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國緊盯國際組織中共代言人(全文)

美國國會下屬的、與中國關係最為密切的USCC委員會,最近開設了一個新項目,跟蹤記錄在國際組織中擔任要職的中共代表。美國盯緊中共的這一最新舉措反映出,國際社會不但已警覺中共對國際組織的滲透,且正在採取行動中。

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USCC),是美國國會四大常設機構之一,目的是監督和調查美國和中國進行雙邊貿易和經濟關係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影響。USCC每年聽取各行業的專家意見,對中美關係做出評估,向國會遞交年度報告。2018年11月USCC在最新年度報告中呼籲川普政府,基於安全理由,應加強審查美中經濟和技術合作項目。

USCC除了提醒美國政府,要警惕中共在經濟和技術上對美國的滲透以及安全威脅外,也關注到中共對國際組織的滲透。

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今年專門開設了一個研究項目——“The PRC in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國際組織中的中共代表)”,並於近期發布了首份針對中共滲透國際組織的備忘錄。

備忘錄列出了在重要國際組織中擔任負責人,在聯合國主要機構、聯合國基金和方案、聯合國專門機構、聯合國其它實體機構,以及國際貿易和金融機構中擔任要職的中共代表。USCC表示,該備忘錄數據截至2019年1月10日,並將每半年更新一次。

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為何要盯緊國際組織中的“中國人”?

不是因為他們來自中國,而是因為他們很可能受中共操控或利用;針對的也不是中國人的身份,而是背後的中共。

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ADB

亞洲開發銀行前副行長張文才

亞洲開發銀行(亞行)是亞太地區的政府間金融開發機構。儘管亞行是日本和歐美等國創立,以扶貧和促進區域經濟發展為主要目標,但近年來隨著中共推進“一帶一路”戰略,亞行也受到中共越來越大的影響。所謂“一帶一路”,是中共推行的,計劃通過向舊絲綢之路附近國家投資基礎建設,對外輸出過剩產能並獲取資源,進而擴張專制霸權的戰略。

2013~2018年,張文才(Zhang Wencai)被中共任命為亞行副行長,張文才之前在中共財政部任職,曾擔任過亞行中國執行董事。

亞洲開發銀行副行長陳詩新

2018年12月中共財政部官員陳詩新(CHEN Shixin)被任命為亞行副行長,接替前任張文才,陳詩新之前曾任中共財政部國際財金合作司司長、世界銀行和亞投行中國執行董事。

中共任命的這些亞行副行長,都積極推動亞行配合中共的“一帶一路”。

時任財政部國際財金合作司司長的陳詩新,在2016年亞行-中國合作30周年論壇上稱,亞行發起的GMS經濟合作區和中亞經濟合作區與中共“一帶一路”倡議高度契合,亞行已經成為中共開展對外經濟合作與交流的重要平台。

時任亞行副行長張文才2018年8月接受中共新華社採訪時稱,中共“一帶一路”倡議得到國際社會廣泛支持,亞行下一步工作重點就是推動亞行的中亞區域經濟合作機制和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機制,同中共的“一帶一路”對接合作。張文才2017年接受中共《經濟日報》採訪時稱,中共的“一帶一路”是全球化區域合作的良好示範,為全球化指明了道路。

亞行還有一個執行董事的席位被中共把持。中共財政部官員程智軍(Cheng Zhijun),2017年1月被中共任命為亞行中國執行董事。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AIIB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是中共發起並成立的亞洲區域多邊金融機構,主要目的就是為中共推廣“一帶一路”提供融資。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行長金立群

2014~15年,中共發起並成立亞投行後,2016年任命金立群(Jin Liqun)擔任首任行長。金立群出任亞投行行長前,擔任中國第一家中外合資投資銀行——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中金公司)董事長。更早前金立群還曾擔任中國投資公司(中投公司)監事長。中金公司和中投公司是中共體制中最重要的金融公司。

金立群還曾擔任財政部世界銀行司司長,世界銀行和全球環境基金組織的中國副執行董事、財政部部長助理、財政部副部長等職,並曾是亞洲開發銀行首位中國籍副行長。

2018年7月,亞投行行長金立群在出席中共的一個“一帶一路”論壇時表示,亞投行所有投資項目均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金立群稱,亞投行和“一帶一路”都源於中國(中共),但屬於世界。

近年來中共“一帶一路”戰略被曝光是債務陷阱後,備受批評。金立群2019年1月29日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為中共“一帶一路”辯解,稱“中共充分意識到債務可持續性,儘管有些人發表了批評意見。”

不過金立群承認,發展中國家債務負擔所引發的愈演愈烈的擔憂,正在促使中共“重新平衡”其海外放貸實踐。當天,亞投行發布首份融資報告——《2019亞洲基礎設施融資報告》披露,在印度、孟加拉國、印度尼西亞、巴基斯坦、菲律賓、俄羅斯、土耳其等“一帶一路”沿線重點國家中,過去兩年放貸持續走低。

但金立群也表示,亞投行2019年計劃放貸40億美元,約為前三年75億美元放貸總額的一半多。金立群堅稱,亞投行一直積極支持一帶一路倡議。

儘管中共不打算放棄,但“一帶一路”正在被越來越多的國家所警惕。

美國智庫“全球發展中心”2018年3月發布研究指,陷入中共“一帶一路債務陷阱”的二十多個國家中,包括巴基斯坦、寮國在內的8個國家的“主權債務風險”激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8年4月警告接受中共投資的“一帶一路”參與國,這些項目不是免費午餐,要警惕債務陷阱。

世界銀行(World Bank

世界上最重要的兩大國際金融機構——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向來是中共滲透的重點目標,而且近些年中共在其中已獲顯著進展。不過,在美國川普(川普)總統的呼籲下,國際社會開始警惕中共的滲透。

世界銀行是全球最大的多邊開發金融機構。中共在發展經濟的過程中,從世行獲得巨大支持。美國川普總統多次表示,世行給予了中國這樣已有足夠貸款能力的國家過多貸款,而多邊發展性銀行使貧窮國家的債務聚積。事實上,中國2017、2018年對外直接投資都超過1200億美元;截至2017年末,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達到1.8萬億美元,在全球僅次於美國,排名第二。

世界銀行首任常務副行長兼首席行政官楊少林

中共除了歷史上獲得世行資金支持發展經濟外,近些年更制定出“統籌多邊開發銀行資源支持一帶一路”的戰略,在世界銀行等國際金融機構內謀求更大的話語權,以便推動其“一帶一路”擴張。

自從中共財政部官員楊少林(Yang Shaolin)2016年1月被任命為世界銀行常務副行長兼首席行政官後,世界銀行對中共“一帶一路”興趣大漲。2017年5月,世界銀行、亞行、亞投行等6家多邊開發銀行,出席中共主持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並簽署了合作備忘錄。當月稍晚時,世行副行長楊少林表態說,世行支持“一帶一路”。

2018年12月,世行甚至發布研究報告,稱中共的“一帶一路”建設有利於全球貿易。不過當月稍早時,美國財政部披露說,世行的“一帶一路”研究接受了中共資助;而中共對世行等多邊銀行的影響“令人擔憂”。

世界銀行現任中國執行董事是楊英明(Yang Yingming),楊英明之前曾任財政部國際司副司長和財政部國際財金合作司副司長。

世界銀行集團內另外一名代表中共的高管,是國際金融公司(IFC)副總裁兼司庫——華敬東(HUA Jingdong)。國際金融公司是世界銀行集團成員,是專註於發展中國家私營部門發展的全球最大發展機構。華敬東曾經在中共的化工部外事局任職。華敬東2011年擔任國際金融公司司庫,之前擔任亞洲開發銀行(ADB)副司庫。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張濤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是協調成員國貨幣政策的國際組織,職責是監察貨幣匯率和各國貿易情況。2011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專門設立了第四副總裁之職,任命中共央行副行長朱民(Zhu Min)擔任該職,提高了中共在IMF的地位。中共央行副行長張濤(Zhang Tao)2016年8月接替卸任的朱民,出任IMF副總裁。

美中貿易衝突升級後,IMF副總裁張濤多次批評美國,為中共背書。2018年10月初,張濤接受中共黨媒專訪時表示,目前全球經濟出現的最大不確定性,就是美國挑起的貿易爭端。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內的中國高管,除了張濤外還有中國執行董事金中夏(JIN Zhongxia)。另外,IMF負責行政工作的現任秘書長是來自中國的林建海(LIN Jianhai)。不過林建海並非中共推選,而是在1989年成為IMF永久僱員後,2012年被IMF任命為秘書長。

世界貿易組織(WTO

作為全球最大的經貿合作組織,世界貿易組織(WTO)是對中國經濟幫助最大的國際組織,也是被中共利用國際規則最嫻熟的國際組織。

中共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後,一方面利用自由貿易的國際規則,享受世貿組織的權利,推行掠奪性出口貿易;另一方面,以“發展中國家”為由,同時通過欺騙和鑽空子等手段,推卸應盡的世貿組織的義務。中共藉助世貿組織大力發展經濟、提升貿易地位後,也在逐步加大對WTO的影響。

世界貿易組織副總幹事易小准

中共商務部副部長易小准(Yi Xiaozhun)2013年被新上任的WTO總幹事巴西外交官阿澤維多(Roberto Azevedo)任命為副總幹事。當年正值世貿組織選舉總幹事,阿澤維多獲中共支持最終勝出。2017年阿澤維多連任總幹事後,繼續任命易小准為副總幹事。

易小准分管市場准入、服務貿易、知識產權、政府採購等領域,而美國指控中共不公平貿易的表現,恰恰就是盜竊知識產權以及政府採購和限制競爭、拒絕市場准入等。

在美國批評中共不公平貿易損害美國經濟和就業後,WTO副總幹事易小准在2017年5月中共舉辦的第六屆世界工商領袖大會上表示,貿易並非造成本國失業的主因。易小准在2018年4月的博鰲亞洲論壇上曾表示,中共“一帶一路”為全球化提供了克服風險的有效途徑。

世貿組織另外一名中共高管是WTO上訴機構(Appellate Body)成員趙宏(ZHAO Hong)。趙宏2016年接替前任中共代表張月姣,出任上訴機構成員。趙宏現任中國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副院長。

聯合國

中共自1971年竊取了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後,一直試圖擴大在聯合國的話語權。時至今日,中共“長臂”已伸入聯合國內部。美國之音曾報導說,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外交官稱“中國(中共)正在聯合國掌權”。

因此,聯合國系統成為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密切關注的對象。聯合國系統,包括聯合國主要機構,以及聯合國方案、基金和專門機構的多個附屬組織。

聯合國主要機構——副秘書長

聯合國副秘書長劉振民

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各有一個聯合國副秘書長的名額。中共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Liu Zhenmin)2017年7月出任聯合國副秘書長,主管經濟和社會事務。

理論上聯合國副秘書長不能再代表任何國家的利益,但身為中共黨員的劉振民,頻頻為中共發聲。

2018年7月,劉振民出席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法律合作論壇,稱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為協調沿線國家的外國投資法律制度帶來了契機。

2018年初,劉振民在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時表示,中共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順應世界發展潮流。

聯合國主要機構——國際法院法官

國際法院法官薛捍勤

國際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設在荷蘭海牙,是聯合國的主要司法機構,也是聯合國六大機構之一。國際法院由15位法官組成,每國在法院只能有一名法官。法官任期9年,可以連選連任。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有權推選一名本國國籍法官。現任中國籍法官薛捍勤(XUE Hanqin),是國際法院中首位中國籍女法官。

薛捍勤2010年6月當選國際法院法官,2012年獲得連任。2018薛捍勤當選國際法院副院長,成為國際法院歷史上首位女性副院長。之前薛捍勤在中共外交部任職,曾出任中國駐荷蘭大使、駐東盟首位大使。

國際法院法官一旦當選,就不代表該國政府,不過薛捍勤在2016年的“南海仲裁案”風波中,依然為中共發聲,批評仲裁庭不公正。

值得一提的是,薛捍勤指責仲裁庭的理由,除了仲裁庭無權介入主權糾紛外,另外一大不公表現,是仲裁庭無視了中華民國駐守的太平島的真實狀況,強行將島“定性”為礁。儘管南海仲裁庭改島為礁的做法的確招致非議,但諷刺的是,仲裁庭之所以能夠這麼做,恰恰是因為中共對中華民國的打壓,以至於仲裁庭藉此無視了中華民國持有太平島的現狀。

聯合國專門機構

國際電信聯盟(ITU)

國際電信聯盟秘書長趙厚麟

擁有150年歷史的國際電信聯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ITU)是主管信息通信技術事務的聯合國專門機構,負責分配和管理全球無線電頻譜與衛星軌道資源,制定全球電信標準。

趙厚麟(Zhao Houlin)2014年10月當選ITU秘書長,2018年11月連任。之前原郵電部官員趙厚麟在中共推薦下,曾兩次當選為ITU電信標準化局局長和ITU副秘書長,直到2014年10月當選為ITU首位中國籍秘書長。

國際電聯1906年制定了全球第一個無線電通信規則。2000年ITU確定全球3G標準,2012年又敲定4G標準。趙厚麟在2019年世界經濟論壇上表示今年將出台5G標準。

趙厚麟曾多次表示,希望“中國企業積极參与各類國際電信標準的制訂,在未來市場競爭中掌握主動權”。趙厚麟在接受新浪財經採訪時稱,華為、中興等電信設備商積极參与了5G標準制定的整個過程,中國企業在5G發展上獨領風騷。

不過,中國企業憑研發競爭技術優勢,與中共企業不當獲取技術、替黨輸出專制霸權,是截然不同的行為。例如華為和中興都因為替中共輸出技術專制,而備受國際社會質疑。

尤其是接受中共資金支持的華為,近年來用低價惡性競爭在全球搶佔5G市場,引發美國、歐盟等眾多國家的警惕和抵制。美國政府多次強調,應將華為排除在5G之外,讓華為進入5G就是助中共擴大監控。

趙厚麟還積極推動ITU與中共合作,2015年12月他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稱,2015年起,中共開始與國際電信聯盟成員國探討電信基礎設施區域合作,推動其“一帶一路”戰略。而對外投資電信基礎設施,不但是中共“一帶一路”的重點項目,也是中共在全球擴張監控的關鍵。

國際民航組織(ICAO)

國際民航組織秘書長柳芳

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rganization, ICAO)是負責制定國際民航領域技術標準和政策的聯合國專門機構,現有192個成員國。

國際民用航空組織2015年3月選舉中共民航官員柳芳(Liu Fang)為秘書長。柳芳也是首位中國籍秘書長。2018年3月柳芳獲得連任。

國際民航組織雖然是聯合國專門機構,但受中共影響、甚至操控的跡象越來越明顯,尤其是在柳芳擔任秘書長後。

例如台灣,儘管處於東亞空中交通最繁忙的地點,卻長期無法直接聯繫國際民航組織,也無法直接獲取國際民航標準的信息。2013年,在中共的“首肯”下,ICAO邀請台灣作為嘉賓,參與了國際民航組織大會。不過2016年,ICAO不但拒絕台灣出席三年一度的國際民航組織大會,甚至拒絕台灣媒體參與採訪。美國多位國會議員批評ICAO此舉是以國際飛航安全為代價,姑息中共的霸凌行為。

另外,同中共推選的其它國際組織負責人一樣,柳芳也積极參与中共的政治戰略。2017年5月,柳芳接受中共黨媒採訪時稱,中共“一帶一路”戰略與國際民航組織的宗旨和目標相一致,ICAO大力支持“一帶一路”倡議。

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

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總幹事李勇

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ted Nations Industrial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 UNIDO)是致力於促進發展中國家工業發展的聯合國專門機構,現有一百七十多個成員國。

2013年6月,中共財政部副部長李勇(Li Yong)出任UNIDO總幹事,2017年11月李勇連任。

UNIDO總幹事李勇2018年4月接受中共黨媒採訪時表示,工發組織加強了與中共的合作,組織了“一帶一路”包容與可持續城市展覽與對話活動,配合中共推廣“一帶一路”戰略。

李勇還力贊中共的“中國製造2025”戰略。中共的這兩個戰略被外界批評為是擴張霸權和盜竊技術。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副總幹事王彬穎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WIPO)是關於知識產權服務、政策、合作與信息的全球論壇,是一個自籌資金的聯合國機構,有191個成員國。王彬穎(WANG Binying)是品牌與外觀設計部門的副總幹事,其職責包括在中國推廣國際知識產權。

多年來中共不當獲取知識產權一直備受國際社會詬病,並成為美國對中共發起貿易戰的原因之一。不過,WIPO副總幹事王彬穎在2018中國知識產權保護高層論壇上表示,中國對知識產權保護的重視程度與日俱增。

中共除了在上述的聯合國專門機構中,將代言人推上領導職位外,在其它部分聯合國機構也獲得一些高管職位。

世界旅遊組織(World Tourism Organization,UNWTO)執行主任祝善忠(Zhu Shanzhong)。1975年正式成立的世界旅遊組織,擁有158個成員國,2003年成為聯合國專門機構。祝善忠2013年被中共推選為世界旅遊組織常務董事,負責技術合作和服務。祝善忠此前擔任中共國家旅遊局副局長。

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助理總幹事任明輝(REN Minghui)。世衛組織是聯合國的專門機構,有194個成員國。任明輝2016年被任命為世衛組織負責艾滋病毒/艾滋病、結核病、瘧疾和被忽視的熱帶病防控助理總幹事,2017年擔任負責傳染病的助理總幹事。此前任明輝曾擔任中共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國際合作司司長。

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WMO)助理秘書長張文建(Zhang Wenjian)。1950年正式成立的世界氣象組織,是聯合國負責氣象、業務水文和相關地球物理科學的專門機構,有192個會員國。張文建曾擔任中國氣象局副局長。2008年起在世界氣象組織秘書處擔任觀測與信息系統司司長、空間計劃辦公室主任。

聯合國農業發展基金(International Fund for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IFAD)行政服務處助理副主席Wu Guoqi。

聯合國方案和基金

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UNDP)助理署長兼開發署亞太局局長徐浩良(Xu Haoliang)。

聯合國環境署(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UNEP)首席科學家兼科學司司長劉健(Liu Jian)。

其它國際組織

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

被中共誘捕的國際刑警組織前主席孟宏偉

國際刑警組織目前暫無代表中共的高官。該組織前任主席、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2018年9月遭中共誘捕。該事件不但讓中共丟失了國際刑警組織掌門人的席位,同時也敲響了中共滲透國際組織的警鐘。

國際原子能機構(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IAEA))副總幹事楊大助(YANG Dazhu)。楊大助2015年7月1日被任命為副總幹事兼技術合作司司長。在加入原子能機構之前,楊大助曾經擔任過中共的國家原子能機構國際合作司司長和中國常駐國際原子能機構代表團參贊。

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IOC)副主席于再清(Yu Zaiqing)。

禁止化學武器組織(Organiz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OPCW)外部關係主任陳凱(CHEN Kai)。

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已表示,會持續跟蹤中共對國際組織的滲透情況,每半年會更新一次該備忘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