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漂在橫店:演姦夫的那一刻 是我演員事業的巔峰

很多人第一次知道「跑龍套」這個詞是在周星馳主演的《喜劇之王》里,這部電影的男主角尹天仇在所有人口中,都是個「死跑龍套的」。

在中國的影視行業,「死跑龍套」的最密集的地方有兩個,一個是北京,一個是橫店。在大多數時候,這個群體都遠離大眾的視線,被擋在娛樂圈燈紅酒綠的背景板後面。直到去年冬天,一位娛樂圈頂級明星的稅務風波導致整個影視產業陷入了寒冬,而首先失去飯碗的就是橫店那些沒戲可演,又沒有資本休長假的「死跑龍套」。

本期故事中,我們採訪了一位離開橫店的年輕演員。他叫張洋,今年24歲。

1.橫店攻略

我不是科班出身,大學讀的是播音系。藝考那會兒,父母說,做演員沒前途,考播音的話,將來總歸會有出路。

可臨近畢業,我還是決定去橫店闖一闖。

去橫店之前,我是這麼想的:先從群眾做起,三個月後慢慢轉特約;如果半年之內還不能演到角色的話,我就打道回府。

給大家簡單解釋一下,橫店的演員分這麼幾種:由下往上,依次是群眾演員、小特約、中特約、大特約,在往上,就是正式的角色。

群眾演員不難理解,就是主演的背景板,一天八十,超時加錢,淋雨加錢,演死屍再加錢。

那什麼是「小特約」?舉個例子,大家都看過宮廷劇吧?比如說,那些在皇帝、娘娘背後扇扇子的角色就是「小特約」的戲,一天200。

「中特約」呢?還是在宮廷劇里,假設劇情裡面皇上正在和大臣商量國事,突然有小太監衝進來,「報!皇后娘娘出事了!」如果劇情到此為止,皇上沒理下人,直接衝出去了,那麼那個小太監的戲就還是個「小特約」;如果皇上問,「出什麼事了?」小太監解釋,「皇后娘娘摔倒了!」,也就是說,多了幾句台詞,那這戲就得算是「中特約」,一天300到500。

至於「大特約」,我就不贅述了,大家以此類推就好。總之,不論鏡頭多少,都只有一場戲。

在橫店,如果你能演到「特約」,就已經領先了50%的人;如果你能演上角色的話,你在橫店就可以橫著走了。

■圖片來源:電影《我是路人甲》

2.「走,哥帶你去跑龍套」

來到橫店,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演員工會,辦一張「演員證」。

所謂的「演員工會」是橫店影視集團旗下的一個組織,用來登記演員,管理演員。有了演員證,你才能進出橫店的各個片場找機會演戲,而演戲的酬勞也是通過工會統一發放的。在劇組和演員之間,演員工會會抽取10%的提成。

到橫店的第二天,我就去了趟演員工會。辦證很簡單,只要年滿十八歲,出示有效證件,再繳上十塊錢工本費,人人都能在橫店當演員。

排隊的時候,我跟排在我前面一哥們兒聊熟了。他叫楊波,是來補證的。他來橫店一年了,一直在跑群眾。

第二天,楊波就帶我去跑群眾了。那部電影你可能看過,叫做《建軍大業》。

那天早上,我是四點半起床的,早早地到了萬盛南街集合。我記得那天是11月份,天亮得特別晚。我到集合地點的時候,發現現場烏泱泱一片人,什麼也看不清。過了一陣子,群頭來了,給幾百號人點了名,才帶我們上了劇組大巴,前往拍攝現場。

那是一場戰爭戲,是在山裡拍的。那場戲動用了400個群眾演員和400個解放軍,還有一些特約演員。粗略估計,現場有將近一千多號人。對了,我在現場還看到了劉偉強導演和台灣演員楊佑寧。

到了拍攝現場,我們這些群眾演員先是被帶去化妝、換衣服。我印象最深的是被發到的鞋子。當時,工作人員給我們一撥人扔過來一個很大的黑色垃圾袋,裡面裝滿了破破爛爛的老北京布鞋,還濕乎乎的。一陣哄搶後,我拿到了一雙不知被幾萬人穿過的鞋子,一咬牙,還是穿上了。

一切準備好後,我們被帶好了挖好的戰壕里。那場戲很簡單,就是衝鋒。副導演拿著喇叭,一聲令下,「兄弟們沖!」我們就大聲叫喊著衝出去;副導演喊,「開槍」,大家就端起道具假裝射擊;至於開槍之後的戲,就沒人管你了。按照副導演的說法,我們這些兵仔衝鋒的過程中只管跑就行,跑累了的話,躺下裝死就行,反正中彈效果後期都可以做。

說實話,這部電影后來上映的時候我去看了,但真的找不到自己。我費了好大勁兒才找到那場戰爭戲,可衝鋒的人群中,鏡頭一晃就過去了,連自己在哪個位置都沒找到。

我還記得,那場衝鋒戲我們拍了一整天,直到晚上十點才收工。那一天,我的收入是112塊錢。

■圖片來源:電影《我是路人甲》

3.「小夥子不錯!有戲找你」

那天之後,我做了一個決定:我再也不要跑群眾演員了。

其實關鍵不是覺得辛苦。那一天下來,我有一個強烈的體會:這樣的經歷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上的鍛煉,因為任何人都可以做到。

另外,在那天拍攝的過程中,我還觀察了一番周圍其他的群眾演員。我發現他們當中的很多人年紀都和我父親差不多大,看起來狀態很萎靡,一點都沒有演員的樣子。

於是,我告訴楊波,「我明天不跑群眾了,這不是我要的東西」。

他說,「那你幹嘛?」

我說,「我要去跑組。」

他說,「哼,祝你成功!」

我當然知道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跑組是很難的。

簡單解釋一下,所謂的「跑組」,就是演員拿著自己的照片和簡歷去劇組上門推銷。一旦簡歷被劇組看中,就有機會成為一名特約演員,臨時被招過去演上一、兩場戲。在橫店,像我這樣初來乍到,沒有門路,沒有中介,也不是科班出身的新人要想成為一名特約演員,只能去跑組。

第二天,我跑了七個組。每個負責收資料的人都對我說,「小夥子不錯!有戲找你。」很快我就明白了,當他們這麼說時,就意味著我沒戲了。

■圖片來源:電影《我是路人甲》

4.天降貴人

跑組的過程中,我又認識了一位朋友,名叫劉奇偉。如今回想起來,他應該算是我在橫店遇到的第一位「貴人」。

這個劉奇偉來橫店也才一年,不過,他已經跑上了特約演員。他說,「像我這樣相貌普通的都能跑上特約,你形象好,肯定沒問題」。幾天後,他介紹我去了一家影視公司,在那裡,我遇到了我在橫店的第二位「貴人」——魏勁松老師。

我第一次見到魏老師是在那家影視公司的一間辦公室里。當時,我進去送資料,他叫住我問了幾句,就算是認識了。

坦白說,和魏老師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看他有點不順眼,因為他穿衣打扮很女性化,說話的聲音也很尖,總之,整個人看起來特別另類。

當時,他告訴我說,晚上他們公司有表演課,問我願不願意過來,我便答應了。

晚上上課時,我才發現,魏老師的演技居然這麼好!一問才知道,他在橫店被稱為「太監專業戶」。來橫店之前,他是在夜店演反串的,所以說,雖然他的長相很陽剛,但演太監確實出神入化。

他的課有二三十個學生,主要是教表演的入門課「解放天性」。有時候,他還會把自己平時演戲拿到的台詞帶到課堂上來,給我們做練習。

自從加入魏老師的培訓班,我的橫店之路似乎一下子就柳暗花明了。魏老師不僅會給我們培訓表演,有時候還會給介紹角色。

很快,我就抓住機會,成為了一名特約演員,隔三差五能接到一些活兒,演小侍衛、小太監,或者是抗日神劇里無關緊要的小士兵。儘管每次只有兩、三句台詞,但這個時候,在我心目中,自己已經成為一名演員了。

■圖片來源:電影《我是路人甲》

5.作為演員,

扮演一個「姦夫」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在作為特約演員演過的大大小小的戲裡面,我印象最深的一場戲是在一部名叫《打土匪》的電視劇里。在那場戲裡,我演的是一個「姦夫」。

當時,和我對戲的是一位老演員。我後來還特意查了一下,那位老師演過《琅琊榜(電視劇)》,扮演老皇帝。在《打土匪》里,他演的是一位老爺,而我扮演的「姦夫」睡了他的三姨太,去演的就是「姦夫」被處決的那場戲。

我演那場戲的時候是12月份的一個晚上,特別冷。開拍之前,我其實很緊張,因為那是一場情緒很亢奮的戲。當時,我被人一腳踢倒,跪在了老爺面前,一邊打自己耳光,一邊磕頭認錯。

拍完第一遍後,導演就沖了進來,說,「太好了,太好了,來,快給這個小夥子一個特寫」。

於是我又多演了一條。鏡頭對著我的臉拍的時候,我的心裡滿是成就感。

拍攝結束後,現場的工作人員都對我連連誇獎。還有個場工對我打趣,說,「小夥子,挺有生活經驗嘛」。我挺開心的,感覺自己終於被人認可了。

■圖片來源:電影《喜劇之王》

6.我只是一個路人甲

但沒想到的是,和大多數勵志電影的情節不同,我並沒有因為這場成功的表演而更上一個台階。相反,在我短暫的演員生涯中,這個「姦夫」的角色就已經是唯一的巔峰了。

在這之後的一年裡,我始終在這樣的小角色里打轉轉,隨時可以被替代,也隨時可以被丟棄。

我領悟到這一點其實是在我來橫店的半年後。當時,我接了個抗日劇的活兒,演一場特約。那天,我七八點鐘就到了片場,等到下午兩點才被叫去做準備。可等我換好衣服出來,副導演卻告訴我,「你今天不用演了,因為你那句詞導演剛剛讓另一個人說了」。

我無話可說,那一天便這樣過去了。

■圖片來源:電影《我是路人甲》

作為特約演員,這樣的事情很常見——被替代、被忽略,那怕你最終演好了那場戲,最終剪輯時,被剪得無影無蹤也是十之八九的事。對導演來說,我們根本就是無關緊要的。

越往後,這樣的局面反而越來越多。一天天下來,我覺得自己在橫店似乎不會再有往上發展的機會了,每天都只是原地踏步。

更糟的是,當我接觸的人越來越多時,我也慢慢了解到了那些傳說中的「潛規則」,明白自己需要犧牲什麼,等待什麼,以及堅守什麼。

第二年十月的一個晚上,我坐在萬盛街的一家星巴克門口,突然覺得心灰意冷。我想到了自己的未來,如果一直這樣原地踏步,到了三十歲還沒有上一個台階,我該怎麼辦?到了那個時候,如果我不做演員,我還能幹什麼?

我一邊想,一邊哭。哭著哭著,我給我母親打了個電話,告訴她,我不想幹了。她問我為什麼,我說不知道,我就是不想幹了。

7.離開橫店

我在橫店呆了一年多。走的那天,我誰也沒有告別。

在那一年裡,我認識的很多橫漂都陸陸續續地離開了,他們和我一樣,是帶著夢想來的,最終也還是帶著夢想走了。

其實我現在已經想明白了,不管是北漂也好,橫漂也好,港漂也好,我們全中國在外面打工的都是相對意義上的漂流者。對我們這些橫店的演員來說,其實並沒有任何人會真的拿我們當成演員來看,除了我們自己。在事實上,我們就只是一些打散工的人而已。

這場夢早就該醒了。

■圖片來自網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雨菡 來源:大象公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