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流浪地球》與《一秒鐘》在中共緣何待遇如此不同

《流浪地球》是中國本月上演的一部科幻片,《一秒鐘》是一部題材涉及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故事片。《流浪地球》受到了中國共產黨當局的全力宣傳和吹捧。《一秒鐘》則受到了中共當局的全力封殺。在中國國內外的觀察家們看來,中共當局對這兩部影片冰火兩重天的不同對待,展示了中共當局的宣傳手法和操控輿論的新動向。

在台灣台北舉行的第55屆金馬獎典禮上,中國導演張藝謀以《影》獲最佳導演獎,2018年11月17日(路透社

《流浪地球》是中國本月上演的一部科幻片,《一秒鐘》是一部題材涉及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故事片。《流浪地球》受到了中國共產黨當局的全力宣傳和吹捧。《一秒鐘》則受到了中共當局的全力封殺。在中國國內外的觀察家們看來,中共當局對這兩部影片冰火兩重天的不同對待,展示了中共當局的宣傳手法和操控輿論的新動向。

中共當局當局對《流浪地球》和《一秒鐘》的截然不同態度,由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清晰地表現出來。根據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報道,2月1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主持外交部例行記者會,針對記者詢問張藝謀新片《一秒鐘》無法在柏林國際電影節放映的問題時,華春瑩表示,這件事應該問相關主管部門。她緊接著,說:“我知道現在大火的電影是《流浪地球》,不知道你看過沒,建議你去看一下。”

隨後,中共喉舌新華社旗下的《參考消息》報道,英國《經濟學人》雜誌評論《流浪地球》展現“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意圖塑造《經濟學人》對該電影賦予正面評價的印象,儘管《經濟學人》的文章稱該影片荒誕無稽(absurd),並且配有一個顯然是諷刺的大標題,“習近平思想拯救世界”。

2月20日在中國國家電影局主辦的研討會上,中共中宣部常務副部長、國家電影局局長王曉暉稱:《流浪地球》的成功,首先得益於它樹立的“價值標杆和佔據的道義制高點”。“影片展現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當中的集體主義和家國情懷,展現了中國人民不計功利、天下大同、共克時艱的精神境界,詮釋了中國傳統價值和當代價值,宣介了‘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為戰勝人類可能面臨的災難提供了與西方不同的中國方式和中國方案。”

中共當局對該電影如此重視,進行如此高調的宣傳,這種局面使中國國內外很多人猜測,這部電影可能是得到了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首肯甚至喜愛。

在前中國人民大學博士生江棋生看來,中共當局給《流浪地球》這部影片的超規格宣傳耐人尋味。他說,“《流浪地球》這部影片或許不是習近平操控推出的,但是,至少是得到他首肯的。否則的話,外交部發言人有必要提這部電影嗎?新華社有必要在《參考消息》上動那樣的手腳嗎?中宣部有必要就這麼一部影片召開什麼會議嗎?我想,《流浪地球》這部影片跟習近平本人應該有一定的關聯。”

紐約政論雜誌《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很明顯,中共當局確實是在利用《流浪地球》在給習近平做宣傳。他說,“當然就是藉此來推銷習近平思想,藉此來推銷中國模式,中國方案。這也是借題發揮。這就給他一個借口,讓他有很大的發揮空間,愛怎麼說就可以怎麼說。你要說得很實在,難免就讓人覺得你太浮誇。就像是《厲害了,我的國》會遭到嘲笑。可你是借科幻片在說事,別人就不容易說你不符合實際了。”

胡平說,中共當局如此高調地宣傳《流浪地球》並且藉此推銷習近平思想,也可能事與願違。他說,“這次中宣部常務副部長的講話太高調,我覺得可能會起適得其反的作用,會引起更多人的反感。何況本來《流浪地球》就有一定的道德含義和政治含義,有些已經本來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批評。只是先前有人批評,反駁者會說,這就是個電影,就是個科幻片,不該扯政治。現在當局這麼赤膊上陣,從政治的角度給予宣揚,這就讓這部片子本來可能達到的政治宣傳效果反而打了折扣。”

對中共當局所宣傳的《流浪地球》“宣介了‘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為戰勝人類可能面臨的災難提供了與西方不同的中國方式和中國方案”的說法,在北京的社會政治評論家江棋生認為,這不過是自欺欺人的宣傳,很像是中國瘋狂的文化大革命時代宣揚自己是世界革命的中心,人類的希望,紅太陽升起的地方。

江棋生說:“世界上的主流是民主憲政。民主憲政制度是人類迄今為止所找到的最好的社會制度,遠遠要比一黨專制制度要好。儘管民主憲政制度在世界一些國家的實踐過程中也拉開了檔次,也表現得有好有壞,但總體上是超過一黨專政。像中國這樣的一個拒絕憲政堅持專政的國家怎麼可能去構建什麼人類命運共同體呢?”

紐約政治評論人胡平認為,《流浪地球》得到中共當局的高度吹捧,也跟《流浪地球》的作者劉慈欣多年來展示出來的反道德、反人類的思想傾向有關;劉慈欣作為一個科幻作家的最大問題是,他把人類難以確定的科學問題和道德問題簡單化為可以確定的,而有了這一確定就給共產黨獨裁或任何獨裁思想和政體提供了掩護。

胡平說:“他這個影片的荒誕就在於他設定了一個確定的局面,不這麼做,人類的文明就要毀掉,然後賦予某幾個人,某一個群體在這關鍵的時刻有決定人類命運的全知全能的能力。這麼一來,就符合了中共官方所宣傳的為了整體可以犧牲局部,犧牲部分是合理的,而且是佔據了道義制高點。這就可以用來給所有的人造災難進行辯護。”

在輿論受到中共當局嚴密控制的中國,媒體沒有關於劉慈欣的科幻創作和《流浪地球》當中所展示的反道德、反人類思想傾向的討論或批評。不過,還是有網民發出了一些批評。一位網民寫道:“中國偏偏有一群像劉慈欣這樣的理工科傻缺,還認為這種反人類觀點很有道理,動不動就要因為什麼大劫難放棄三分之二的人口,甚至覺得自己想出這種反人類的主意還充當了救世主,還是良苦用心,實在是太噁心,太弱智了,你算哪根蔥啊?我怎麼從來沒在外國科幻片裡面看到這種‘抽三殺二’的殘忍舉動被公開正當化,得到辯護的?中國人離人類文明有多遠,離普世價值有多遠,你們自己好好想想吧!”

在《流浪地球》受到中共當局的熱捧之際,中國著名導演張藝謀的涉及中國文化大革命時代的電影《一秒鐘》在柏林電影節最後一刻因“技術原因”被撤出。

在北京的社會政治評論人、中國人民大學前博士生江棋生說,“‘技術原因’這話絕對不能信。肯定不是技術原因。張藝謀這個電影其實從批准他拍攝到後來拍攝成功,通過審查,其實官方已經做了很認真的審查。做了不是一次兩次三次四次,而是再三審查,也得到了放行。最後關頭估計又有比較更左的人捅了一下,或者是覺得不妙,就在最後關頭以所謂的技術原因拿下。”

美國《紐約時報》在報道張藝謀電影《一秒鐘》在柏林電影節被突然拿下的時候寫道:“雖然張藝謀無疑是中國最受讚譽的電影導演,但他也並非一直受到當局的垂青。1994年,他的電影《活著》在中國被禁。2014年,他因育有三個孩子違反了獨生子女政策而被處以748萬人民幣(相當於124萬美元)的罰款。”

紐約政治評論人胡平說,張藝謀受到習近平當局如此羞辱,這種情況顯示,雖然張藝謀多年來為中共謀劃導演2008年北京奧運會、2016年杭州20國峰會的開幕演出立下了汗馬功勞,為中共的自我宣傳貢獻甚大,但習近平掌控的中共當局顯然不比毛澤東時代的中共當局重視宣傳幹將。

胡平說:“現在他們就是權力第一,就是赤裸裸的權力,他們認為你就是包裝師,化妝師。就跟現在的王滬寧一樣。王滬寧跟當年(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中共前領導人毛澤東手下的)中央文革小組、跟(毛的親信)陳伯達、跟張春橋不一樣。人們認為他們是理論家,而他們自己也認為在闡述一種非常偉大的意識形態。你王滬寧不就是為當權者塗脂抹粉嘛,替他們編出說法來嘛。張藝謀受到的這種羞辱不僅是他個人的羞辱,也顯示了在當今中國體制之下,哪怕是被黨高度認可的所謂文藝工作者都被擺在非常非常低的地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