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李銳入黨後知此事非常震驚 曾整夜高喊中共法西斯 因胡錦濤 晚年被看管

——

已故中共自由派元老李銳的追悼會,周三(20日)在北京八寶山舉行,追悼會現場遍布便衣、警察,嚴密監控。李銳女兒李南央說:父親入黨後才了解,中共對AB團大屠殺,非常震驚,有的縣只剩一兩個人。黨旗更多是自己人的鮮血。父親目睹六四大屠殺徹底失望,當日通宵高喊“法西斯”。父親晚年因採訪提到胡錦濤後,受到繼母向中組部保證看住父親。父親是為了說話有份量才留在黨內。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表示,李銳不喜歡黨旗;說紅顏色不好;中共強行給他蓋黨旗是犯賤。

李南央:父親對AB團大屠殺對非常震驚;有的縣只剩一兩個人

李銳女兒李南央20日在美國之音表示,父親說得很清楚,黨旗上是鐮刀斧頭沒有知識分子的地位。

特別是,他一二九之後才入黨,對於中共早期在蘇區肅清AB團的血腥屠殺並不了解。

後來從中組部下來後,他花了十多年時間負責組織和領導中共組織史資料撰寫,了解中共肅清AB團時殺了十幾萬黨員,非常震驚,有的縣只剩一兩個人。

黨旗不僅僅是烈士鮮血,更多是自己人的鮮血。

李南央:父親因為六四徹底失望;通宵高喊“法西斯”

另外就是六四事件。當時父親在木樨地,目睹了坦克進城碾壓市民和學生。他所在的大樓面對大街。

他在樓里和年輕人一起站了一個晚上,不停高喊“法西斯”。他們一喊,子彈就會掃射上來,他們趴下躲避;再喊,子彈再掃射上來。

第二天一清早,他前往旁邊的醫院,看到堆起來的屍體和流淌在地上的血漿。他對共產黨徹底絕望。

所以,給他蓋的黨旗上更多是沾的共產黨屠殺人民和自己黨員的血跡。不能因為他沒有退黨就給他蓋黨旗。

鮑彤:李銳不喜歡黨旗;說紅顏色不好;中共犯賤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怒斥當局不顧死者遺願,強行在李銳遺體上蓋黨旗。這不是「賤」嗎。

鮑彤說,李銳不喜歡黨旗,他對「紅顏色」,他說這不是一個好顏色。

鮑彤認為,他就是不希望蓋這個黨旗。共產黨黨章有這個規定嗎?共產黨死了,甚麼級別以上必須蓋黨旗?我們沒看到這個規定,這叫胡來,人家不要你還湊上去給人家一個東西,這不是「賤」嗎。

李南央:父親為說話份量留在黨內

李南央20日在美國之音說,父親告訴過我不退黨的原因,留在黨內說話更有份量,否則就會跟我一樣說話沒有份量。“毛病不改,積惡成習”是民間的話,但是由李銳的口說出來,其份量和傳播的廣度不可同日而語。

李南央:身在黨國無自由,相信鉗制父親是家人

李南央在上述美國之音節目中還說,連我父親去世的消息都不是我繼母、我哥哥或者父親秘書告訴我的,而是由朋友和遠親告知的。我這麼多年寫了很多關於父親的文章。

尤其2013年他們把《李銳口述往事》這本書扣下以後,我一直在跟海關打官司。北京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受理後一直沒有開庭,我已經有55篇文章跟進來表達我的主張,就是憲政要開張,要依法治國,黨要在法之下。

我的繼母就是共產黨用來鉗制我父親的一隻手,所以父親根本就不可能在生前把自己的意願作為遺囑寫出來。

李南央:晚年因採訪提到胡錦濤後;受到親人鉗制

李銳女兒李南央21日接受美國之音訪談節目時說,父親在1957年的南寧會議上反對上馬三峽工程,被毛澤東看中當了他的秘書,所以才會在1959年上廬山,否則他不夠級別。更重要的是,他列席了7月31號和8月1號的政治局常委會議,也做了記錄。這次會議導致他後來倒霉20年,包括在北大荒差點餓死,軟禁大別山和監禁秦城八年。

正是因為這樣的情況,他留下了手稿,揭露中共內部高層黑暗。

李南央還說,2006年德國之聲、某日本媒體和幾家香港媒體等對他進行採訪,他說胡錦濤是帶著紅領巾長大的,意思是在共產黨意識的熏陶下成長的。中組部找到家裡談話,父親和他們發生激烈爭執。我的繼母出面調解,並向組織上保證,答應以後看住李銳,看住家裡的電話,讓他再也不接受外媒採訪。

李南央表示,父親李銳受到繼母的管制,不能隨便對外發聲。

過去,父親一直誇繼母“二十六年如一天,醫生護士兼保安”。從那以後,改為“醫生護士兼政委”。此後,繼母正式擔任起看住李銳的任務。她也為自己的作為深感驕傲自豪。當時的中組部常務副部長沈躍躍給我父親拜壽時還特別感謝她,說她“政治工作做得好”。

這樣一來,父親的發聲渠道被堵塞了很多。而且他時時刻刻要注意,自己的講話是否會得到“政委”的允許。他在日記中也寫下過,今天說了什麼話,玉珍很不高興,等等。

追悼會現場遍布便衣、警察,嚴密監控

據到場的作家老鬼(馬波)向自由亞洲電台透露,追悼會現場遍布便衣、警察,嚴密監控到場人士、驅趕記者,弔唁大廳內禁止任何人攜帶電子設備進入和拍照。悼念人士手持的鮮花一律不準入內。

李銳追悼會現場

馬波說:去了有1千多人,可見李老在人們心中的地位。便衣到處都是,居然進去以後不許照相,而且不許帶手機,記者根本不讓進,弔唁大廳不許自己帶花獻花。你看那裡頭到處都是戴著小牌的小夥子,像是便衣。她們(中共)害怕,她們特別恐慌。

李銳的遺體終被覆蓋上黨旗。現場擺放了習近平、李克強及前總理朱熔基、中組部部長陳希所送的花圈。

李銳追悼會現場

中央社消息報道,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也致送花圈,但場內禁止拍照,且未派發書面生平,場外也未懸掛橫幅,引發議論。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