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李文足一開門 呼啦啦湧上來十幾個人 …

要是照著以前國保的手段,已經是三五個大漢堵住家門,這次樓道靜悄悄。 在推開一樓單元的大鐵門之前,文足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推門。 突然,呼啦啦湧上來十幾個人......

大批國保在李文足住所外把守,阻止其到天津聽審。(互聯網)

李文足王峭嶺在網上發文,交代今早被國保阻撓出門經過:

今早5:30,我跟李文足穿上了厚厚的棉服,我們沒坐電梯,從8樓走下去。

要是照著以前國保的手段,已經是三五個大漢堵住家門,這次樓道靜悄悄。

在推開一樓單元的大鐵門之前,文足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推門。

突然,呼啦啦湧上來十幾個人。攝像機,閃光燈亮了,原來是記者。

也有一些舉著手機,戴著口罩,故意用身子擋著文足去路的,是國保。

仔細一看,還是記者少,國保多。

石景山國保頭子陸凱的臉被羽絨帽子包得嚴嚴實實。他湊在文足臉前,一改凶神惡煞的樣子,殷勤地說:走吧,我送你去天津。但是案子是非公開審理,你去了也聽不了。我送你去,坐我們的車!」

文足立即堅定地拒絕:「我不會坐你們的車去!而且就算不公開審理,家屬也有權利旁聽。還有,這個通知不歸你通知!」

陸凱說:「我有正式通知呢,我拿給你......」陸凱裝模作樣地回到他的車上,打電話去了。過了大概有十分鐘,通知沒拿來,幾個凶神惡煞的小區保安出現了。他們粗聲大氣,把記者們一個勁兒地往外趕。我跟文足也一起走,卻被兩個女國保用身體堵住我們的去路。我真想把她們推開,但心裡一再囑咐自己不要衝突,不要給國保找借口。

我們躲避著女國保,向南門走去。一輛車在黑暗中慢慢地跟在我們身後。往南門走有警察,有警車,出不去。我倆改朝東門走,另一輛國保的車守在前面等著。迎面看見陸凱。他還是說:「我陪你們去,我陪著你們還不行嗎?」

同時打電話:「去東門等著我。」

這個小區有6個門,現在確定四個門都被警察把守了!

陸凱一直跟著。

我倆從東門往南門走去,在小區里故意繞了一大圈子。到了南門,大門外幾輛車閃著燈,一輛我們認出來是記者的車,還有的是國保的車。

這時陸凱接了一個電話,他拍胸脯說:「放心吧,這次絕對不衝突,不動手,不造成壞影響。我一直陪著她倆......」

我跟文足不死心,又折返去了北門。北門臨街是條小路,只要東西兩頭一堵,依然是出不去。遠遠地我們就看見一輛車亮著車燈,發動機在嗡嗡作響,顯然是隨時可以上路的。

這時我看了眼手機,已經6:44了,肯定無法到達天津了,我倆也凍透了,只好回家了。

李文足

王峭嶺

2018年12月26日早8:00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