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武紅沙:中等國家越南迎來春天 美國定局川金會戰略

越南在南沙群島佔領的島礁最多,很多島礁上都有駐軍,南威島作為越南在南沙的統治中心,還已經有居民。而且越南人民族主義強烈,對領土的情結絕非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家可比。此外,越南從一個貧油國變成一個石油出口國,南海石油是唯一的油田所在,越南更不可能放棄南海的石油利益。於是,越南實際上是中國要獨霸南海的計劃中,最硬的一塊骨頭。

2月6日傳出消息,美朝雙方議定,舉世矚目的第二次川金會將在月底在越南首都河內舉行。對越南來說,無疑是一次外交上的成功。

爭取舉辦川金會的地方肯定不少,川金會吸盡國際傳媒眼球,誰能搶到“主辦權”,必然大大提升國際能見度,也提高國家影響力。川普和金正恩兩人為何會找上越南做東道主?其實,合適的地點選擇不是特別多。這有政治上的局限,也有地理上的局限。

首先,兩人無可能在美國會面,而且無論在南韓還是北韓也都不是理想的會面地點。一個可能的地點在朝韓交界的板門店軍事禁區。朝鮮和韓國方面一直想安排一次該地的會面。但在美國看來,這樣政治宣示太明顯,等於尚未會談已經預先宣布美朝戰爭狀態結束,送給金正恩一個最理想的政治宣傳機會。在沒有確認能和平解決朝核問題之前,美國不可能答應。

而在第三國而言,朝鮮方面的限制太大。金正恩要乘坐自己的專機或專列出行,但其專機比較落後,飛行距離受限,故很難選擇一個遠離朝鮮的地點。第一次川金會在新加坡,金正恩的飛機要中途在中國停留加油維護,這顯示朝鮮能到的地方的極限也就是東南亞了。這樣有意主辦的歐洲各國均被排除在外。

在東亞和東南亞的國家而論,中國是川普要故意避免的,因為川普不想中國在美朝關係上扮演過重的角色。日本與朝鮮尚未解凍,俄羅斯與美國交惡,自然也都不可能。蒙古以前曾被盛傳候選人。但蒙古是一個被中俄包圍的內陸國,美朝到蒙古需要通過兩國空域,多少也令美國感到不爽。

於是篩選一輪,合適的國家就只有東南亞諸國。儘管可供選擇的地點不少,但如果越南不主動爭取,也難以脫穎而出,搶到主辦權。由於是“社會主義國家”之故,越南以往一向在外交上不太活躍,這次為何努力爭取呢?

越南國家定位的轉變

這就不能不討論越南最近十年在國家定位上的轉變了。2011年的越共十一大是一個關鍵節點。2016年十二大上,越共發表第一本外交白皮書《越南外交白皮書2015》,回顧了十一大以來的外交工作及以後的外交展望。在2011-16年之間,越南推行“獨立自主、多樣化、多邊化”外交路線,與15個國家建立“戰略夥伴關係”,與10個國家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又提出要注重“大國外交”,在戰略上實行大國平衡策略,但存在區別對待;通過外交力量,爭取國家利益最大化;努力提高國際話語權。

換言之,越南在2011年之後推行積極外交政策,其目標就是成為游刃於大國之間的“中等國家”。

中等國家在國際關係上是一個有趣的存在。它們不是超級大國,也不是列強,但由於經濟、面積、人口、軍事等方面(不一定兼而有之),具備一定實力,通常都存在一定的地區影響力。它們是最需要“外交技巧”的國家,也通常會想方設法地通過外交而加強其在國際安全和經濟上的地位。簡而言之,如果不是與某大國撕破臉,它們就很可能成為大國競相拉攏的對象。這樣它們就能獲取最大的利益。

第一次川金會的東道主新加坡就是這樣一個“中等國家”。雖然新加坡面積細小,只有七百多平方公里,人口也只有五百萬,只能算是“城邦”,以致當年台灣外長陳唐山辱罵新加坡為“鼻屎國”。但幾個因素加持了新加坡的實力,使它成為“中等國家”。

在經濟上,新加坡相當發達,人均GDP達5萬7千多美元,直追美國,高於香港和日本一截。在地理位置上,新加坡在大陸東南亞與海洋東南亞的交界,扼馬六甲海峽的咽喉。在歷史上,它是英國開阜創建出來的新城市,不但歷史負擔小,而且長期作為英國東南亞的統治中心,有長達近200年的外交重鎮歷史。在法律制度上,它沿用英式系統,也與國際法上的“海洋法”傳統一脈相承。在語言上,它以英文為主要通用語言,與國際接軌。除了以上這些“英式傳統”外,在人文上,新加坡是多元化國家,雖然華人占多數,但並非壓倒性,西方、中國、印度、伊斯蘭文化百花齊放,卻又早就建立單一的國家認同。世界上其他微型國家(城邦)幾乎都與周邊同質,但新加坡這個“城邦國”又迥異於周邊,有一種“不中不西”的感覺。

另外一種模式的“中等國家”

正是這些軟實力和硬實力,加上新加坡刻意經營外交平衡,令新加坡獨樹一幟,在國際關係中扮演難以替代的重要角色。新加坡為美國提供軍事基地,有戰略框架協議;又參加了英、新、馬、澳、紐的五國軍事聯防協議(Five Power Defense Arrangements),應該算是一個嚴重親美的國家。但新加坡同時又大力投資中國,引入大批中國移民。繼續構建多元的“不中不西”的特質,令她雖然不是中立國,卻給人一種中立感覺。但金正恩能同意在新加坡舉行,不擔心落入美國的陷阱,這就不能不說明新加坡的成功了。這對一個面積只有的城邦國家來說,非常不容易。

越南則是另外一種模式的“中等國家”,越南幾乎是東南亞最貧窮的國家(僅比柬埔寨強,與寮國東帝汶等同一檔次)。但越南有幾個強項:

第一,人口將近一億,在東南亞排第三,與第二的菲律賓相差不遠。但與內部民族宗教矛盾叢生的菲律賓相比,越南雖然號稱有55個民族,但越南人的同質性極高,京族人口佔87%。而且越南的少數民族沒有像中國那樣相對少的人口卻是大片土地的原生民族的情況。

第二,越南武力很強。在歷史上就以抗擊外來侵略著名,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有三個在越南人手下吃虧。這和菲律賓那種不堪一擊的武力不可同日而語。越南在歷史上屢次被入侵。

第三,越南位置重要。菲律賓和越南分別是南中國海的東西兩側最重要的國家,均有漫長的海岸線。兩者中,越南的位置比菲律賓更重要,因為越南更靠近從南海進入印度洋的路線。越南的崑崙島與印尼的納土納群島隔海相對,構成進出南海的一道屏障。

第四,越南人勤勞,能吃苦,注重教育,有很好的發展潛質。由於起步晚,勞動力低廉,於是成為製造業轉移的下一個目的地,發展潛力巨大。TPP條約簽訂後,大部分人都認為越南是獲益最大的一個。現在TPP雖然沒有了,CPTTP又再生,越南依然是贏家。最近兩年,由於成本上升和貿易戰,中國很多製造業外移,大部分也落戶越南。

第五,傳統上,越南和蘇聯(俄羅斯)關係良好。與中國雖然有領土爭議,但作為同是僅存的幾個“社會主義國家”,中國也要給一些面子。而作為共產黨專政的國家,越南實行集體領導,屢屢傳出要政治改革的聲音,在西方國家眼裡,又比中朝等“進步”一些。而美國侵略過越南,於是在很多美國人心中,都多少有點虧欠感。法國殖民統治過越南,也因此與越南有文化聯繫上的情意結。越南與日本在二戰中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沒有“歷史問題”。這樣越南已經存在在大國中縱橫捭闔的基礎。

對那些不願意看到中國在南海一國獨大的大國而言,越南的地位更值得重視。因為與中國在南海有領土爭議的國家中,越南是爭議領土最多的一個,在西沙和南沙都有主權爭議。而且,越南在南沙群島佔領的島礁最多,很多島礁上都有駐軍,南威島作為越南在南沙的統治中心,還已經有居民。而且越南人民族主義強烈,對領土的情結絕非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家可比。此外,越南從一個貧油國變成一個石油出口國,南海石油是唯一的油田所在,越南更不可能放棄南海的石油利益。於是,越南實際上是中國要獨霸南海的計劃中,最硬的一塊骨頭。越南的武力當然不能和中國相比,但在東南亞國家中還是首屈一指的。英美等海洋大國等要插手南海事務,必須要找一個支點,越南就是最符合要求的那個。

越南人民的好朋友

事實上,美國一直想拉攏越南,特別是菲律賓杜特爾特轉投中國之後。2017年,川普訪問越南,受到盛大歡迎。2018年,防長馬蒂斯訪越以及其後的美國航母卡爾文森號歷史性訪問越南峴港,標誌著美越軍事關係進一步升溫。去年8月,曾經參加越戰後來又努力推動美越關係正常化的參議員麥凱恩去世,有多達200多個越南團體和個人到美國領館參加悼念活動,形容麥凱恩是“越南人民的好朋友”。

在川普時代多次南海自由航行行動,其穿越的海域都在西沙群島附近,包括今年1月7日的那次。而英國2018年9月的第一次南海自由航行也選擇了西沙群島。這些都是向越南示好。因為只有越南和中國爭西沙主權。而越南也心領神會,宣布對西沙和南沙“擁有主權”,也表示“尊重各國依照《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而享有的在南海的航行與飛越權”。

這次越南能主辦川金會,固然與自己努力爭取有關,這正是越南希望充分運用“中等國家”的地位而謀求更大外交話語權的明證。但美國要刻意讓越南“出風頭”,希望進一步拉近美越關係,也是關鍵。最初,金正恩並不想在越南舉行,是美國堅持才應允。川普甚至還提議中國主席習近平到越南與他會面(關於貿易戰),中國當然不答應。但川普這一著,已經令越南人心頭一暖了。

可以預期,越南外交主動出擊之後,在CPTPP和美英等的加持下,越南在經濟和國安上的地位都會穩步上升,發揮其中等國家的優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