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習近平重要講話 釋放哪些大信號?

——迷霧漫漫前途艱難—評中共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

中共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的講話,不會對中美談判有多大的影響,但卻意味著在中國現有體制內真正的改革開放已經難上加難,中共為了統治利益早已經不可能主動改革。2019,倒逼中國改變的主要因素,或許依然是將持續且加劇的經濟和社會危機,以及外部的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和其它不得不在中美衝突中選邊站的發展中國家帶來的集體壓力。

中國大陸網上熱傳圖片

概述:中共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的講話,不會對中美談判有多大的影響,但卻意味著在中國現有體制內真正的改革開放已經難上加難,中共為了統治利益早已經不可能主動改革。2019,倒逼中國改變的主要因素,或許依然是將持續且加劇的經濟和社會危機,以及外部的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和其它不得不在中美衝突中選邊站的發展中國家帶來的集體壓力。

屋內是表彰和表揚,屋外則是股市的千股飄綠。

這就是剛剛過去的一天。中共中央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召開的日子。

在中國過去的這40年里,還從來沒有一個大會像這次一樣,既被人們深切期待,又不被人們抱有很大希望。

期待,是人們依然期望著中國能夠走向更大的改革開放,真正融入世界,更重要的,是期待明年的經濟能夠向前,不要再繼續大幅度下行。

不抱有希望,則是因為很多人看到了中共這些年走過來的路,特別是今年以來黨權強化、對民企持續打壓以及對美國等國家戰狼式怒懟,似乎已經證明了讓中共自己主動改變已經很難。

這一天,幾乎每一個中國人都在不同形式的關注著這次大會透露出來的官方的信息,但是同時,中國股市用腳在投票,最高時上證指數跌了1.25個百分點。也許,在過去中國股市與經濟經常南轅北轍,但是在即將過去的2018年,中國股市很好的代表了中國投資人對未來的信心和對經濟現狀的判斷。

有財經人士將大會上習近平發言主要內容,總結成下面幾句話:

1、中國未來可能“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

2、必須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

3、該改能改的堅決改,不該改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4、創造讓世界刮目相看的新的更大奇蹟

5、堅持一帶一路,支持非歧視性的多邊貿易體制

6、中國40年成就不是別人恩賜施捨的

或許,股市暴跌,就是因為人們認為聽懂了那句話“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這句話也成為全球各大媒體重點關注的“金句”。

如果有人認為這是杞人憂天,那麼當天,外交部發言人對這句話的解讀或許更有代表性。

記者問:據報道,美國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稱,美中貿易談判的目的不僅是讓中國購買更多美國產品,更重要的是中國需要進行結構改革。你對此有何回應?

華春瑩回答“至於納瓦羅先生說中國需要進行結構改革,我想建議納瓦羅先生以及抱有他這樣想法的有關官員或人士,認真地研讀習近平總書記今天上午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發表的重要講話。”“改什麼、怎麼改必須以是否符合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總目標為根本尺度,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今年以來的貿易戰,讓人們越來越清晰的認識到了什麼是“結構性改革”以及對中國消費者意味著什麼。

最典型的是5月份的時候,中美雙方火熱溝通的時候,中共官方5月22日宣稱,要降低汽車進口關稅“有利於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大多數中國人通過商務部的公告才發現一輛進口28萬的汽車為什麼要花90萬購買,關稅、消費稅、國有的4S銷售體系的盤剝……。然後,為了“報復美國”,7月份汽車關稅漲到了40%,而世界主要品牌汽車,包括通用汽車、寶馬、賓士、特斯拉等都在美國生產和直接出口,這意味著它們一起被提高關稅,並將此轉嫁到了中國消費者頭上。

就在幾天前,中共官方宣稱根據G20“川習會”達成的協議,把此前對美的關稅從40%降低到15%,當天特斯拉連夜宣布降價10萬元。

用中共官方的話講,中國改革已經到了深水區。一絲一毫的改變已經無濟於事,原有的對國際多邊貿易體系的堅持的同時對貿易夥伴不平等的待遇,包括強制技術轉讓、盜竊知識產權、通過低人權和低環保優勢傾銷、貿易壁壘和非貿易壁壘等恰恰是歐美日等對中共反目、以及拒絕華為的根本原因。也就是納瓦羅所稱的“結構性問題”。

無疑,進行結構性改革,有利於倒逼國內的全面改革,“有利於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但是也必然會觸及“社會主義根本體制”。黨和人民的利益發生了衝突,中共會服從誰的利益呢?

日前,在斯德哥爾摩中國論壇上,有代表發言說:“我們完全低估了中共加入WTO的結果。他們沒有變得像我們;相反,我們變得像他們了。”

從中國內部改革來說,評論認為“不是因為中國人不夠聰明、勤奮和冒險,而是這些精神長期被束縛在制度和文化的藩籬中”。中國的才智與創造力在言論和學識自由時爆發,市場經濟只是釋放了他們的勤奮和冒險精神。

無疑,今天,只有涉及到深層的中國經濟和政治體制方面的深層改變,才可能釋放“中國的才智與創造力”,才能真正的改變現在依賴的不斷投入資金、拉高槓桿的經濟增長模式,才能從世界工廠真正的變成世界創新工場。

然而,在40周年大會裡面,我們沒有看到這些方面的信號。儘管有一些相對積極的話語,如堅持改革開放,堅持供給側改革等等。但是對於期盼擴大改革,讓中國真正融入世界的人們來說,這些話無疑是老生常談。人們期待的回顧基礎上的更大步伐,而不是簡單的緬懷一段歷史。

而且,更讓外界擔心的是,“反革命”這一沒有法治精神的詞,現在再次出現。周一,中共黨報《人民日報》全文刊發了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編寫的《改革開放四十年大事記》,分析家們普遍認為,這是中共官方對過去四十年歷史的權威定調。在談到1989年”六四”屠殺事件時,又使用了”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

最近兩天,中國大陸的網上也在熱傳兩張圖。

一張是《財經》雜誌封面,黑白色的、憂鬱的鄧小平畫像。評論指:“沒有紅色的慶祝,只有暗灰色的擔憂。冷峻的目光,注視著左方!”

時至今日,大陸很多人並非認可鄧的“六四屠殺”和在經濟改革的同時堅持毛澤東政治路線,而更多的是試圖借鄧小平表達一種期待和一種情緒。這是這片土地上,人們的特殊智慧。一如當年“文革”最後一年,人們借盼鍾馗打鬼,期待結束中共掀起的“十年浩劫”一樣。

《財經》封面,憂鬱、深沉,眼睛盯著左前方的鄧小平

此前,人們甚至試圖在中共的深圳特區報紙上找到鄧小平的名字。而這次中共中央紀念40周年改革開放的講話文字稿發布後,評論認為,中共現在甚至是很不情願的再提起鄧小平。

同時流傳的還有一張圖片,是關於2019年的前途預測。評論稱“2019年,也許是未來十年最艱難的一年,也許只是最艱難的十年的開始。”

12月17日,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向松祚的一個視頻被中國億萬網民瘋傳。演講中,向松祚指出中國權威的研究機構分析中國GDP或是負數,樂觀的也僅1.67%,遠非官方公開說的6.5%。他指出,面對未來,最需要實施的實質性改革:“稅改、政改、國改”,即改革稅收體制,改革政府體制,改革國家治理體制,改革教育科研體制。

有好事者把他的演講做成了文字稿,也廣為流傳,但是有意或無意的刪除他了最後的那一句講話:“後天要召開今年改革開放40周年的隆重大會,我們拭目以待,能不能在這個大會上能夠吹響進一步深化改革的號角,能不能在這些改革方面取得突破性的進展?

“如果沒有,我最後的結論是,中國經濟將陷入一個相當長期的、非常非常困難的結局。(被刪除)”

從我個人判斷來說,我此前的分析認為,中共經濟和社會現狀處於前所未有的危機,特別是經濟嚴重下行以及同時面對的大規模失業,這是中共要在中美談判中要求給予90天的緩刑期、並且不得不做出大幅讓步的根本原因。也就是說,我認為習近平對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的講話不會對中美談判有多大的影響,但是這次講話卻意味著在中共現有體制內進行真正的改革開放無疑於難上加難,中共為了統治利益已經不可能主動改革。

前途漫漫,迷霧重重。

2019,倒逼中國改變的主要的因素,或許依然是將持續且加劇的經濟和社會危機,以及外部的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和其它不得不在中美衝突中選邊站的發展中國家,帶來的集體壓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