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回顧2018震撼事件:中共高官與草民在絞肉機下的變相

每到尷尬時間,總有自由派人士一廂情願做清純狀賣萌︰「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抱歉,真的很遠,也許遙遙無期。

即便是天真如安倍晉三,在領教了習近平盛大而殷勤的接待之後,也讀出了那笑盈盈的胖臉之後逼人的涼氣。畢竟,反日的遊行餘音繞樑,砸破日系車主腦袋的精壯漢子無邊無際。保釣,日企倒楣;反薩德,韓企破產。現在他說,往事一筆勾銷,你信嗎?

我敢肯定,安倍沒信。

十月原本要表演歌舞昇平,建政69年,習帝雄心大發,原本擬繼修憲後乘勝追擊,重回國營當家,民企謝幕,不料川普一頓攪擾,也只好偃旗息鼓另闢蹊徑了——如果還有路的話。

10月里,他們宣布開通了港珠澳大橋,以此作為盛世的地標。有人為領導的算術能力著急,理由是要收回成本大約需1000年,但橋的壽命最多120年。其實他低估了領導的智商,拿完全部回扣只需要9年。他們更清楚,120年後,這國都不在了,誰還在乎這橋?

這個月,央視主播劉芳菲見到了搞死自己老公港商劉希泳的凶手——他們是檢察官,以司法的名義。我很想知道,劉芳菲在CCTV里忽悠萬民的時候,她是否會想到故事如此血腥?

在西南重慶,一個三線企業子弟劉小玲車禍致殘,二十多年後,幾乎被社會遺忘的她向無辜幼童揮起了菜刀;幾天後,萬州女子劉桂平襲擊公交司機,至少15人瞬間死亡。從年初到年末,弱者互害已致近百人死亡,約200人受傷。

這一年,註定大戲不斷。魯煒剛判,國際刑警主席孟宏偉又丟了。黨國拿人並不稀奇,而精彩在於,每每出事,他們留在海外的親人都希望求助歐美,而不是傳說中的祖國和黨。

內蒙公安廳副廳長李志斌的妻子則沒有那樣的運氣。李志斌被以嚴重抑鬱症在辦公室自殺。當然,我們並未忘記,他是為伊利抓捕劉成昆等人的專案組長。劉成昆們即將獲釋,而他已撒手而去。有些諷刺,但終歸是一條人命,誰死都不值得彈冠相慶!

據說高官們都夜夜笙歌、餐餐特供、夜夜新郎。但不要只看見賊吃肉,看不見賊挨打。近些年,不是進去,就是跳樓,9年來,官員自殺近300人。這絞肉機,饒過了誰?

這一年,台灣再度變色,但這不是中共的勝利;賀建奎謀財又害命,以基因科學的名義。不是我太愚鈍,而是這世界太快。只有那個叫王靜梅的女人保持不變,年復一年在11月26日和兒子的照片溫柔私語。她的兒子叫楊佳,被注射死亡10年整。

但這一年的故事遠沒有結束。在南太平島國的APEC峰會硝煙未熄,特習阿根廷重侃生意。寒冬降臨,故事懸念盡消。習大帝首次壓低了身子,遞上了「誠意」。可能川普這樣認為。

但在我看來未必。翻開中國加入WTO時的種種許諾,再看看申奧時的滿臉實誠,早已是空頭支票。可以想到的是,習近平給川普的許諾,不會比他們以前的許諾更多。

但並非所有的故事都會沿著劇本發展。阿根廷握手餘溫還在,華為公主孟晚舟加拿大落網。幾乎是下意識地,黨再次祭起了民族主義的大旗,網路上下,愛國的雞血在韭菜叢中亂飛。

其實我很納悶,一個富可敵國,子女、豪宅都在北美,全身上下裹著名牌的人,一個專門幫助獨裁政府監控民眾的人信誓旦旦說愛國,而那些連吃飯、看病都要精打細算的人居然信了,還感動的熱淚橫飛,要死要活地要為他們那數不清的鈔票,增加幾枚帶著體溫的鋼鏰兒……這是一種甚麼樣的精神?

我很想知道原因,但我的追問只是讓我被逐出了微信,外帶一堆標籤——漢奸、賣國賊。但是我堅信,我連地都沒有一塊,怎賣得了國?但沒人聽我講理。

這一年,憲法改了,雖然沒有看。豬們病了,無葯可醫。中美已經翻臉,冷戰重掛天邊。外企正在逃離,民企正在破產,懵懂的大學生,正嘗試革命,失業的弱者,已開始殺人。

有人說,這是告別之年,從霍金、到金庸,從名人,到鄰人,逝者連綿。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