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共國奇葩 不讓百姓住賓館和飯店

北京民族飯店(網路圖片)

1995年北京電視台開了一個“北京特快”,頭一個被曝光的節目就是北京人憑北京身份證住不了北京旅店。節目負責人張錦力問我:“一直是這樣嗎,你是老北京知道的多。”

“當然了,甭說住旅店,就是你們家住個親戚,都必須跑到居委會去登記。”

直到八十年代中期,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人也不敢輕易邁進賓館飯店一步。儘管早就開放了賓館飯店的廁所,可老人們寧肯憋著也不進去。

那個時代級別森嚴,縣處級出差乘坐硬卧,副廳局級以上出差可以乘軟座軟卧,廳局級出差可以乘飛機。平頭百姓出差乘不乘硬卧還要看距離,住店更是慘兮兮,一律聽從組織調遣,讓你住東就住東,讓你住西就住西。那時北京站一出站台口有塊“北京市旅店介紹處”的招牌,還立著一個木製亭子,出差者排著長隊,亭子里的人驗過單位介紹信後才給開一個單子,上面寫著旅社的名字,拿著單位介紹信和那個單子,旅社才給安排住宿。住哪兒不住哪兒,完全是喬太守亂點鴛鴦譜,弄不好就得去住地下室防空洞。

在改革開放之前,北京的大飯店並不多,民族飯店與北京、前門、新僑、和平、六國、西苑、香山並列號稱京城的“八大飯店”。那時的八大飯店住的全是公費買單的大官老爺,平頭百姓甭說沒錢住不起,有銀子也不讓你住。六十年代初,有一次我從東安市場出來後,出於好奇大著膽子走進了“神秘”的和平賓館。誰料剛一進門,就被人轟了出去。都說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老秦比大禹更牛逼,一家四代十幾口子斜對著華僑大廈比鄰而居了好幾十年,竟沒一個人邁進過半步。

據北京飯店常務副總經理譚東方介紹,想要住進北京飯店先要到北京市第一服務局先開介紹信,你是在北京飯店,還是在民族飯店,具體住在那個飯店還得第一服務局分。如果成功開到介紹信,然後拿介紹信到飯店住宿。

著名京味作家、北京晚報記者劉一達曾在作品中透露,“八大飯店”當時直接歸北京市政府飯店辦公室管理,屬於事業單位,主要負責中央和北京市的會議接待任務,不接待社會散客,您要是外地客人,想住飯店得拿著省市自治區開的介紹信,看你是什麼級別,然後讓你到市政府飯店辦公室換信,才能進門。

那時全國的賓館飯店說白了就是政府的官員接待處,也沒有經營任務。1962年,中央召開七千人大會,各省市的代表住在“八大飯店”。飯店處於一級警衛,封閉式服務,飯店300多員工一律不許回家,吃住在飯店,以確保代表安全。這種以會議接待為主的情況直到上世紀80年代才改變,從那時起,才開始接待國內外散客,老百姓才開始能住上賓館飯店。

1979年4月10日,港商霍英東投資5000萬美元,提供管理、技術,廣東省政府提供建材、土地和人力在廣州沙面興建34層高的白天鵝賓館。這是我國大陸計劃建設四大城市八大賓館中的第一份合作協議書。

白天鵝賓館建成後,霍英東主張賓館和世界接軌尊重普世價值向市民百姓全方位開放。此舉幾乎遭到了酒店上下“中國特色”的一致反對。白天鵝賓館副總經理彭樹挺說:“我們都想不通。‘四門大開’,階級敵人就很容易搞破壞了,既擔心客人安全又擔心設備損壞”。霍英東說,什麼壞了我就給你們買什麼,不用你們花錢。”雙方爭執不下,霍英東的秘書柯小琪給楊尚昆打電話,楊尚昆說:“轉告白天鵝霍英東先生,過去的酒店賓館越蓋越高級,越來越森嚴壁壘,不讓老百姓進去。現在改革開放了,廣州是個試點,應該讓老百姓進來,四門大開。

正是有了楊尚昆的一句話,才陸陸續續讓全國的賓館飯店學起了白天鵝賓館,向民眾敞開了大門。從此,不讓老百姓住賓館飯店的歷史才被改寫。要吃糧找紫陽,要吃米找萬里。老秦建議應再加上一句,要住賓館和飯店,請找楊尚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