文化熱點,中國畫必受青睞無疑。

談後照相,我與錫華12時回家。

1994年7月9日(星期六)

上午,依約,趙來洪達家坐,與雍文濤、杜星垣、洪達、錫華與我聊天。說了一通茶學,轉入正題。趙說,我形成一個新的看法:鄧謝世後,江、李體制,為維持已得到的權力,必政治上加強控制。經濟上呢,鄧在,這一套改革開放方針、政策不會變,怕鄧說話,不敢變;但鄧走後,不一定由於主觀上的看法,而是那時,經濟改革、政治停滯帶來的負面問題,更集中性地爆發,老幹部、老工人有意見,將抱怨歸到改革開放路線上,於是在困難面前,漸漸地,不由自主地,從改革開放路線上後退,退回到集中的有計劃的體制上去。十幾年的改革開放,便停滯了,不強調了,退回去了。

趙說,現在,領導人不是不想改革開放,但改革開放風險大,問題也很多。沒有這個魄力,不敢決斷。趙說,說來說去,是政治體制改革沒有適時跟上。我們原先又是社會高度集中型體制,與南朝鮮、台灣、新加坡不同,高度集中型經濟轉到市場經濟,政治體制改革跟不上,漏洞很多,必定產生權錢交易,這是一種官僚資本。官僚與官僚有關的人,利用官僚手中權力,取得優惠,取得優勢,可以發財,可以暴富。

趙說,資本主義國家,那些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大家可以說話,可以對執政者品頭論足,執政者天天處在公民監督之下,有人說,資本主義是在批評、漫罵中發展。

趙說,我反正在他們手中捏著,倒安全些。他們要考慮輿論。我不想那麼多了!

屋內燥熱難挨!錫華說,國內外都盯著鄧的生命。我說,中國這種政治體制下,國家的領袖,決定著國家的安全。趙說,鄧天天說,國家不要太看重我個人的作用,實際非也。杜星垣說,鄧的身體我看過不了今年,國內如此情況,大家都看著呢!等著呢!

下午7時1分,聽中央電視台新聞,宣布金日成昨日晨2時突發心臟病逝世。我以為他建國有功,但建設路線錯誤。對我國有沙文主義情緒。他今年82歲。鄧小平看來過不了今年了!

趙說,江、李盯著六個人。台上三個:喬石、李瑞環、田紀雲;台下三個:萬里、楊尚昆、趙紫陽。趙說,反正我實際上處於軟禁地位。身邊都是他們的人,只有我的家屬是我的人。說話時無奈的樣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杜導正日記:趙紫陽還說過什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