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多倫多小哥32歲坐擁10套房 他是怎麼做到的?

多倫多生活雜誌(Toronto Life)近日報道了一位地產經紀的自述,年僅32歲已經擁有10套房,完全不靠父母,他是怎麼做到的?

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今年32歲,目前在多倫多擁有10套房,沒有得到過父母的任何直接幫助。

能夠有今天,是一個很長、很艱難的過程,也有不少幸運加持。但是我已經證明了像我這個年齡的人可以在房地產投資中取得成功。

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尤其是目前的房價已經平穩,不過,我想說出我的經歷。

Sahil Jaggi在伊桃怡谷南自己的家中

我來自印度德里,最早的夢想是做投行。

18歲時,我被安省滑鐵盧的勞雷爾大學(Wilfrid Laurier University)錄取,學習金融和經濟學。

當時我的父親對我說,只負責我大學第一年的費用,之後便要靠自己了。

留學時,我靠貸款,以及為大學校友會做籌款勉強糊口。

我並不是全優生,債欠很多。但是我非常勤力於人際交往(networking)。

畢業後,我獲得了多倫多CIBC銀行的面試機會,沒有成功。

不過,其中一位面試官對我印象深刻,給我去CIBC紐約分部面試的機會。

我飛去紐約,成功通過了面試,成為一名股權資本市場的分析師。

我在曼哈頓的銀行大樓里做投行,以為自己實現了夢想。

但是,每天坐在電腦前干16個小時,一年後,我就不想幹了。離開CIBC是我做過的最難的一個決定,家人和朋友都以為我瘋了。

我的朋友都在多倫多,於是我就搬回多倫多,找了一份Nestle公司的銷售工作,至少不需要整天坐在辦公室了。

紐約工作的一年讓我存下了8萬元,我需要給這筆錢找一個地方。那是2010年,房地產看起來不錯。北約克1室Condo的價格是40萬左右。我差點就買了,但轉念一想,再加點錢就可以買上一套2室的獨立屋。

那時大家都在說多倫多的房價過高,但我覺得在加拿大最大的城市,50萬元買一塊地是值得的。我花時間研究了不同社區,甚至晚上開車去看各家各戶車道上停的是什麼車,以此推測這裡的居民收入水平。我能看出有些小區明顯在吸引著富人,也有信心我看的很多房子價格被低估了。

24歲時,我第一次出手,買下了Yonge和Finch附近一套平房(bungalow),51.5萬元。

這是一次信心的飛躍。許多年輕人買第一套房靠父母貼錢,而我是通過另一個途徑:合夥。

我和自己的叔叔合買,業權一人一半,定金也各自出一半。

房屋交付後,我就搬入地下室,每個月付按揭800元。地下室的條件很差,漏水,有蟑螂,但是我們把樓上以1900元租出去,這樣就足夠我們每月的花銷。

當我確定Yonge和Finch一帶的房子會繼續升值後,我就考慮買第二套房。

我看了無數房地產的報告和文章,每天在Realtor.ca網站上尋找下一個目標。

2011年,我在同一社區買了第二套平房,純投資。我通過貸款增加了定金,以66萬元買下,很快找到了租客,租金也幾乎能抵消每月開支。

2012年,我又在Sheppard West地鐵站附近,買了一套2室Condo樓花。

我買的這些房子都在五六十萬價位,距離地鐵近,好出租,而且有機會漲租金,房產升值潛力大。

到了2013年底,我27歲,與叔叔合買的第一套房已經升值到80萬元。我們可以賣了它賺上一筆,但我的想法不同:我們又重新做了按揭,釋放出15萬元。我把自己那一半作為首付,找了一位大學朋友再次合夥,在北約克再入手了一套平房。

這時,我已經有了四套房,還要維持一份全職工作。

終於,我決定搬出第一套平房的地下室,找人合租1室的Condo,我住很小的書房(den)。

與多數朋友不同,我不開豪車,很少過夜生活。

那個時候起,人們看到我的房地產業績,開始向我請教。於是我乾脆自己考了牌照,做全職地產經紀,專註於投資客戶。

北約克的房子已經貴起來了,我開始關注距離市中心相同距離的其他區域。2015年又找了個合伙人,在怡陶碧谷南買了一套平房。

2016年,我和叔叔賣掉了6年前合買的第一套平房,這時北約克的房價衝天,我們賣了152萬,凈賺100萬,我分到50萬。

同時,我把北約克另外兩套平房中的一套重新按揭,加上另一個朋友的私人貸款60萬,把平房推倒重建,賣了260萬,我自己賺到48萬。

這樣,在30歲時,我手頭有了100萬元現金!

我把大部分現金重新投入房產,當年,我又買了四套,包括我自己住的一套160萬元,在怡桃碧谷南,背靠安大略湖濱。

走到這一步,讓我感慨萬千,過去六年我為投資做了很多犧牲,現在終於有了回報。我開始過起正常人的生活,外出結交朋友,去拉斯維加斯和加勒比度假,我也開了夢想的賓士CLS550,不過是二手的。

當初辭去銀行工作時罵我的人現在反過來向我討教,我的父母為我感到驕傲,我把他們接來,帶他們在多倫多旅遊。

現在,我的所有房產共有10套,估價1010萬元。不過其中有一半屬於我的投資合伙人。過去十年租金漲了太多,所以減去債務我還是有盈餘。

最後,這位地產小哥也不忘給年輕人提供一些建議。他認為,這兩年市場變化太快,對於20初頭的年紀,在多倫多買房挑戰巨大。但是如果是合夥的方式,在滑鐵盧或者約克區這些公交開始改善的地區,仍然有機會找到值得投資的獨立屋。

他相信,即使是今天,年輕人只要願意作出犧牲和承擔風險,仍然有可能成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加國無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