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雁北靈異事之三 又有7件靈異真事

近代雁北得勝堡百姓經歷的7件真實的靈異事件

1、雁北某縣有個李爺爺。因父母雙亡,跟一個道士長大。後來耳濡目染,也學會了一些道家皮毛功夫。年輕時常和師傅一起出去給人家祛病安宅,掙一些零花錢。

近年來,大同縣為了發展旅遊,將一座古廟重修。於是李爺爺被請去當了廟祝,長年累月地住在那座空蕩蕩的大廟裡。

聽李爺爺說,半夜裡,總能聽到大廟院子裡頭有人走動,還時不時的發出瘮人的笑聲和哭聲。那年,清明剛過。李爺爺半夜又被一陣隱隱約約的哭聲驚醒。他透過窗戶往外一眊,院子里空無一人。可他一睡下,哭聲又起,且時近時遠。一天,他終於按捺不住,想出去一探究竟。他迷迷糊糊地披了一件師傅留下的道袍,拿了一把度過法的七寸桃木劍,輕輕地出了家門。

那個夜,出奇的靜、也出奇的冷。李爺爺鬼使神差、糊裡糊塗地在院子里轉了一圈,未發現任何異象。他正打算轉身回屋的時候,突然,一股冰涼刺骨的冷風吹在了他的背上。此時,李爺爺如夢方醒,他知道,後面一定有東西。做過這行的他很明白,此時此刻,是萬萬不能轉身的,否則,頃刻間便有性命之虞。也就一瞬間,不知何物吹到了他的臉上。月光下他定睛一看,是一縷長長、黑黑、枯枯的女人長發。

李爺爺此時來不及多想,一個魚躍向前翻了出去,將手中那把小桃木劍拋往身後。緊接著,又默誦了一連串的法咒。此時,他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一個枯發遮面,衣著破爛的女鬼。

李爺爺使出渾身的道術,都無濟於事。而那個東西,卻直直地緊迫自己。李爺爺頓感在劫難逃,立馬把身上的道袍脫下,朝那東西扔了過去。然後飛身進屋,緊插門栓,躲在門後。

突然,屋外一聲尖叫。緊接著一道紅光,穿門而入,立馬化作一個身穿紅袍、手執鋼刀的赤臉大漢。那人告訴他:“若不是我經過此地,你早已命喪黃泉!此禍乃是你掃廟不凈所致。我已將此鬼斬於第十棵靈松之下!”說完,一閃而去。

三天後李大爺方醒。睜眼前,滿屋子的人都以為他不行了,正準備給他操辦後事呢。

後來,聽老一輩說,那座道觀里有一尊巨大的神像,後面竟然有一個女子懸在半空。她已上吊數十年了。由於神像高大,翻修時工人疏忽,竟然無人知曉。

2、文革時期,雁北某公社興修水利。工地上有架照相機,買回來很長時間沒人會用。轉業軍人王栓柱在部隊學過攝影,這部相機就他會弄。到哪兒都背著,威風凜凜、神氣十足。

這天,在工地食堂幫工的那位後生,悄悄求他給照張相。栓柱痛快地答應了,說著就領他到山坡背陰處找了個景,“咔嚓”照了一張。

相片洗出來一看,栓柱嚇得“啊”地一聲扔在了桌上。原來照片上有個年輕閨女在一棵老榆樹上吊著,那閨女梳著兩條長長的麻花辮,上身穿一件紅色的褂子,下身是一條藍色的褲子。瞪眼吐舌,極其恐怖。

栓柱馬上去找工地趙主任報告,趙主任50多了,比他老成,看完照片鎮定地說:“你也真是的,照相機對著個弔死鬼都沒發現?”

栓柱說:“照的時候很正常呀,誰知道沖洗出來,咋就變成了這樣?”趙主任沉思片刻後說:“弔死鬼搶鏡頭,這裡頭肯定有冤情。這事你不要聲張,咱們先向當地公安部門報告後再說。”

果然不出趙主任所料,時間不長,就有一位老大娘前來工地尋人,說是閨女玉梅出來好幾個月了沒有消息。大娘說:“閨女從家出來之前,不知是咋了,每天愁眉苦臉,跟丟了魂似的。那天她跟我說來工地找她的對象,我問她啥事也不說。她出來時穿的是紅褂子,藍褲子,塑料底黑布鞋。”

栓柱聽了驚訝萬分,脫口就問:“是不是梳兩條大辮子?”

大娘問:“是呀!莫非你見過她?”栓柱趕緊掩飾說:“沒,沒,我沒見,是我猜的,一般農村閨女都是這樣的打扮。”

栓柱安頓好大娘後,直接去找趙主任,趙主任聽完他的彙報後也驚訝不已。照片上的人與老大娘說的完全一致,可以斷定,死者就是大娘的女兒玉梅。趙主任說:“根據情況,死者的屍體很可能就在你照片上的背景地,特別是那棵老榆樹下。”

他倆急匆匆地來到那棵榆樹下,發現樹下有活土。新土的蒿草與周圍明顯不同,說明土裡肯定有問題。趙主任顧不上請示公社革委會,立即電話通知縣公安局。

公安局行動迅速,很快就派來刑偵科長和幾名警察,又從工地找幾名民工,刨開榆樹下的新土。沒費多大的勁,就挖出了照片上女人的屍體。因為離立夏還有一段時日,屍體還沒有腐爛,繩子還在脖子上套著。

被逮捕的民工張二虎在人證物證面前,如實交待了犯罪經過。原來他來到水利工地時間不長,就與一位女民工勾搭上了。為了擺脫玉梅的糾纏,凶殘地用麻繩勒死了她。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張二虎很快就被伏法。

3、聽表姐夫說,那年冬天他跟徒弟開車去大同煤礦拉煤,連夜跑車,等快到礦上的時候已經凌晨五點了!

雁北晚間路上車少,正當他們下了油路,開在一條小路上時,突然起霧了。按說冬天起霧也是常事,但這霧起的蹊蹺,因為來的太快了!而且瞬間周圍的空氣變得陰冷,隔著車窗玻璃都能夠感覺到那種徹骨的寒意!

須臾,霧就直接籠罩了他們的視野,就連天上的月光都被遮的看不清了……本來疲憊萬分的姐夫,當即就清醒了。那年姐夫五十多,也算是見多識廣,開了半輩子的車經歷過的事情太多。他看這霧來到這麼急,氣溫降得這麼快,感覺此事絕不尋常,當即決定等霧散了再走,於是就地停車,點上一根煙歇息。

前後也就三四分鐘的功夫,能見度就剩四五米了……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是那種很整齊,又很沉重的腳步聲:“撻,撻,撻!”

姐夫跟徒弟瞬間汗毛就立起來了!他夾著煙的手在顫抖著!接著他倆看到了這一生都難忘的一幕:一堆臉色不清的人,穿著古老而滄桑的甲胄,手持古樸的青銅長戈,步伐整齊地從他們前面走過。所有人都直視前方,像是在巡視什麼。那一瞬間姐夫差點尖叫出來,手上的煙頭直接掉在了腳面上!

時間很短,也就幾十秒的時間,那隊甲胄兵就過完了,但姐夫彷彿經歷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直到他的布鞋被煙頭燙出了一個洞燒到腳趾頭了,一聲痛呼才驚醒過來!

霧慢慢地散去,月亮又重新照在了頭頂。姐夫說,我們這是遇到了陰兵過道了……

等他們路過得勝堡,來到舅舅家說起此事,舅舅們都說,他們剛才經過的那個地方,從前是好幾個朝代的兵營!

4、民國時,得勝堡有個老人突然過世了,家裡人在過世老人的腳踝上用黑炭塗抹了一塊印記(那時大多數人家都這麼做,為的是轉世後好認)。

後來,過世老人的孫子誕生了,全家人欣喜若狂。蹊蹺的是,這個剛出生的嬰兒腳踝上也有一塊黑斑,跟爺爺過世時用黑炭塗的形狀一樣。有人說這個孩子是爺爺投胎回來的,家人都挺開心。

男孩三歲時。一天,他突然走進爺爺生前的房間,搬來小凳爬上了櫃頂,站在櫃頂上,摘下一個相框子,後面竟然有個四方形的窯洞,洞里有個方形小匣子。正當男孩要把匣子取下來時,他媽進來了,一進來就是一頓臭罵:你爬高上低地瞎翻甚呢?……正想把他抱下來時才發現:咦,這兒咋會有個窯窯呢?還有匣子!

看到媽媽進來了,小男孩不緊不慢,反而回罵:愣貨,我放在這兒的東西都五六年了,你們都沒有發現?再不拿出來就漚爛啦!緊接著把匣子抱了出來。

媽媽聽得一頭霧水:你在說甚呢?不要拿你奶奶的東西!小男孩淡定地說:你去把我奶奶、我爹、還有我叔他們都叫過來,我有事要安頓。媽媽細思極恐,該不會被鬼附身了吧,於是趕緊去把他們都叫了過來。

小男孩對著幾位大人揭開盒子,裡面有好幾張大同銀行的存單,存單上的戶名都是爺爺的名字。全家人都驚呆了。追問男孩,你咋就知道這裡頭有存單?男孩說,存單是我放的,我當然知道在哪,存單里的錢是我以前一點一點積攢下來的。接著,男孩說出他以前做過的一些事,雖然並不詳細,但都能說個大概,人們都驚詫萬分。

5、有一年,得勝堡有家人要翻修房子,找來許多村民幫忙。他們在院子里挖土時,發現土層里有齊整的青磚,下面好像是個墓。農村人對鬼神非常敬畏,很忌諱這種事,於是有人提議停止翻修,把土填回去,再燒紙焚香敬一下,算是道個歉吧。但有人見利忘義,覺得有墓就有陪葬品,說不定還能發財,於是就繼續挖了下去。當他們掘開一塊青石板時,下面密密麻麻地擰著一團小蛇。有人認為這絕非什麼好兆頭,紛紛勸他們放棄。但幾個膽大的不肯罷休,還要繼續干。他們用鐵鏟把蛇鏟了出去,那團蛇見了陽光不一會就全死了。

這時,這家人的老婆突然出了問題。她開始像得了魔怔了一般,用牙齒把自己的嘴唇咬的血肉模糊,然後昏倒在地,牙關緊閉。眾人都說是遭報應了,於是紛紛勸阻開挖,請來的人只好把石板和青磚又都填了回去。東家又從供銷社買來上好的香紙,祭拜了起來。果然沒過多久,東家的老婆就沒事了。

6、在雁北,如果小孩兒夭折是絕對不能用棺材的。所以大多數人會把去世的小孩兒扔在荒山野嶺,任憑野狗吞食。也有的人覺得於心不忍,會簡單挖個坑把孩子埋了。

那年,有個木匠覺得即使孩子死了,畢竟也是親生的,心裡多少有些過意不去。而且自己有手藝,就花功夫給去世的孩子做個精緻的小棺材。

結果,這木匠的孩子接二連三地夭折了,有的出生沒幾天,有的剛過周歲,最大的一個才四五歲……所有的去世的孩子他都給準備了棺材。

後來,木匠的老婆又懷孕了,臨近生產。木匠在田裡勞作,天色漸晚,聽見樹上嘰嘰喳喳的聲音吵著要去領小木盒子……木匠覺得事情不妙,回到家中發現老婆已生下孩子,直接抓起剛出生的孩子給摔死了,屍體隨即一把火燒了。此後,木匠的老婆又連生兩子,都健康長大。

以前的人認為,小鬼投胎然後又很快死去是為了誆人、領個棺木。如果死後,扔在荒山野嶺或者焚燒,不得善終,就不敢再輕易投胎誆人。

7、按老一輩人的說法,動物在房子住久了會沾染人的靈氣,如刺蝟,黃鼠狼,還有蛇。有一年,得勝堡有家人拆房。房子是老房,住過好幾輩人。工人們拆到房頂時,突然從上面掉下一條蛇,蛇有胳膊粗細。那家人一看就慌了,停工叫村裡的陰陽先生來看。陰陽先生讓大家趕緊燒香作揖,然後恭恭敬敬地用竹竿挑到地里放了。

工人們放了一天假。第二天開工,眾人推牆時,“轟”地一聲,露出一個罈子。打開一看,滿滿一罈子金元寶。人們頓時炸了鍋,那個人不想趁撈幾個,一罈子元寶眨眼就沒了。等主家過來,現場就只剩下一個碎成幾瓣的罐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聽老綏遠韓氏講過去的事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