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破四舊」造成文物古迹的慘重損失

毛在鼓動、利用紅衛兵們造老乾們的反的同時,一刻也沒有忘記鼓動利用“紅衛兵”、“造反派”們來攻擊被毛一向視為心頭大患的知識份子。毛就像給老乾們戴上“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大帽一樣,又給知識份子們扣上“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的大帽。任由紅衛兵們姿意批判、凌辱、醜化。他們被說成是一批四體不勤、五穀不分、不學無術的寄生蟲、蘇修特務、外國間諜,說他們知識越多越反動。知識份子們和老乾們一樣,被揪斗、被抄家、被掛牌遊街、被關“牛棚”、被隔離審查、被迫寫無窮無盡的交待、檢討。到後來有的被關押、被判刑、被“勞教”;有的被遣送工廠、農場、農村、“五七幹校”從事繁重冗長的體力勞動,以摧殘他們精神和身體,剝奪他們獨立思考的時間和精力。許多知識份子被搞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精神失常。

一九六六年六月,在毛的指使下,人民日報在《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論中,向紅衛兵提出“破四舊”的號召;同年八月召開的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通過的《關於文化大革命的決定》中又肯定了“破四舊”的提法(四舊指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和舊習慣),自此在毛和中央文革小組的鼓動之下紅衛兵們在全國掀起了“破四舊”的高潮。從一九六六年中直到一九六八年底紅衛兵們被毛趕去“上山下鄉”為止的兩年多的時間內,在破“四舊”的名義下,全國有無數沉澱著中華民族四千年文明的文物古迹被徹底摧毀和損壞、全國有無數珍貴的典藉(其中包括許多孤本)、文藝作品、科技著作、許多國寶級的藝術珍品、文物、字畫、書法作品都被毛教唆、鼓動的紅衛兵們付之一炬而灰飛煙滅;或是被當作廢紙送往造紙廠作造紙的原料。毛髮動的“文化大革命”給中國的歷史文化造成了無法彌補、不可逆轉的慘重損失。這種對中國歷史、文化、傳統的破壞,其範圍之廣、程度之深,在人類歷史上都是史無前例的。在這方面就連希特勒和他的納粹黨徒、斯大林和他的“克格勃”、日本軍國主義份子都難以望毛的項背。

原來遍布全國各大小城鎮甚至鄉村的祠堂、廟宇、道觀、古建築、陵墓、歷史遺迹除個別被軍管加以保護的之外幾乎蕩然無存。就連地處大西北人跡罕至的沙漠之中的名勝古迹月牙泉都不能倖免。筆者早幾年曾到該處旅遊,據導遊介紹,月牙泉南畔岸上原有一百多間歷代修建的廟宇、道觀及樓台亭閣,在“文革”期間俱被造反派、紅衛兵們焚毀殆盡,現在看到的都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重新修建的仿古建築,除能供遊人觀賞外,已不具備原來的歷史、文物和研究價值了。

從“文革”開始全國各地紛紛成立了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紅衛兵”組織(以大、中學生為主)、“造反派”組織(以工人、職員、幹部、農民及一般民眾為主)。全國各地的“紅衛兵”和“造反派”基本上分成兩派:一派是要造當地各級“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的反;另一派則是要保當地各級當權派。他們為此,以及為爭當毛主席無產階級革命路線的忠實執行者的名聲而彼比爭吵、爭鬥。在以江青有首的中央文革的唆使挑動之下,這些爭吵爭鬥在許多地方發展成武鬥。

到一九六七年一月上海市的造反派和紅衛兵們在毛和中央文革的背後支持慫恿之下,從上海開始在全國範圍內掀起了一場奪權風暴(史稱“一月風暴”又稱“一月革命”)。在這場向全國各地各級老乾們奪權的風暴中,各造反派之間為奪取、瓜分從老乾們那裡奪取的各種權力進行了大規模殘酷的武鬥。武鬥所用的武器由開始的棍棒、刀具發展到使用各種槍炮甚至出動裝甲車、坦克的地步。從一九六六年中開始到一九六八年底才基本結束的兩年多的武鬥中,不僅在武鬥雙方造成了大量傷亡,而且也給無辜民眾帶了巨大的災難和重大的傷亡。

武鬥使得大量的武器彈藥流散到民間,對民眾的安全形成巨大的隱患。筆者有一位朋友在一九六七年的一天,正坐在家裡二樓鄰街的一個房間看書,不料禍從天降,樓下街上的小孩玩不知從哪裡弄來的手榴彈,不小心突然爆炸,彈片飛到二樓朋友的房間,將朋友的一隻眼完全炸瞎,更要命的是幾塊小彈片穿進朋友的胸膛,擊中了朋友的心臟。當時立即被送往湖南醫學院附屬一醫院急診室搶救。醫院已向家屬下達了病危通知書,當時的情況家屬、醫生都認為搶救無望。院方已要求朋友的單位和家屬安排後事。然而奇蹟出現了,經醫生手術後,朋友居然活了過來,只是一隻眼已失明,至今心臟內仍殘留一極小彈片,因太靠近心臟中心無法取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