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讓步有多大 白宮披露了 強制執行細節曝光 還可能沒有任何協議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周三在國會眾議院作證時說,雙方的談判取得了“真正的進展”,但仍有很多工作要做。過去幾個月,美中雙方就關鍵的結構性問題進行了“非常緊張、極為嚴肅,且非常具體的貿易談判。他還披露了強制執行細節,並表示“除非所有事情達成一致意見,否則就沒有任何協議。”此次協議按美國法律不需要通過國會。只憑中共答應購買更多的美國產品,並不足以達成美中協議,協議必須包括“重大的結構性改變”,而且必須是可執行的,談判可謂任重道遠。

此外,他表示,川普總統最近一兩天將完成推遲對中國商品加關稅的程序。

萊特希澤:我們正在取得真正的進展

萊特希澤周三,在眾議院籌款委員會(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作證。

2019年2月27日,美國國會眾議院籌款委員會(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2月27日就美中貿易召開聽證會。(記者林坪拍攝)

台灣中央社報道,萊特希澤說:“我們正在取得真正的進展。如果我們能夠完成這項努力,我再次要強調‘如果’,能夠就所有懸而未決的重要的執行問題以及其它關注達成滿意的解決方案,我們也許能夠達成意向協議,幫助我們在與中國的經濟關係方面渡過難關。”

針對中共的強盜行徑,他表示:美國可以與世界各國競爭,但是“我們必須有規則,有可以強制執行的規則,以確保市場開放,而不是由國家資本主義及竊取技術來決定誰是贏家。”

在被問及與中國達成的貨幣交易時,萊特希澤表示“除非所有事情達成一致意見,否則就沒有任何協議。”他說,美中花了很多時間在貨幣談判,這將是一個“可執行的協議”。

萊特希澤說,美國要的是公平貿易,這需要中國作結構性改變,最終達成的協議必須是可強制執行的。

萊特希澤對議員們說:“總統想要的協議是這樣的,首先,要有可執行性,要能改變他們在強迫性技術轉讓、知識產權、大型產業政策補貼,以及各種各樣具體的,四處蔓延的行為模式和做法。”

但是貿易代表對議員們強調,他不會笨到想通過一次談判就解決中共的所有行為。他說,“讓我明確表示,在達成協議之前,而且更重要的是,在達成協議之後,‘如果’達成協議的話,都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

2019年2月27日,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E. Lighthizer)在美國國會眾議院籌款委員會舉行的美中貿易聽證會上作證。(RFA記者林坪拍攝)

萊特希澤:我們需要“新的規則”

法廣中文網報道,萊特希澤作證時表示,現在美中談判涉及的問題“太嚴重”,無法單憑中共增加購買美國商品來解決,我們需要“新的規則”。

他表示,目前美國談判團隊要求中方終止從中央到地方政府的強制技術轉讓作法,這次如果能夠達成美中協議,必須是“具體、可衡量,以及在各級政府都能強制執行的協議。”

萊特希澤表示,“我再說一遍,如果我們能夠完成這項工作,並且能夠達到令人滿意的解決方案,解決所有的重要問題,以及現在仍懸而未決的執行問題,以及其它一些問題,我們的經濟關係將進入全新的局面。”

不過,他強調這個協議無法解決“所有的美中問題”,如果這次能達協議,未來仍有需要針對其它問題進行談判。

他說,美國歡迎中國的投資,投資會創造工作機會,但是我們不要會竊取美國企業的投資。他同時表示,與中共做生意的業者都要求這次談判一定要解決中共不公貿易,要求中共進行結構改革,這是最重要的事。

“因此這次與中國的談判,重點為讓中國做出顯著的結構變革,我們在知識產權及強制技術轉讓等方面的談判非常深入及詳細,他們也願意這麼做”,他說:“但是中方是否會同意美國要求做出讓步,現在談這個還太早。”

美國強制執行細節曝光

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編譯報道,萊特希澤說,未來美中協議的執法機制將包括與北京的定期磋商,並保留美國在評估中方沒有履行承諾時採取關稅措施的權利。此即貿易專家所說的“快速撤回”(snapback)條款。

“對我來說,如果美中協議沒有納入這些重要內容,我們就沒有獲得(中方)真正的讓步。”他說。

周三的聽證會,多位眾議員提出美中貿易協議執法機制如何執行的問題,萊特希澤做了詳細的回答。

他說,如果美中達成協議,未來在生效實施後,對於任何違反協議的投訴,或者中方某種違反協議的行為模式,都會通過雙方建立的磋商(consultation,亦稱協商)機制解決。另外,為了保護當事人,可以容許他們匿名投訴。

磋商將按時間及層級分別進行,工作階層每個月一次,副部長級每季度一次,部長級的磋商則每六個月進行一次,重大問題由雙方貿易主談人(目前為萊特希澤及劉鶴)協商。

“如果在我這個最高層級的磋商,也無法解決問題,那麼美國將會堅持執法,按照中方違規的程度,單方面採取制裁措施。”萊特希澤說。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創始人弗雷德‧伯格斯滕(Fred Bergsten)說,從長遠來看,兩國建立長期的協商機制是件好事。此外,保留施以制裁的權利,是在給美中協議“裝上牙齒”。

中共內部有分改革派和保守派嗎?

台媒中央社報道,萊特希澤大使說,美中之間的問題”非常嚴重,不是靠保證增加採購就能解決的。“他對眾議院籌款委員會說:”本屆行政當局正在推動重大的結構性變化,以創造更公平的競爭環境,特別是在知識產權和技術轉讓問題上。“

談到與中共談判的方式,萊特希澤說,他得悉中共政府內有改革派,他們有改變的意願,因此寄望與他們進行合作。他說,如果情況屬實,那麼他希望能夠將具體問題落實到具體文字,並具有可執行性和清晰的執行過程。

協議無需通過美國國會

萊特希澤說,本次談判是依據《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款規定展開的談判,並不是自貿協定談判,不涉及關稅減讓,而是總統被授權執行的“行政協議”,因此,並不需要送國會審核。

在被問及與中國達成的貨幣交易時,萊特希澤表示“除非所有事情達成一致意見,否則就沒有任何協議。”他說,美中花了很多時間在貨幣談判,這將是一個“可執行的協議”。

上述大紀元報道稱,萊特希澤還說,美中貨幣協議包括兩個部分,其一是中方承諾不進行競爭性貶值,另一個則是北京對貨幣市場的干預應保持透明。

最近兩天完成推遲對中國商品加關稅的公告

華爾街日報》報導,萊特希澤在作證後表示,美國將採取措施,不會在雙方持續談判的期間,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從現在的10%提高到25%。

法廣中文網報道,萊特希澤說,川普總統已決定推遲對中國商品加關稅,這一兩天會完成公告程序。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