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老照片】大陸互聯網曾經如此自由發聲 選擇沉默終將禍及自身

1989年,他們在北京碾壓大學生時,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大學生;1999年,他們在鎮壓法輪功時,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法輪功學員;2009年,他們在新疆開集中營時,我沉默了,因為我不住在新疆;2019年,他們在搞宗教改造時,我沉默了,因為我不信教……終於有一天,他們的惡勢力伸向我時,沒人給我說話了。

@yjpc1989:微信網友發給我的文件,大大出乎我意料。我們總是批評中國人懦弱,不敢反抗,實際上很可能是因為信息不對稱!垬封鎖信息的能力是人類歷史所罕見。看看50年代末這麼多各地暴亂,我們知道多少?如果早一天知道這些信息,我們還會得出中國人軟骨頭的結論嗎?所以詆毀這個民族的恰恰是垬的一項長期戰略。

@zhanglucy88:天津塘沽“8.12”大爆炸三周年了,媒體都在裝聾作啞,把一場驚天慘劇,以逆行英雄完美掩蓋過去,那麼多消防士兵和無辜市民生命一瞬間消失了。那場大爆炸,難道不是政府的罪惡?當天爆炸後媒體不敢報道,電視台居然仍然播放電視劇!而只有志願者第一時間積極組織援助悼念爆炸中所有無辜的逝者。

楊佩昌:1987年9月20日,中國第一次連上了互聯網,發給世界的第一封電子郵件是:Across the Great Wall,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翻譯:越過長城,走向世界。——但出乎意料的是,沒有多少年又築起了長城防火牆。

@MoeGlaze:歷覽中國互聯網發生過的網路事件,不難看出,早期政府以及相關公司根本不懂如何維穩,也不會去維穩。每每出現一個政府負面新聞,最終的結果或多或少都是在網民大規模反對熱潮中道歉,促使著政府進步。懷念那個時代,更為我們如今所處的環境感到悲哀。

@SAKURASNOWSTROM:1989年,他們在北京碾壓大學生時,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大學生;1999年,他們在鎮壓法輪功時,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法輪功學員;2009年,他們在新疆開集中營時,我沉默了,因為我不住在新疆;2019年,他們在搞宗教改造時,我沉默了,因為我不信教……終於有一天,他們的惡勢力伸向我時,沒人給我說話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阿波羅網東方白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