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從《流浪地球》看美中太空爭霸

美國空軍從1982年起建立太空司令部,1998年頒布《太空作戰條令》,正式提出太空作戰理論。如今形勢改變,美國總統川普2018年12月下令,要求國防部組建太空司令部,整合太空資源以提升美軍的太空戰力。同時,美國還計劃在2020年成立第6大軍種」太空軍」,說明美國想要繼續維持太空主導地位的決心。反觀中國,直到2015年底才成立融合天軍和網軍職能的戰略支持部隊,至今尚未看到相關的作戰條令。這種軟體上的差距,也許就是美中太空爭霸中,對中國構成不利的關鍵環節之一。

《流浪地球》大賣,引發美中太空爭霸的關注

本欄目每周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 RFA官網收聽。

聽眾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台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農曆新年期間,中國大陸上映一部科幻片《流浪地球》,非常賣座。故事是說太陽將要毀滅,並且吞噬地球。人類為了生存,因此聯合起來,在地球上安裝巨大的發動機,使地球變成一個方舟,逃離太陽系,駛往新的家園。我看了一些網友的評論,褒貶都有,但多數是讚賞的。其中有一個評論,給我留下深刻印象。他說:這是第一部中國人自己拍攝的科幻片,終於輪到中國人拯救地球了。

由於男主角是吳京,他曾經主演《戰狼》系列而成名,使得《流浪地球》這部電影,散發一股強烈的民族主義和中國崛起的激昂情緒,觀眾的欣喜之情,溢於言表。不過,也有網友給這部電影撥了冷水,說它不是科幻片,而是一部欠缺科學依據,充滿浪漫色彩的奇幻片,尤其它可能給觀眾留下一個中國的太空實力即將超越美國的假象。那麼,現實情況是什麼呢?美中兩國的太空爭霸目前到了什麼階段呢?或說在可期的未來將出現那些變化呢?太空爭霸的範圍非常廣,今天我僅就太空「軍事應用」的層面來談談這個話題。

太空爭霸首先要從美蘇爭霸說起。1957年10月,蘇聯發射世界第1顆人造衛星,從此拉開人類進入航天(太空)時代;1961年4月,蘇聯又搶先一步發射世界第1艘載人飛船(宇宙飛船)。美國不甘落後,急起直追,在60至70年代形成美蘇太空爭霸的局面。到了1983年3月,美蘇太空爭霸出現轉折。美國總統里根(Ronald Reagan)發表「星球大戰」計劃(戰略防禦倡議/SDI),人類由此跨入戰略性高技術太空爭霸的時代,當時蘇聯經濟正處於災難邊緣,因後繼無力太空發展逐漸落後於美國。里根曾說,為何不趁此機會使蘇聯破產呢?因此傳出「星球大戰」計劃只是一場騙局,以太空競賽為名拖垮蘇聯。其實不然,「星球大戰」計劃隨著里根總統的離任,經費確實急遽下降,但計劃從未取消,並在後續幾任美國總統中以不同名稱出現,改稱為導彈防禦系統。尤其,「星球大戰」計劃涵蓋5大技術領域,並未全面停擺,而是或多或少的都在進行。一是導彈防禦系統的監視、識別、跟蹤和殺傷評估技術;二是定向能武器,如激光器;三是動能武器,如電磁炮,以上2種主要作為攔截武器;四是系統分析與作戰指揮技術;五是導彈防禦系統的生存和保障技術。如果沒有這些技術的長期積累,川普(Donald Trump)總統難以提出美國將要籌建新一代導彈防禦系統。可以說,川普的導彈防禦構想,在技術上很多是「星球大戰」計劃的延續和強化。

現在我們來看中國的情況。當1957年蘇聯發射世界第1顆人造衛星後,毛澤東來年就提出要發展人造衛星,直到1970年4月發射第1顆”東方紅”衛星。同年7月,毛澤東批准由國防部五院院長錢學森所提出的發展載人飛船的報告,當時太空飛船命名為”曙光”1號,計劃1973年底發射升空,中國空軍還從1,000名戰鬥機飛行員中,挑選出十幾名飛行員擔任宇航員(航天員)。不要忘記,當時處於文化大革命期間,經濟千瘡百孔,毛澤東說了一句:「先搞好地球上的事再說,」該計劃因而喊停。這樣看來,中國發展太空事業的起步並不晚。因為一場文革,中國的經濟發展一下倒退30年。

當里根總統發表「星球大戰」計劃時,中國的改革開放才剛剛進入第5年,太空發展遠遠落後於美國。中國科學家為此憂心忡忡,1986年3月他們聯名向鄧小平提出跟蹤研究外國戰略性高技術發展的建議,因此形成「863計劃」,列出7項亟需跟蹤的外國尖端技術,航天技術列入其中。換言之,中國的太空領域發展在文革期間雖然出現斷層,但很快又接上,直到1992年9月21日,中共中央通過代號為「921工程」項目,開始重新啟動載人升空的計劃。11年後,楊利偉在2003年10月15日以”神舟5號”飛船首次進入太空。這和蘇聯首次載人升空相隔42年,和美國相隔41年。實在說,中國的載人航天技術和美蘇相比,並無太大的突破。當年美蘇航天員的升空立足於機械化時代的水平,信息傳輸和運算能力,遠遠不能和今日的信息化時代相比。

但從發展的速度來說,中國在衛星領域的精進速度非常驚人。根據《中國太空網》的報導,2017年世界各國的在軌衛星有1,459顆,美國以593顆高居第一位,佔總數的40.64%;中國擁有192顆位居第二位,佔總數的13.16%,超過位居第三位的俄羅斯135顆,追趕速度強勁。不過,從衛星的規模上看,中國和美國仍有3倍的差距。令美國關注的是,中國的北斗3號定位導航衛星2018年底已有18顆衛星在軌使用,預計2020年形成35顆全球組網系統,能夠堪比美國GPS全球衛星定位導航系統,可以大幅提高精準打擊能力;2016年8月中國發射全球第一顆量子通信衛星”墨子號”,使得衛星通信加密技術出現新的突破,預計需要5至10年將可進入多顆衛星組網的實用階段。

目前外界並不清楚,美國為何沒有發展量子通信衛星,反而被中國超前,使得中國衛星通信今後更具保障而難以破解。2017年4月,”天舟1號”貨運飛船把6噸多的貨物運往太空軌道,完成與”天宮2號”空間實驗室的對接,這次的太空補給任務將有利於中國在2020年左右完成空間站(太空站)的組建,反觀國際空間站將在2028年退役。屆時,全球唯一的空間站可能就是中國的。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高級顧問勞瑞尼(Kathleen Laurini)說,未來有必要在月球軌道上建設永久性的月球基地,作為人類探索深空的出發點,漸漸取代國際空間站。

如今中國是世界探索月球最積極的國家,推動探月工程(又稱嫦娥工程),預計2030年之前完成載人登月。2018年5月,中國發射世界第1顆在月球背面的中繼通信衛星,命名為”鵲橋”,作為嫦娥4號登月探測器與地球之間的通信站。勞瑞尼說,由於一系列的政治原因,美國目前沒有與中國討論國際太空項目的合作,但她很難想像未來的太空發展進程沒有中國的參與。看到中國的積極作為,美國總統川普2017年12月下令,美國宇航員將重返月球並最終前往火星。按美國太空總署官員稍早的說法,美國計劃2024年左右在月球軌道上建立月球基地,2033年前後進軍火星軌道。如此來看,美中兩國在月球的爭霸已經提前到來,但不排除雙方有合作的可能。

另外,美國國防部非常關注中國發展反太空的能力。美方發現,中國曾在2006年使用激光(雷射)照射美國衛星,2007年使用動能殺傷攔截器(KKV

),摧毀1顆中國自己的風雲氣象衛星作為測試。此後中國進行多次反衛星的測試,並發射裝有機器人手臂的衛星,用於清除太空碎片。從2012年起,美國還偵測到中國網軍先後侵入美國太空總署噴射推進實驗室和美國國家海洋與大氣管理局。本世紀初,美國開始把太空和網空的兵棋推演納入2年1次代號為「施里弗」(Schriever Wargame)的演習當中,這種以主要戰略對手為假想敵的計算機兵推持續至今,而中國並沒有類似系統性的太空與網空演練。

從編製和準則上看,美國空軍從1982年起建立太空司令部,1998年頒布《太空作戰條令》,正式提出太空作戰理論。如今形勢改變,美國總統川普2018年12月下令,要求國防部組建太空司令部,整合太空資源以提升美軍的太空戰力。同時,美國還計劃在2020年成立第6大軍種”太空軍”,說明美國想要繼續維持太空主導地位的決心。反觀中國,直到2015年底才成立融合天軍和網軍職能的戰略支持部隊,至今尚未看到相關的作戰條令。這種軟體上的差距,也許就是美中太空爭霸中,對中國構成不利的關鍵環節之一。

聽眾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台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來源:RFA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