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老教授遺產全贈老同事和保姆 百歲丈母娘有家難回!

謝老師是某高校教授,2018年過世時他留下遺囑,將自己和妻子名下的所有房產還有所有家當都遺贈給了老同事褚阿姨和保姆小謝。

對此褚阿姨很意外。因為謝老師是個獨居老人,他婚後沒有孩子,兄弟姐妹也幾乎不太來往了。2009年謝老師的妻子過世時,像託孤一樣把謝老師託付給了她,“拜託我好好照顧他”。

褚阿姨和謝老師都是高校教職工,兩家人是30多年的老朋友。“90年代踩著黃魚車給對方搬家送貨”。謝老師身體不好,醫院床位又緊張,每次看病住院都靠褚阿姨前後打點,連過年她都把老同事接來兒子家。“法官問我到底為他做了些什麼事,其實我也說不上來,都是很小很小的小事,我真不知道他會把房子給我”。

另一個保姆小謝更加不善言辭,褚阿姨主外,小謝主內。她平時照顧謝老師的起居,也替東家跑跑腿、配配藥。謝老師信任她,把自己的銀行卡、醫保卡、和家門鑰匙都交給了她,還叮囑她鑰匙不能脫手,“要替我看好這個家”。

但問題就在這裡,謝老師還有一個100歲高齡的丈母娘,以前和謝老師住一起的,後來去了養老院。平時都由侄女夫妻倆照顧,說是侄女,其實就是老太太的“過房女兒”,夫妻倆也很盡心儘力,不僅貼錢給老太太請了24小時護工,還三天兩頭去養老院探望老太太。由於街道要發放百歲老人的營養補貼,必須憑戶口簿去辦理,而戶口簿在家裡,這個家老太卻回不去了,因為鑰匙在小謝手裡,“不能脫手”。老太太這才知道自己的家已經被女婿“送人了”。

侄女夫妻倆也很生氣,謝老師也算是他們的姐夫,他過世了,保姆小謝竟然一句話也沒有。平時禮尚往來的兩家人,竟然沒能送上謝老師最後一程,“這於情於理於法都不應該”。更讓他們擔心的是,老太太雖然住在養老院,意識卻非常清楚,一直想著要回家。這房子的產權證上也有老太太的名字,她還在世,這房子卻已經易主了,這筆帳應該怎麼算呢?

更要緊的是,老太太的女兒,也就是謝老師的妻子2009年過世時,雙方並沒有就遺產進行過處理。也就是說,當時這套房子有謝老師、妻子和丈母娘三個人的名字。妻子的份額照理說在她過世時就有一部分應該由其母親來繼承的,老太太還沒有繼承,怎麼能被謝老師作為遺產送人呢?

最終經法院審理,判決系爭房產歸褚阿姨、小謝以及林老太三人按份共有,其它傢具、存款等財產則如謝老師遺願歸保姆小謝所有,至於謝老師愛人何女士股票賬戶內的財產則歸林老太所有。

以往的繼承案中,我們看到了許多人在搶遺產過程中的貪婪和冷漠,但在本案中,我們卻感受到了更多的人情。正如辦案法官夏蓮翠所言:“隨著我們老齡化以及社會上海這個超級大城市,一些老人的養老問題,是需要認真思考和面對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看看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