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跌落神壇後「小燕子」提起上訴 欲駁回投資者的全部訴訟請求

“我們周一(2月18日)收到祥源文化(4.440,0.02,0.45%)(原萬家文化)、趙薇的上訴狀了。”浙江裕豐律師事務所律師厲健向記者稱。在股民訴祥源文化、趙薇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一審判決結果公布一個月後,“小燕子”終於打破了沉默,對一審判決結果進行上訴。

在趙薇利用空殼公司,使用51倍槓桿撬動30億元收購上市公司的鬧劇被證監會查處後,其“女版巴菲特”的頭銜再也無人提及。這場鬧劇導致股價劇烈波動,給股民造成了巨額損失。而參與者趙薇,也面臨著蜂擁而至的起訴狀。

被告上訴

厲健是股民訴祥源文化、趙薇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首例判決的原告代理律師。厲健向記者稱,自己於2月15日接到杭州中院的通知,祥源文化和趙薇已經提起上訴,並於2月18日收到了郵寄的書面上訴狀。按照15個工作日來算,2月15日正好是可以提起上訴的最後截止日期。

厲健稱,祥源文化和趙薇提起上訴早在預料之中,“由於上訴狀提交日期是以寄出郵戳日期為準,法院在法定的15天上訴期限屆滿後再通知我們被告已經上訴,這個流程很正常。”厲健向記者談到。

“公司和趙薇的上訴請求都是撤銷一審判決,改判駁回投資者的全部訴訟請求。”厲健向記者談到,“關於被告主張要求扣除系統性風險或者其他應當扣除風險因素的比例,我們對此不能認同,因為兩被告信息行為持續時間很短,在兩個月內祥源文化股價先是突然上漲隨後又大幅下挫,投資者遭受重大損失這是不爭的事實,而同期滬深證券大盤和板塊並沒有出現大幅下挫的情形,因此,兩被告的抗辯理由根本不能成立,一審判決已經明確駁回被告的抗辯理由。”

股民訴祥源文化、趙薇案屬於在全國範圍內有重大影響的案件,加上首批案件一審判決是杭州中院審判委員會討論作出的,充分體現杭州中院法官的集體智慧,“因此,我們預計二審結果很樂觀。”厲健向記者稱。

祥源文化董事長燕東來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已經更換控股股東的祥源文化在一定程度上是“有些無辜”。“此前龍薇傳媒計劃收購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是一個被交易的標的,我們沒有能力去鑒別收購方的資金來源。監管機構要求上市公司如實披露,我們也將龍薇傳媒方面傳遞給我們的信息如實披露。並且孔德永先生與龍薇傳媒簽訂協議時的身份是代表當時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萬好萬家集團,並不是代表上市公司。”

“公司已經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委託了國內很好的法律團隊來處理這個事情。”燕東來向記者談到,“我們目前是可以正常聯繫到孔德永先生的,公司在2017年8月已經發布過公告,如果產生賠償的話,孔先生將會進行賠付,如果賠償款金額比較大,上市公司新的控股股東祥源控股會繼續負責。也就是說將會有雙重保險,老的控股股東和新的控股股東都會對上市公司負責,也會對中小投資者負責,不會讓上市公司承擔經濟損失。”

厲健向記者介紹稱,2017年3月至今,全國有三四百位股民來電、來函諮詢索賠事宜,此前由於揭露日爭議很大,他將採取個案先訴的訴訟策略。此外,根據最新一審判決標準,估計部分投資者不符合條件。在符合索賠條件的股民中,索賠金額最小的一萬多元,索賠金額最大的超過百萬元。

“首批案件一審勝訴,意味著後續案件起訴時機成熟,根據最新索賠條件和委託手續進度,我們在本月底將集中起訴一批案件,後續案件再分批辦理。”厲健稱,目前我們正在繼續徵集股民索賠、分批起訴,參考一審勝訴判決,最新索賠條件:在2017年1月12日至2017年2月27日期間買入祥源文化股票,並在2017年2月28日後繼續持有或賣出該股票的受損投資者可以索賠。

槓桿入市

2016年11月2日,趙薇控股的龍薇傳媒成立。在成立一個月後,龍薇傳媒就開始了資本運作,其目標是多次轉型受挫的上市公司萬家文化。剛開張的龍薇傳媒家底並不厚實,在成立之後,公司連註冊資本200萬元都尚未實繳到位,總資產、凈資產、收入利潤都為零。在黃有龍(龍薇傳媒控股股東趙薇的配偶)、趙政(黃有龍的代表)、靳某(龍薇傳媒財務顧問、恆泰長財證券副總經理)、孔德永(萬家集團實際控制人)商議之後,幾人策划了一個採用槓桿控股上市公司的計劃。

據證監會調查,在黃有龍、趙政、孔德永商議後,於2016年12月23日,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龍薇傳媒擬收購萬家文化29.14%的股份,收購共需資金30.6億元。但實際上,龍薇傳媒自有資金只有6000萬元,“剩餘資金均為借入,槓桿比例高達51倍”。

在此之前,黃有龍指派趙政於2016年12月9日與銀必信實際控制人秦博聯繫,擬向銀必信借入15億元。秦博則要求有金融機構的資金配套。趙政稱,如果金融機構的貸款先到,龍薇傳媒將優先使用金融機構的資金。此後,經孔德永等介紹,中信銀行(5.910,0.16,2.78%)杭州分行擬為龍薇傳媒提供融資服務,融資金額為30億元。

然而,在2017年1月份回復上交所問詢函里,龍薇傳媒稱,收購資金除了6000萬元自有資金外,將向銀必信借款15億元,向金融機構質押融資剩餘14.99億元。同時,其在回復函中稱,質押融資審批流程預計於2017年1月31日前完成。

到2017年1月23日,龍薇傳媒向中信銀行杭州分行的融資計劃未通過中信銀行總行審批。同時,銀必信也未能按照股權轉讓款的支付期限向龍薇傳媒提供後續12億元借款。融資失利的龍薇傳媒宣布將收購總價調整為5.29億元,收購金額大幅縮水。

在中信銀行審批失敗之後,龍薇傳媒無人再聯繫過其他金融機構。但在2017年2月16日回復上交所問詢時,龍薇傳媒稱“立即與其他銀行進行多次溝通”。

但縮水後的方案也未能執行下去。2017年4月1日,萬家文化公告稱,萬家集團不再向龍薇傳媒轉讓股份,雙方互不追究違約責任。

儘管龍薇傳媒披露稱,趙薇及其配偶黃有龍,投資金寶寶控股等多家上市公司股權,股票市值約45.22億元,相關資產總價值約56.63億元,僅2016年投資收回的現金流就達到12.56億港元,其家庭境外資產超過50億元。但在證監會的詢問下,龍薇傳媒方面稱從未有過使用自有資金收購的想法,“我們從沒有想過用自有資金進行收購。自始至終,銀行這邊都是孔德永聯繫的,我和趙政都沒有聯繫過銀行。”黃有龍在證監會的詢問筆錄中稱。

證監會在告知書中稱,龍薇傳媒在自身境內資金準備不足,相關金融機構融資尚待審批,存在極大不確定性的情況下,以空殼公司收購上市公司,且貿然予以公告,對市場和投資者產生嚴重誤導。

一地雞毛

龍薇傳媒與萬家文化在一則公告後抽身而退,但虛假的信披與收購計劃的失敗對萬家文化的股價造成了劇烈的影響。

2016年12月26日,萬家文化發布了龍薇傳媒擬收購的計劃,2017年1月12日復牌後,萬家文化連續兩個交易日漲停,第三、第四個交易日繼續收漲,最高漲至25元/股,漲幅高達36%。

2017年2月8日,萬家文化再次停牌,停牌時股價為20.13元/股,停牌期間公告股東股份轉讓比例由29.135%變更為5%。2017年2月16日復牌後,當日下跌8.49%,第二個交易日下跌6.89%。在2017年4月1日宣布交易解除後的第一個交易日,公司股價下跌2.39%,後續該股持續下跌。

到2017年6月2日,萬家文化股價跌至最低點8.85元/股。假如有投資者在2017年1月17日以最高價25元/股買入,到2017年6月2日才以8.85元/股的價格全部賣出的話,其虧幅將達到64.6%。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經濟觀察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