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生育率低 2018大陸幼兒園入學兒童減74萬

中共教育部的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大陸幼兒園入園人數同比減少74萬人,反映了年輕人在沉重經濟壓力下不願多生小孩。此外,高中招生人數也連續第8年下降,而且中職畢業生連續5年遞減。

中共教育部發展規劃司司長劉昌亞在2月26日新聞發布會上稱,幼兒園和高中入學人口減少與人口結構變化有關,目前大陸總體上處於入學人口下降期。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中職教育畢業生人數連年減少。教育事業統計數據顯示,每年中職畢業生人數已跌入400萬量級,作為重要的勞動力蓄水池,中職生“奇貨可居”的日子或將不遠。

幼兒園入學落入谷底

《21世紀經濟報道》報導,2016年入幼兒園人數同比減少了86.76萬人。2017年,首批“單獨二孩”兒童到了入園年齡,大陸入園人數再次增長,同比增加15.87萬人。但2018年,大陸共有入園兒童1863.91萬人,同比減少74.04萬人,下降3.82%。

儘管中共迫於減緩人口老齡化等的壓力,結束了一胎化政策,但“能生”並不代表“敢生”,年輕人在沉重經濟壓力下不願多生小孩,整體生育率偏低。

生育意願降低的原因之一是結婚成本越來越高。現在的大齡未婚男青年越來越多,並不是他們不想結婚,而是結婚成本實在太高了。首先的阻礙就是房價。現在城市的房價,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夥子哪裡買得起呢?只能一拖再拖。結婚的人少了,自然新生人口也就降下來了。

其次是撫養成本越來越高。其實,很多人都是想要孩子的,想要多個孩子的家庭也不在少數。但孩子從出生到長大成人,要多少成本應該很多人都算過,奶粉錢、上學費、培訓費等等,物價也在不斷上漲,沒有幾十萬是根本不夠的,更別說父母花費的大量時間和精力了。

最後是選擇單身的人越來越多。在巨大的經濟壓力下,越來越多年輕人覺得,自己賺的錢養活自己還差不多,還要養活別人的話就很勉強了,乾脆就一直單身吧。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生育率的下降與預期壽命的增長是同時發生的,這個組合意味著整體人口的老齡化,反過來也意味著勞動年齡人口的經濟負擔日益加重。

中職畢業生連續5年遞減

2018年大陸高中招生人數連續8年呈下降趨勢,從2011年的1664.65萬人下降至2018年的1352.12萬人。

“高中招生人數變化既與人口波動有一定關係,也與升學率有一定關係。”劉昌亞在新聞發布會上稱。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勞動力重要蓄水池的中職教育,提供的勞動力供給也在逐年減少。2013年起,大陸中職畢業生人數連續5年下降,每兩年跌破一個百萬量級,2017年畢業生人數只有496.88萬人。

2月26日的新聞發布會並未發布2018年中職畢業生人數,但這一年中職在校生人數同比下降,只有1551.84萬人。

數據顯示,2018年,中等職業教育招生占高中階段教育招生的比例為41.37%。

人口問題給中共政治合法性帶來風險

紐約時報》分析說,這些正在變化的人口結構給中國現在和未來的領導人帶來了重大的政治考驗。

報導說,根據對中共官方統計數據和其他人口數據的分析,我們估計,到2030年,20至24歲的人口將再減少20%(到約7300萬),而60歲以上的人口將增加56%(達到3.9億)。到那時,中國60歲以上人口將佔總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

最近《中國社會保障發展報告》稱,中國的勞動人口正以每年三四百萬的速度下降,而每年達到退休年齡的新增人口近千萬。報告預算,到了2022年,將有13~14個省份養老金入不敷支。

去年夏天,中國一個“銹帶”(註:“銹帶”指1980年左右開始工業衰退的地方)省份的養老金髮放延遲引發的恐慌,是對中國養老金體系的一個新警告:這個按地區和行業劃定的體系過於支離破碎,以至於不可靠,難以跟上人口老齡化的步伐。

教育和醫療這兩個政府擁有巨大控制權的行業,都屬於中國效率最低的行業。中國的教育體系競爭異常激烈,但卻培養不出最具創造力和生產力的勞動者。教育的費用還非常高,這會妨礙父母生孩子。高昂的房價也有同樣的效果。

民眾現在的希望是安全的藥品、清潔的空氣、足夠的醫療和體面的養老金。這些問題給中共領導層的政治合法性帶來風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心茹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