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孫中山普陀山親睹靈異事

1916年8月25日,國父游普陀山,攀佛頂山天燈台,登高放覽。此時海風習習,涼爽怡人,煙螺數點,無比清勝。 國父獨徘徊忘返,而忽見奇景異物,驚詫不已。遊覽歸來,在慧濟寺方丈室,命陳去病先生代筆記錄所發生的事,並將自己所佩「月白風清」印章蓋上,原文留在寺內。

普陀山

1916年國父孫中山先生率胡漢民、鄧家彥、朱卓文、陳佩思、周佩箴、戴季陶、陳去病等先生,赴杭州、紹興、寧波考察後,又因視察象山、舟山軍港,順道旅遊了普陀山。

1916年8月25日,國父由普陀山慧濟寺住持了余方丈陪同,攀佛頂山天燈台,登高放覽。此時海風習習,涼爽怡人,煙螺數點,無比清勝。國父獨徘徊忘返,而忽見奇景異物,驚詫不已。

遊覽歸來,在慧濟寺方丈室,命陳去病先生代筆記錄所發生的事,並將自己所佩“月白風清”印章蓋上,原文留在寺內。這一段文字甚至出現在一些佛教書籍:“……旋赴慧濟寺,才一遙矚,奇觀現矣!則見寺前恍矗立一欣偉牌樓,仙葩組錦,寶幢舞風,而奇僧數十,窺其狀,似乎來迎客者。殊誅之儀,觀之盛,備舉之提。”

1934年,普陀高僧印順法師,寫過《游普陀山志奇》的由來一文,收集在《南海普陀奇聞錄》中,並曾發表在《佛教日報》上,一時轟動佛教界。因為記載了孫中山先生游普陀的親歷事件。

佛教界樂於引述上面這段文字,以表示國父也曾見過與佛僧有關的靈異現象。1936年11月,《逸徑》半月刊發表了馮自由先生寫的〈孫中山先生“游普陀志奇”跋〉,文中說:“謂當登山時,中山先生遙見慧濟寺前雲光繚繞,有無數僧人盛服排列其上,類出迎狀。”1953年12月,鄧家彥先生在台北一枝廬寫的《國父游普陀述異》一文中說:“至若蜃樓海市,聖雲物異,傳聞不一而足,目睹者又言之鑿鑿……國父口講指授,目炯炯然,顧盼不少輟。”1981年,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的《南海普陀山奇聞異錄》一書,作者為普陀山普濟寺知客僧煮雲法師,書中說:“國父孫中山先生於民國5年8月與胡漢民等諸先生來山,在佛旋山,國父睹靈異。”

然而國父這一段文字之後的目擊記錄卻被忽略,實在可惜,因為它才重要,現在讓我們來看看國父是如何寫的:

“轉行近,益瞭然,見其中有一大圓輪盤旋極速,莫識其成以何質?運以何力?方感期間,忽杳然無跡,則已過其處矣。遂詫以奇不已。余腦臟中素無神異思想,竟不知是何靈境?”

這段文字數十年來當然會被忽略,因為“無法解釋”,現在我們依文來做個考據:

一、國父在近距離清楚地(轉行近,益瞭然)在空中見到一個大圓輪;

二、此圓輪盤旋相當迅速;(盤旋極速)

三、國父不知那個空中大圓輪是什麼物質製造的;(莫識其成以何質)

四、也不知此圓輪是用何種力量運行的;(運以何力)

五、國父正在感到疑惑時,此物突然杳然無跡而消失;(方感期間,忽杳然無跡)

六、國父一向沒有怪力亂神的想法,卻無法解釋方才所見(余腦臟中素無神異思想,竟不知是何靈境)。

由以上幾點,已知國父將大圓輪的種種說得十分真切、具體,它的形狀、速度和消失情況。

附:保存在普陀山有孫中山親筆簽名的《游普陀志奇》原文:

“余因察看象山、舟山軍港,順道趣游普陀山。同行者為胡君漢民、鄧君孟碩、周君佩箴、朱君卓文及浙江民政廳秘書陳君去病。所乘建康艦艦長則任君光宇也。抵普陀山,驕陽已斜,相率登岸。逢北京法源寺沙門道階,引至普濟寺小住。由寺主了余喚,將出行。一路靈岩怪石,疏林平沙,若絡繹迎送於道者。紆迴升降者久之,已登臨佛頂山天燈台。憑高放覽,獨遲遲徘徊。己而旋赴慧濟寺。才一遙矚,奇觀現矣!則見寺前恍矗立一偉麗之牌樓,仙葩組錦,寶幡舞風,而奇僧數十。窺厥狀,似乎來迎客者。殊訝其儀觀之盛,備舉之捷。轉行轉近,益瞭然。見其中有一大圓輪,盤旋極速,莫識其成以何質,運以何力。方感想間,忽杳然無跡,則已過其處矣。既入慧濟寺,亟詢之同游者,均無所睹,遂詫以為奇不已。余腦藏中素無神異思想,竟不知是何靈境。然當環眺乎佛頂台時,俛仰間,大有宇宙在乎手之概。而空碧濤白,煙螺數點,覺生平所經,無似此清勝者。耳吻潮音,心涵海印,身境澄然如影,亦既形化而意消與乎?此神明之所以內通已。下佛頂山,經法雨寺,鐘鼓鏜聲中急向梵音洞而馳。暮色沉沉,乃歸至普濟寺晚餐。了余、道階精宣佛理,與之談,令人悠然意遠矣。民國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孫文志。”(孫中山先生親筆墨寶,現珍藏普濟寺客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阿波羅網李廣松綜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