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張林:人間地獄——中共國看守所的過堂

中共各地看守所一般都有過堂的規矩,以前是很殘酷的,足以把人打成殘廢,甚至把人活活打死。

中共各地看守所一般都有過堂的規矩,以前是很殘酷的,足以把人打成殘廢,甚至把人活活打死。

當一個人被推進光線暗淡的牢房,面對一群面目猙獰、目光兇狠的傢伙,都會膽顫心驚。儘管我曾經有十幾次被塞進陌生牢房的經歷,但是每一次我還是感到充滿恐懼。

因為我永遠不知道一分鐘以後會發生什麼?會不會有一群人衝過來打我?

儘管中共國的空房子很多,但是牢房總是異常擁擠,經常人均擁有面積不足一平方米。僅僅為了爭奪睡覺可以翻身的地方,就足以讓囚徒們長年累月充滿了相互仇恨,經常進行殘酷的鬥毆。

所以殘忍的過堂,就是中共人為造成的空間緊缺,而產生的副產品。

在進入蚌埠看守所之前,我雖然也曾經多次在南方因為偷渡台灣香港而被關押過,但是由於牢房不太擁擠,所以囚徒們矛盾不大,也很少有過堂。

為了讓新來的囚徒服從命令,甘於擁擠地睡在地上,刷廁所,干苦工,把所有好處都給老囚徒,看守所的過堂往往會越來越殘忍。

而且早期的看守所,晚上只有兩個看守值班,他們往往喝的醉醺醺的,即便有什麼事情,也不願打開牢門處理。所以過堂,一般都是晚上進行。

新囚徒會得到指示,蹲在廁所旁邊幾個小時。到了晚上,號頭開始詢問,常常會有兩個打手站在新囚徒旁邊,隨時拳打腳踢。

如果新囚徒反抗,那就所有老囚徒一擁而上,牢房叫大夥擒拿,那往往會把人打成重傷。當然,新囚徒一般不敢反抗。

據說過堂的規矩,與中共軍營十分相似,因為老兵要敲詐勒索新兵,必須先把新兵打服。新兵都會在很長一段時間,遭到老兵的殘酷毆打。

在我被押進號房之前,看守所把18號的三個牢頭獄霸都調走了,安排了兩個犯錯幹部對我進行包夾。但是時間久了,一些有江湖混世經驗的囚徒陸陸續續進來,他們漸漸恢復了傳統,對新來的囚徒進行過堂。

那時幾乎每個新囚徒都會遭到毆打,所帶來的財物遭到洗劫,另外每個月家裡送來的生活費,也會被勒索一部分。

老囚們常常談到,我們隔壁的17號,一個姓薛的混世的,直截了當就把牢房當成他的王國,每天囚徒們要向他下跪請安,一切都得聽他擺布,他成了17號的毛澤東。

如果他對誰不高興,一整天都不允許這個人使用廁所。

一個禮拜天,一直奔走在公檢法,為薛主席獲釋送禮的哥哥,拿著釋放單來到看守所。但是看守所要求他第二天再來領人。

當天晚上,一個已經在派出所被折磨審訊了幾天的傢伙,搖搖晃晃被塞進了17號。按照慣例,大家開始過堂,把他當成沙袋拳打腳踢。

當夜他就被無聲無息地打死了。那個時代,看守所每年都有人被打死。

薛主席當然是該案主犯,和另外兩個主凶都被判處死刑,號房裡的所有其他二十個人也都被因此被判刑或加刑。其中最輕微的是四年,因為他也用手指頭彈了受害人兩下子。一下子兩年徒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