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張三一言:香港是新娘 中共國是新夫 中華民國是前夫?

——共港關係的父子夫妻論

必須嚴正指出的是在中英談判香港問題時,香港人是被排斥在外的;香港人完全沒有發言權利。鐵證是鄧小平說的:「中英談判不是三腳凳。」只有兩隻腳:共腳和英腳,香港這一腳被斬斷。繼後,英腳又被斬掉,人們沒有見過單腳凳,共產黨給你們見識了:共產黨直接全面管治下一國兩制的香港。坐在單腳凳上的香港人怎麼會穩定?這是今天香港人心不安的原因。

【研究了全世界15個國家民主轉型經驗的耶魯大學教授林茨(Juan J.Linz)曾在1996年出版的名著《民主轉型與鞏固的問題》中斷言了這個難題的結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最終完成民主化之前,香港不可能變成一個民主政體,無論那裡的民主運動範圍和力量有多大。」

香港能否打破林茨斷言?

林茨斷言是在現行的一國兩制下得出的結論;打破林茨斷言之路有兩條:一條路是港獨,另一條路是回歸中華民國。這兩條路可否行得通,要走過才能決定;要由今後事實證實。但是,人們要緊記的是共產政權不是永恆的,世界上共產政權中的絶大部分已經滅亡。】

一些深奧複雜抽象難明的道理,若能用恰當的比喻,可收簡明突出,容易被理解接受之效。我們常見到把共產中國與香港比作父(母)子、夫妻關係的論述。

[一]共港父子論

如果把香港視作兒子,中共國是哎呀老豆,中華民國是親生父親;故事是怎麼樣發展的?

英國在甚麼位置?

共產黨用暴力霸佔了中華民國在大陸的家;同時強佔人妻:用暴力搶劫了原中華民國妻子香港。

有人在香港人爭取《基本法》中所承諾的民主之路作這樣的父子比喻:香港是兒女,北京共產黨是父母。香港人爭取真民主真普選是爭取自由戀愛;但是共產黨不許,教訓香港子女說:媒妁(馬列毛)之言不可廢,父母(黨)作主不可免。

共產黨老豆就為香港仔娶了個丑毛婆。這個丑毛婆是這樣的:共產黨圈定的愛黨人士交由共產黨圈定的香港“頭面人物”作等額選舉出它的代理人。

這個香港仔的丑毛婆姓黨,名叫一國兩制;這個香港仔的家法就是基本法。

按照基本法,2016年第六屆立法會成,由70名議員組成。其中,基本上由共產黨圈定功能界別選舉的議員35人,地方選區選舉的議員35;地方選舉的結果是親共派佔了25人,民主派只得9人(中立一人)。構成了代表香港人的民主派只有“發言權”,親共派操控決議權的現狀。

共產黨不斷侵犯香港人的權利和權力,甚麼中央授權論,甚麼中央全面實賚管理論,甚麼一國是主兩制是從論,愛港者治港論···像三水佬看走馬燈:陸續有來,層出不窮。這一切都是哎呀老豆虐子惡行。

按照父子論,是香港這個孩子回到親生父母親懷抱,還是沒有自主權力的香港孩子被後父劫持?香港由英母親懷抱中被轉交到中共繼父之手,香港這個孩子是感到安全自信和尊嚴還是驚慌、茫然、屈辱?有兩種感覺和反應,相應有建制港奸的感覺,和香港本土港獨香港人的感覺。

必須嚴正指出的是在中英談判香港問題時,香港人是被排斥在外的;香港人完全沒有發言權利。鐵證是鄧小平說的:「中英談判不是三腳凳。」只有兩隻腳:共腳和英腳,香港這一腳被斬斷。繼後,英腳又被斬掉,人們沒有見過單腳凳,共產黨給你們見識了:共產黨直接全面管治下一國兩制的香港。坐在單腳凳上的香港人怎麼會穩定?這是今天香港人心不安的原因。

香港由英國自由民主的殖民到極權共產黨殖民(完全沒有甚麼解殖的事實和道理)是英共合夥強加給香港人的;沒有港人參與,由英共製定的基法法是英共強加給香港人的。

請問,香港人為甚麼要接受外來強加的一國兩制?為甚麼要接受外來強加的基本法?

香港人沒有義務遵守基本法,香港人有權利自行定立香港憲法。

若還是用談戀愛結婚比喻香港與中共國關係,則是共產黨充當父親角色,決定香港仔談戀愛的對象只能在共產黨選定的女人中選其一,甚至規定只能接受共產黨父親指定的唯一女人。所以,香港人想要自由戀愛,想要自己喜愛的真民主真普選,被共產黨否決,指定只能接受共產黨選定的候選人(可以是幾個,也可以是唯一一個)中選取。

有香港人氣憤兼諷刺地說,沙頭角村長嘅女:你愛(李愛)。

[二]共港夫妻論

如果把香港比喻為新娘,大陸中共國是新夫,中華民國是前夫;故事是怎麼樣發展的?

前面說過:明顯的是共產黨用暴力霸佔了中華民國在大陸的家;同時強佔人妻:用暴力搶劫了原中華民國妻子香港。香港妻在被劫為中共妻之後,不斷在明在暗抗拒中共男的摧殘。香港真民主真普選、香港本土、香港獨立是這種抗拒的表現。

中華民國這個前夫面對妻子被中共男劫持強暴,只能隔岸呆望,無能為力。

在中華民國香港和中共國香港之間有一段英國香港。英國與香港關係是不是情人關係?

是英國男子強搶清國之女為眾多老婆中的一個X奶。只是香港女被英國男搶做老婆後,且夫妻感情融合,香港妻健康成長,成了國際出名的美夫人。香港妻被共產男搶劫後,對英前夫戀戀不捨。這就是香港人懷念英治香港之情(戀殖之情)。

共產黨武迫利誘,香港英妻變成共妻,香港妻是情有所鍾,還是盲婚啞嫁?還是被搶親?

很明顯,香港妻是被搶親的新娘,不是情有所鍾、心甘情願的結合;香港新娘被搶後,始終想擺脫這椿強迫的婚姻。這就是香港本土、港獨。

[三]共產黨不守婚約

共產黨食言違諾:港人治港變成黨人治港(美其名叫做愛港者治港)

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規定,經普選產生的行政長官人選必須是愛國愛港人士、必須「愛國者治港」。這完全是謊言假話,實話是愛黨愛中共國的香港人治港。

請問,香港本土、港獨愛不愛港?答桉是這些人是完全愛港者。

請問,愛中華民國是不是愛國?答桉是,這是香港的正宗愛國者。

但是,中華民國在香港的勢力已被共產黨趕盡殺絕。

所有真正愛港的人是共產黨的敵人;共產黨要消滅的敵人;罪名是港獨。

2014《「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中寫:「中央政府對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內的所有地方行政區域擁有全面管治權。······高度自治權的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力』

這裡,人們明白無誤地看到共產黨食言違諾的嘴臉:香港未到手之前承諾香港一個兩制、高度自治;香港到手後一個兩制、高度自治變成了:“中央政府對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內的所有地方行政區域擁有全面管治權。······高度自治權的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力』。

用夫妻論的比喻,就是共產黨撕毀婚約。談戀愛時說:靚女,我愛你;結婚上床後就說:記住三從四德,黃面婆!

除了毛澤東的引蛇出洞的顯例類之外,類似違諾叛諾罄竹難書。結論是:共產黨的話絶對不可信。

共產黨應該明白一些常識性道理:你共產黨越尊重香港人的一制,香港人也越尊重共產黨的一制;你共產黨一國越壓香港這一制,香港人就越反抗一國;香港高度自治受到威脅,就會有更多香港人支持民主運動,還會更上一層樓:支持港獨。就是說,你共產黨越守諾,白港人就越相信你;但是,事實給人們的答桉是:共產黨食言違諾。

20190120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