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孔誥烽:越南特金會戳破中國天朝復興的春夢

川普與金正恩在越南舉行峰會,外界普遍對於峰會能達成什麼具體成果,期望不大。但金作為一個本來十分依賴中共的共產國家領導,跑到剛好在四十年前跟中國打過仗,一直跟中國關係緊張的越南,與一位對中國越來越不客氣的美國總統會面,其象徵意義,實在不小。

中共現在強調“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要洗脫百年國恥,到底是什麼意思,並無清楚明確界定。但從北京將亞洲鄰國當藩屬看待的態度與行為來看,那個復興,一定包括恢復中共官方史觀中的中華中心朝貢體系,恢復中國作為天朝大國的地位。

但這種史觀,已經被很多歷史學家修正。首先中國周邊的藩屬國,在西方殖民主義興起前,並無如中國民族主義者自己想像般對天朝忠心耿耿。他們是時常挑戰中國,而中華朝貢系統的崩解,亦是從這種內生的挑戰開始。

例如越南與中國的衝突,便不是始於冷戰期間越共倒向蘇聯那麼簡單,而有更深遠的歷史。在1770年代,安南(即現在的越南)西山阮氏三兄弟發動農民起義,推翻了向清朝進貢的黎氏王朝。阮氏新政權驅趕境內漢族商人、以越南語取代中文成官方語言、分配田地給無地農民。乾隆在1780年代出兵攻越,輔助黎氏複位,但被阮氏王朝擊退。阮氏兄弟擊退清兵的歷史,更曾成為越共出版郵票的主題。

在更早的1590年代,剛統一日本的豐臣秀吉將軍出兵朝鮮,企圖以朝鮮為據點進攻明帝國。當時明朝雖已衰落,卻仍能夠出兵朝鮮,擊退豐臣秀吉。中日戰爭之後德川家康在1600年代於江戶(今日東京)建立全國政權,並在1630年代開始鎖國,制止白銀流失到中國,並拒中國製品於門外,使日本手工業得到足夠空間進行進口替代發展。日本自此不再進貢中國,同時向琉球王國納貢,建立一個小型朝貢體系,成為最早脫離天朝的亞洲國家。

17世紀初,當明朝疲於抵抗滿洲人之時,在東南亞日益強大的安南(越南)開始向柬埔寨納貢。同時暹羅(泰國)也有意成為地區強權,也向柬埔寨納貢。根據清初《海國聞見錄》記載:“柬埔寨介居兩大之間,東貢安南,西貢暹羅,稍有不遜,水陸各得並近而征之。”柬國因此成為越、泰爭奪地盤的磨心。中國對於湄公河下游地區政局失去控制,也只能隻眼開隻眼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見在歐洲勢力大舉進侵亞洲之前,中華中心的朝貢體系的藩屬國,早已對中國產生巨大離心,並出現不同程度的反中意識。在歐洲殖民主義取代中國霸權而成亞洲小國獨立自主的障礙之後,不少20世紀的亞洲民族解放運動,與中國革命合流。中共與朝鮮、北越便是在這情景下成為兄弟盟友。但當歐洲殖民者退出亞洲之後,中國周邊小國,又開始對中國產生芥蒂。越南當年全面倒向蘇聯,入侵受中國保護的柬埔寨,與中國全面決裂,就是由此而生。朝鮮從來都與中國保持良好關係,但金氏政權近年對內兇狠整肅與北京關係良好的親華派,對中共陽奉陰違,已是路人皆見。

現在朝鮮、越南的領導與美國總統約會在河內。之前傳過一陣的特習會無影無蹤。在這個星期,天朝大帝的心情,一定十分複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