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史上最長時間陪審團 長到陪審團心理崩潰

英國史上最長時間陪審團,其中還有人需要心理輔導,因為,陪審的時間太長。(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英國史上最長時間陪審團,從15人走到12人,其中還有人需要心理輔導,因為,陪審的時間太長了,長到心理崩潰。

案子是這樣的:有一對名叫Edwin和Lorraine McLaren的英國夫妻,在幾年前打起了騙錢的歪腦筋。

老公Edwin是一個金融顧問,他通過廣告,找到一些因為家境貧困、或者擔負鉅額債務,不得不出售自己房子的人。這些人往往是英國的弱勢群體,有的生重病,有的喪偶。

Edwin告訴他們,他可以買下他們的房子,甚至,他還可以借錢給他們。這筆錢不會付很高,但賣房者也有好處,那就是Edwin只會得到這套房子的部分產權。

這相當於是,又可以拿到錢,又可以保留自己的部分房屋所有權,簡直兩全其美!於是很多人就痛快地在法律檔案上簽字了。

但是,在Edwin的設局下,大部分人根本就沒看懂這套複雜的檔案,他們簽下字後,並不能保留自己的部分產權,而是將整套房屋的產權,轉移給了一群自己根本不認識的人!這些人就是Edwin的親朋好友,整件事就是一個騙局。

大多數人發現這一切後氣得半死,但是白紙黑字的法律檔案擺在那裡,也無可奈何。

直到2012年,一個女人上告蘇格蘭法夫行政區的法院,在100多個警員的調查後,整張詐騙網路越扯越大,最後發現有29套房產牽涉其中,涉及金額160萬英鎊,受害者更是眾多。

於是在2015年9月,格拉斯哥市的高階法院對McLaren夫婦開始正式審判,最後,主犯Edwin被判11年,他的妻子被判2年半。

這起詐騙案,看上去並不複雜,也不離奇,在某些大案面前,它涉及到的金額也沒有高到離譜,為什麼說這起案子創下歷史呢?

因為,這案子的審訊時間實在是太長啦!長到難以忍受,長到陪審團心理崩潰,長到它成為英國歷史上審訊時間最長的一起案子。

案子是從2015年9月開始,當時有15個普通英國市民被選中,組成陪審團。

他們剛開始被承諾,審訊只會持續6個月就行,結果6個月過去了……又6個月過去了……又6個月……,直到2017年5月16日,案子才終於結束!

直到2017年5月16日,案子才終於結束!(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陪審員們在法庭上坐了整整20個月,15人漸漸變成12人,其中一人還中途跑去結了一次婚。這20個月里,按照法律,他們不能告訴外界關於案子的任何事。在審訊時,他們也不能交流,每天都在沉默中度過,真的是一種另類的精神酷刑。

最後,12個堅持到最後的陪審員中的4人接受媒體採訪,坦言了這段難忘又折磨的經歷。

Julie是一個37歲的旅遊公司職員,她原本是一個非常活潑開朗的人,喜歡結交朋友,在審訊初期,她很快就認識了所有人。但是當將近2年的審訊終於結束後,她發現自己完全無法回到正常生活了。

‘我回公司培訓了兩天,之後兩天又去購物,結果,我發現我根本沒法回到從前。我仍然陷在審訊的氛圍里。’

‘我最近在看醫生,想要回到曾經的生活軌道上。但真的很難,我一直在掙扎。’

‘現在我連進行一個普通的語言交談都非常困難。’

‘你坐在法庭上一直都在聽各種證據,但是你沒法說話,所以我現在已經不適應說話了。’

Julie不滿地提到,在2年的強制沉默的酷刑結束後,法官沒有給他們太多的感謝,法庭也沒有提供心理輔導。

‘到最後結束的時候,我們所有人的反應都是:‘那,我們接下來該做什麼呢?’

‘我覺得像這種長度的審訊,法庭真的應該給我們一對一的心理輔導。’’

另一個陪審員Paul感嘆道:

‘真的太長了,我感覺它真的會永遠地審訊下去,每天不斷不斷地審。’

Paul是一個51歲的公務員,在2年審訊結束後,他發現自己又要和小年輕一樣重新接受培訓。

‘我現在還沒從審訊的環境里出來,回去工作的時候也不說話。其實在案子開始前,我是個很愛說話的人。’

奇怪的是,Paul卻說自己有點想念審訊的日子。它已經融入到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經常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法院的大門口,然後拐個彎,假裝自己到旁邊的小賣部買東西。

雖然痛苦,但Paul堅持英國的陪審制度,它就應該由普通市民進行審理。

‘不過20個月也實在是太長了……。’他最後承認道。

Paul堅持英國的陪審制度,它就應該由普通市民進行審理。(圖片來源:Adobe stock)

26歲的Emma可能是唯一一個從漫長審訊中獲得益處的人。

她原先是一個快餐店的服務員,剛開始參加審訊的時候,她很抱怨法院浪費了她被提升為經理助理的寶貴機會。

但是在2年審訊後,她決定辭職,徹底改變自己的人生軌跡。

‘我當陪審員的時候,我感觸非常深,所以未來想要進大學學社會學。’

在法庭上,Emma多次因為看到凄慘的受害者,和他們悲傷的人生故事,而落淚、痛苦……。

‘有很多次我感覺迷失了方向,幸好有其他陪審員互相幫助。’

但Emma也說,長時間沉默,真的是種精神折磨。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了負面的心理影響,因為坐在法庭里的時候,我們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結束,我們根本就看不到頭。’

57歲的Anne-Marie也是一名公務員。

‘我在同一個位置上工作了40年,但連我都感覺這段經歷把我異化了……。’

‘這20個月的經歷完全改變了我們的生活軌跡,等重歸正常生活時,一切顯得那麼古怪。’

更奇怪的一點是,陪審團成為了一個行動體,就像小學女生一樣…

‘只要有一個人上廁所,我們所有人都去。所有事情都一起做。’

‘每天早晨所有的流程都是一樣的,同樣的房間,同樣的人,等到晚上離開的時候,你知道明天又會是同樣的一天。’

期間有段時間Anne-Marie的丈夫生病了,Anne-Marie也沒法退出,去照顧他。

因為當時陪審團已經縮小到12人,如果再少一人,這個案子就沒法審下去了,整個案子會重新審一遍,對所有人來說,這才是最終的、徹底的折磨……。

衛報在報導中表示,這起案子之所以會這麼長,是因為牽扯的人太多,而且每一個都要參加審訊,一人的案子就要講好幾天。

甚至連重病的人都要在自己的卧室里接受視訊問話的。

看到這一切後,英國網友紛紛表示同情提到:

當陪審員雖然身負重任,但擔任它對大多數人來說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

陪審員是從普通公民中隨機抽取的,按照法律人們必須參加。

因為陪審時間很長,人們的工作會被打斷,所以說好的升職加薪不要想了,回去後還可能被降職。

考慮到對人們經濟的影響,政府其實會給陪審員補貼,但那筆錢也遠遠低於人們的正常工資,頂多買份午餐啥的。沒點財力,當陪審員會更窮…。

於是乎,陪審20個月,這對任何人來說都不公平!

他們一年中的每天都在沉默中度過,還不能和任何人說起這案子,這當然會影響到他們的語言能力,工作和情感關係。大家對他們多點同情吧,你在這種情況下,也不會做得更好。

逼迫人們耗費自己這麼長的人生光陰,這根本不正義。

就算是6個月都長到離譜。其實任何一個長過4到8周的審訊都應該有其他特殊的準備。

指望人們願意花費這麼長時間陪審簡直荒唐可笑。

還有網友諷刺地提到:

所以,為了審理這樁涉及160萬英鎊的案子,法院耗費了750萬英鎊,耗時20個月。

聽上去好像是某些法律大佬很缺錢啊。

不管是多完美的制度,有些時候總會出現意外情況,不管怎樣,對這些陪審員來說,這段重複的噩夢總算結束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