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彭斯新演講透端倪 遏中共不只貿易戰

正如彭斯所言:「如果我們的盟友們對東方產生了依賴,我們就無法確保西方的防衛。」為了世界的自由和民主,美國川普政府正走在與當年裡根政府相同的道路上,北京當局若看不清形勢,結局將比蘇共當局還慘。

2月16日,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在慕尼黑國際安全會議上說,在華為和其它中國公司所構成的安全威脅的問題上,美國一直在向盟國明確表明立場。

在中美貿易新一輪談判在北京落幕、中美雙方皆發出有“進展”的聲音之際,2月15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德國舉行的第55屆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發表了主旨演講,亦如其去年發表的兩次重磅演講一樣,這次演講內容同樣值得關注。

彭斯演講包括多方面內容,首先他對川普(川普)總統任內政績給予了高度評價,並稱川普的任期“特殊”且“非凡”。他引用川普2017年在華沙演講中的一段話:“這個時代最基本的問題是西方是否有生存下去的意志。我們是否對我們的價值觀有信心,會不惜一切代價來捍衛他們?我們是否對我們的人民有足夠的敬意並為他們守衛邊境?我們是否有願望和勇氣來捍衛我們的文明,當他們遭到某些人惡意顛覆和破壞時?”

對此,彭斯稱,在川普的領導下,美國正在用行動來回答這些問題。“現在的美國比任何以往都要強大,美國的領導再次回到了世界舞台當中。”美國的強大不僅體現在經濟上,也體現在軍事方面。

彭斯隨後還談到了伊朗、委內瑞拉、俄羅斯、中共等問題。他呼籲歐亞國家代表在對伊朗關係和委內瑞拉局勢上跟隨美國的腳步,選擇退出伊朗核協議,支持委內瑞拉反對派,呼籲北約盟友不要從中國或俄羅斯購買武器,而是應加大自身的防務開支。彭斯還特別要求德國放棄與俄羅斯正在進行的“北溪-2”(Nord Stream-2)天然氣管道項目,因為“西方不能依靠東方來實現強盛”。

彭斯亦提到“中國是美國與盟友的威脅”,抨擊華為等中國公司“向北京安全機構提供他們網路和設備所接觸到的信息”。因此,“我們必須保護我們的關機通訊基礎設施。”“美國呼籲我們所有的安全夥伴保持警惕,拒絕任何將有損我們通訊技術安全、或國家安全系統的公司。”“如果我們的盟友們對東方產生了依賴,我們就無法確保西方的防衛。”

就中美貿易問題,彭斯強調希望“能夠取得真正的進展,並在兩國之間建立自由、公平和互惠的貿易關係”。而除了貿易問題,彭斯還指出了中美間其它存在的問題:“南中國海航行自由,債務外交,干涉國內政治事務以及中國宗教少數群體的權利。”“北京知道我們的立場。”美國需要的是這樣的中國:尊重鄰國的主權、擁抱自由、實現公平和互惠的貿易以及維護人權和自由。

彭斯的演講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其除了再次表明了正在重新走向強大的美國為捍衛西方價值觀、捍衛自己的國家,絕不會向敵對勢力妥協外,還對外再證美國要聯合西方盟國應對這些敵對勢力的遏制戰略,即在安全、軍事、經濟等方面採取統一步驟。而這對於北京當局絕非什麼好消息。

也大概是在慕尼黑安全會議舉行的同一天,身在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透露,美國剛剛成立了金融國家安全委員會,而當年在蘇聯解體前,該委員會對遏制蘇聯經濟發展起到了關鍵作用。是以歷史正在重演,貿易戰只是個開始。

為什麼這樣說呢?2018年出版的《來自外部的革命:戈爾巴喬夫時期的蘇聯改革與西方遏制戰略》講述了西方是如何通過遏制戰略搞垮蘇聯的,尤其是蘇聯經濟,一些部分不妨可做當下的參照。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美國經濟持續發展,而這是“打敗共產主義和復興美國精神的根本原因”。1983年1月17日,國家安全委員會頒布第75號國家安全決定指令——《美國與蘇聯的關係》(NSDD75)。該項指令明確指出:“美國對蘇聯的政策由三個方面組成:從外部抵抗蘇聯的帝國主義;從內部對蘇聯施壓以削弱蘇聯的帝國主義資源;通過談判,在嚴格互惠的基礎上,消除雙方的突出分歧。”

這是里根政府時期有關美國對蘇聯的戰略與目標的第一份、也是唯一的一份總統指令,並且成為美國政府的最高機密之一。其目標就是通過政治、經濟等手段改變蘇聯的體制,而在蘇聯的所有弱點中,最主要的就是它的經濟。

基於這樣的目標,美國人開始尋找減少蘇聯的收入並迫使它增加支出,從而對它的經濟體制進行擠壓的辦法。首先是聯合西方盟國,對蘇聯東歐集團實行貿易管制,阻止向其出口能增強其經濟軍事實力的技術設備,這導致蘇聯成了個盜版國家,約有十多萬人專職翻譯那些從西方偷竊過來的工業技術文件。工業發展和技術水平的落後,使蘇聯漸漸成為主要出口農產品和礦物的國家,不能和世界上主要工業品的輸出國競爭。根據關稅及貿易總協定的年度報告,蘇聯在出口工業品方面已從1973年的世界第11位降到1985年的第15位。

其次通過操縱石油價格的漲跌,美國又進一步加劇了蘇聯的經濟困難,並使蘇聯資源消耗型經濟難以為繼。

進入20世紀80年代,蘇聯經濟的弱點已經日益暴露出來。里根政府認為蘇聯的經濟已經毫無希望,決心利用蘇聯的弱點,對蘇聯的基本經濟與政治弱點進行攻擊。除了通過“星球大戰”計劃加劇軍備競賽等公開手段外,美國還實施了隱蔽經濟戰,最為典型的案例就是加強對蘇聯國際融資渠道的監管和控制以及操縱全球石油價格漲跌。

1979年,美國大通曼哈頓銀行國際部蘇聯-東歐處副總裁小羅傑‧羅賓遜發現了蘇聯通過長達1700英里的奧倫堡天然氣管道,向西歐進行雙重融資的企圖。按照約定,這種石油和天然氣工程一直是通過物物交換來實現融資的。蘇聯通過向西歐輸送天然氣獲得的收入來向西方購買設備和技術。但是,在實際操作層面上,蘇聯通過其控制的國際投資銀行,將德意志銀行、德累斯頓銀行和大通銀行的貸款進行了大規模秘密轉移。羅賓遜在仔細追蹤後發現,蘇聯向西方的貸款實質上大部分被用於對第三世界進行軍事援助,導致歐洲和中東地區的恐怖活動大幅增加。

1980年,蘇聯宣布了一項更加龐大的能源項目——修建亞馬爾天然氣雙線管道。這條長達3600英里的管道可以將西伯利亞北部天然氣輸送到捷克斯洛伐克邊境,然後輸送到德國和奧地利的能源網。這項工程每年能夠為蘇聯帶來多達300億美元的硬通貨收入,這項收入對蘇聯具有至關重要的意義。更為重要的是,西歐在總的天然氣供應量中對蘇聯的依賴度也可能至少達到60%,這也加強了蘇聯的政治影響力。

對此計劃,美國強烈反對。1982年3月,羅賓遜成為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國際經濟事務的高級主任,開始從事對蘇聯融資的監管工作。3月26日,里根總統在召開內閣會議聽取有關經濟情況彙報後得出結論:“蘇聯人的情況很糟,如果我們能夠卡斷他們的貸款,他們將不得不向‘山姆大叔’乞討,否則就將陷於飢餓。”

7月,國家安全顧問威廉‧克拉克在里根總統的支持下,成立了一個跨部門的國際經濟政策高級小組,也就是金融國家安全委員會。羅賓遜成為該部門的執行秘書。它是冷戰期間唯一的一個由CIA、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國防部負責人組成的高級政策策劃機構,其主要目的是要將國際經濟和金融問題與國家安全事務結合在一起。

10月,在加拿大的拉斯皮尼舉行的峰會上,美國迫使西歐盟國同意與其保持對蘇聯東歐的出口管制政策的一致。12月29日,里根總統在電視里宣布對蘇聯實施禁運,美國將禁止參與天然氣管道項目。

1983年5月,美國在威廉斯堡經濟峰會上通過了一系列針對蘇聯經濟發展的政策,包括放寬西方對出口信貸利率的補貼,加強技術出口管制,以及為西歐開發可選擇性天然氣供應來源。此外,參與投資的6家公司也受到了美國的制裁。

失去了融資空間的蘇聯,為此不得不加大了亞馬爾管道的建造成本,蒙受了巨大的損失。該項目直到蘇聯解體後的1999年才完成。

更為要命的是,美國看到了石油越來越成為蘇聯經濟發展的主要支柱,還實施了“沙特行動”計劃,即通過設法使沙烏地阿拉伯增加石油產量的做法使國際市場上石油價格暴跌,從而使原油輸出大國蘇聯的外匯收入銳減。據美國中央情報局一份秘密報告說,每桶石油價格下跌1美元,蘇聯每年就會損失5~10億美元。1985年11月每桶石油價格為30美元,5個月後跌至12美元,據此推算,蘇聯因此損失90~180億美元。

事實也是如此,石油、天然氣、武器和黃金收入佔了蘇聯硬通貨總收入的80%,而石油和天然氣又佔了總收入的三分之二。里根政府操縱石油價格的經濟戰,給蘇聯經濟造成了“毀滅性的影響”,使蘇聯本來還可以勉力維持的財政收入來源進一步萎縮,蘇聯經濟開始不斷滑向崩潰的深淵,並最終在內外交困中走向了解體。

三十多年後,在美國業已將中共視為頭號“敵人”並將結束中共體製作為目標的情況下,歷史又出現了相似的一幕:在美國大力發展經濟的同時,亦開始要求盟國緊跟美國的腳步,防範中共,防範與中共有密切聯繫的俄羅斯,尤其是將華為排斥在西方市場將是對中共巨大的打擊。而未來,隨著金融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成立,美國和其盟國將在經濟方面採取更強有力的遏制中共的政策,並不是遙遠之事。

正如彭斯所言:“如果我們的盟友們對東方產生了依賴,我們就無法確保西方的防衛。”為了世界的自由和民主,美國川普政府正走在與當年裡根政府相同的道路上,北京當局若看不清形勢,結局將比蘇共當局還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