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注意!多音字大量正音被強割 會讀漢字的要變成沒文化了

——注意!這些字詞的拼音被改了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shuāi)。”

“遠上寒山石徑斜(xié),白雲生處有人家。”

“一騎(qí)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

……

註:衰在詩中本讀cuī,斜在詩中本讀xiá,騎在詩中本讀jì。由於讀錯的人較多,現已更改拼音。現在新版教科書上的注音是衰(shuāi)、斜(xié)、騎(qí)。

作者:“我老人家費勁心思完成的押韻,好不容易成了千古名句,就這麼被改了?”

類似的還有不少,如下:

“說客”的“說”原來讀“shuì”,但現在規定讀“shuō”,另外還有說(shuō)服;

“粳米”的“粳”原來讀“jīng”,但現在要讀“gěng”;

……

這幾天,網友針對拼音的發帖引發熱議,許多人稱“怕自己上了個假學”。

不少網友查字典發現,許多讀書時期的“規範讀音”現如今竟悄悄變成了“錯誤讀音”;經常讀錯的字音,現在已經成為了對的……

大家紛紛表示有些“發懵”,不知道現在我們到底應該讀哪個字音才算正確。

下面,就來看看那些被大家發現修改了讀音的字——

比如道別的時候。經常說的“拜拜”(bái bái)。“拜”,《現代漢語詞典》第5版注音 bài,第6版增加註音 bái。

確鑿(què záo),原讀音:確鑿(zuò)。後因從俗改為:確鑿(záo)

蕁(qián)麻疹改為蕁(xún)麻疹。

“呆板”本來讀ái bǎn,但是後來為了尊重大眾的習慣,所以從1987年開始,這個詞的讀音更改為 dāi bǎn。

鐵騎(tiě jì)是古代發音。“騎”字在類似動詞詞義時讀 qí,比如騎兵。其他的類似名詞詞義的全部都讀 jì。輕騎,車騎,驃騎。

不過,現代全部都讀 qí,jì音已經取消了。新版新華字典這個字就只有 qí一個讀音。(舊讀“j씓jí”,2005年起,統一廢“j씓jí”讀“qí”,詳見《新華字典》第11版)

沒辦法,我們要與時俱進,不能堅持舊的,否則就是錯的。如上文提到的“呆板”“確鑿”等都是如此。另如“斜”,古讀 xiá,現在統讀 xié。

“說服”的漢語拼音注音是“shuō fú”而不是“shuì fú”。《現代漢語詞典》(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編,商務印書館出版,第6版)的條目(第1225頁)

“說”字有四種讀音。

一是讀“shuō”,主要的意思有:

1.解釋,解說;2.告訴,講話;3.言論、主張(作名詞,如“學說”“歪理邪說”)等等。

二是讀“shuì”,意思是勸說別人使聽從自己,比如“遊說”。

三是讀“yuè”,作“悅”的通假字。

四是讀“tuō”,作“脫”的通假字。第三和第四種讀音的用法在現代漢語中已十分少見。

誰,何也。從言隹聲。示隹切。《五音集韻》:是為切;《玉篇》是推切。依歷史語音系統推導,則正音當為“shuéi”,簡寫作“shuí”。

因發音不易,方音中介音容易丟失,又多轉變為“shéi”,反向影響,定音從俗,故字典中兩者皆收,今字典多以“shéi”又“shuí”為主。

“shuí”為讀音,多見於莊重場合和極富感情的詩朗誦中;“shéi”為語音,較生活化,多見於影視劇節目和日常生活中。

唯(wěi)唯(wěi)諾諾改為唯(wéi)唯(wéi)諾諾。

靡(統讀mí):“靡靡之音”一詞中曾經讀作mǐ。

簞食壺漿,《現代漢語詞典》第5版注音 dān sì hú jiāng,第6版注音 dān shí hú jiāng。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橙,統讀 chéng,取消 chén(橙子);

從,統讀 cóng,取消 cōng(從容);

脊,統讀 jǐ,取消 jí(脊樑);

跡,統讀 jì,取消 jī(事迹);

績,統讀 jì,取消 jī(成績);

框,統讀 kuàng,取消 kuāng(門框);

拎,統讀 līn,取消 līng(拎東西);

澎,統讀 péng,取消 pēng(澎湃);

繞,統讀 rào,取消 ráo(迴繞);

往,統讀 wǎng,取消 wàng(往前走);

尋,統讀 xún,取消 xín(尋思);

蔭,統讀 yìn,取消 yīn;

咱,統讀 zán,取消 zá(咱們);

作,在“作坊、洗衣作、豆腐作、小器作”中讀 zuō,其他場合都讀 zuò,即取消 zuó(作料)和部分詞語中的 zuō(作弄、作揖、作死、自作自受)。

看完這些,覺得以前語文老師正過的音都是淚啊!

心疼咱們學配音和學播音的寶寶們,幾乎每年都會有幾個字的讀音有變化。

為何字詞的讀音會不斷變化呢?

南開大學語言學教授馬慶株表示,語言是社會交流的工具,隨著社會的發展,語言的發音也會出現變化。

“就比如說‘確鑿’的‘鑿(záo)’字,大家都這樣讀,讀著讀著就成了‘對的’。”“進行普通話審音也是為了適應大眾的需要。”

他進一步解釋,為了順應網路化、信息化時代的日益發展與需求,語言文字也要相對地做出適應與調整。

不過馬慶株也表示,漢字語音的調整是一件非常慎重的事情,應該符合字面本身所有的意思。

北京大學中文系退休教授王理嘉說,因為中國所有的字音都是表意的,每一個字音表達一種意思。

也有專家對於一些漢字的統讀發音提出了異議,比如“下載”一詞,念四聲zài,表達的是“搬運”的意思,現在被改為三聲,就失去了原有的特殊含義。

從詞典的編輯方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了解到,第七版詞典編輯截稿時,異讀詞審音表尚未最終定稿。因此目前詞典使用的還是之前的發音標準。

一位在西城區任教的小學老師告訴記者,《現代漢語詞典》和《新華字典》是教學中的要用到的重要工具,但現在教師的教學主要以教育部公布的教學大綱和教材為主。

荀子說:“名無固宜,約之以命。約定俗成謂之宜,異於約則謂不宜。”

語言也是同理,作為交流溝通的工具,根據約定俗成做出的改變,似乎更方便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但是也有人認為,按約定俗成改動,我們學習漢字正音還有什麼意義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網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