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徐文立:川普和習近平到底有什麼特殊的私人關係?

可以說,川普不參與大選,川普知道習近平是何許人的可能性,幾乎等於零。同理,川普不參與大選,習近平知道川普是何許人的可能性,也幾乎等於零。

12月1日川普和習近平在阿根廷G20會議期間進行了會談。雙方都特別重申了川普和習近平因為有什麼特殊的私人友誼、或者交情,方才得以在中美貿易大戰如火如荼的關鍵時刻會晤,並達成某種程度的「休戰」。

習近平中共方面則成功地對中國大陸民眾屏蔽了:這是城下之盟的「休戰」,期限只有90天;而且,習近平中共方面承諾了要進行全面的「痛改前非」式的改變(哪怕是再次的欺世),才得以「90天休戰」;由於屏蔽成功,在中國大陸,他們又在一定程度上地修飾了習近平外交全面失利、並一貫「前倨後恭」的頹像。

所以難怪:特習會之後,他們的御用文人梅新育會說出:「『抉擇是重要的,教訓是可以吸取的』。一旦歷史將國際經濟政治體系主導大國的責任放上中國肩頭,我們才能不至於全無準備,手足無措,以致錯失良機、陷入困境」的夢囈。之前,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才會教訓美國人學習中共,也創造美國版的「四個自信」。

那麼,人們不禁要問:川普和習近平到底有什麼特殊的私人友誼、或者交情?有的話,那是什麼樣的私人友誼、或者交情?又是怎麼得來的?這些私人友誼、或者交情,有沒有危及到雙方的國家利益?

既然,川普和習近平二位都曾經在許多重要場合,強調了他們之間有特殊的私人友誼、或者交情,我們就權當他們之間的「私人友誼、或者交情」,是真事實。我們作為局外人不可能真正知道內情;但是,一旦二位國家領導人的友誼、或者交情影響、甚或決定了雙方的國家利益和世界性利益,那就不是隱私,而是公共事務了,我們作為世界公民就有權利和責任——請這二位領導人向世界公眾說明他們基於什麼樣的私人友誼、或者交情在影響、甚或決定了雙方的國家利益和世界性利益!

合理地推想一:在2015年6月,川普以「共和黨競選者身份正式參加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之前,習近平可能並不知道川普是何人;習近平在「2008年3月15日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2010年10月18日,中共十七屆五中全會決定增補習近平為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2010年10月28日,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決定習近平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之前,川普也不大可能知道習近平是何人。

甚至可以說,川普不參與大選,川普知道習近平是何許人的可能性,幾乎等於零。同理,川普不參與大選,習近平知道川普是何許人的可能性,也幾乎等於零。

除非,當年作為地方官員的習近平與作為大商人的川普真有過特殊的私交。

合理地推想二:習近平一旦得知川普2016年當選了美國總統,做了五件超乎外交路徑的行動,才得以和川普建立了特殊的私人友誼、或者交情——

(1)習近平立即派他的經濟馬仔馬某帶著巨大的經濟誘惑、或承諾得以面見川普;

(2)習近平利用他手中的特權,及時地幫助化解和消除了川普商業王國在中國大陸的所有法律糾紛和難題;從而,獲得巨大的商業利益;

(3)習近平在川普正式就職不足3個月,2017年4月6日到訪美國海湖莊園、與川普舉行元首會晤;

(4)習近平破例在北京皇家「故宮」——乾隆居所建福宮及寶藴樓,超規格款待川普夫婦;

(5)據「知中共人士」何某透露,習近平的女兒在阿根廷G20會晤前,再次來到哈佛大學讀研,可以合理的解釋為:習近平既滿足了女兒再次升造、升值的慾望,又向美國送出了不會和美國交惡、交戰的人賚;

當然,可能還有更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