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政治局誰敢對習近平拍桌子?中共政經動蕩 防不勝防 歐盟史上創舉 聯手抗共

日前,一名日本作家在《紐約時報》撰文指,習近平因面臨經濟困境,地位受到挑戰,政治局甚至有人對習近平拍桌子。但這個說法無法得到證實。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盤點政治局成員分析,當今的政治局,不太會有誰敢和習近平拍桌子,也沒這個必要。在中美貿易戰前景尚未明朗的敏感時刻,歐盟各國領袖決定聯手對抗中共的擴張,成為歐盟歷史上的一個創舉。紐時另外一篇文章說,近期,習近平確實對經濟和政治上日益加大的風險焦慮不安,要求官員加意防範。中共內憂不止,外患又來。

經濟困境挑戰習近平地位

2月26日《紐約時報》中文網刊載加藤嘉一的署名文章,中心議題是中國的經濟困境是否對習近平的地位構成挑戰。

加藤嘉一是日本作家,曾在北京大學留學,並在中國生活多年。除了《紐約時報》,他還在被稱為香港黨媒的鳳凰網擁有專欄。

作者表示,中國經濟下滑以及對貿易戰的擔憂加劇,這對中共的政策方針,已經產生了一些影響,中國共產黨對當下形勢和自身處境似乎已經不那麼自信了。不僅老百姓和知識分子,黨內高層內部對目前的形勢似乎也有一些批判性的意見。

作者提及,去年11月底,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跟該院院長姚洋認為,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非常大”。還說,“根據我們的測算,今年中國經濟增長率甚至是負的”。

作者說,在北京、廣東、香港、華盛頓等交流過的若干位有識之士也持有同樣觀點。

作者引述一個要求匿名的中共“前國家領導人的親屬”的說法稱,去年12月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前,習近平在黨內遭遇了批評。在政治局會議上,甚至有人拍桌子批評北京現行的政策,包括強調“黨能夠領導一切、解決一切問題”,忽略市場邏輯和原理,輕視懂經濟的政治局高層等。

根據這位人士的介紹,在去年的北戴河會議上,習近平已經遭遇了一些批評,黨內一位元老勸告習近平不要搞個人崇拜,但總的來說習近平的地位還沒有受到挑戰。

文章另外引述一名“熟悉經濟事務的現任國家領導人”的親屬稱,中國經濟沒搞好,使得李克強在黨內提升了影響力。現在北京經濟工作的調子,受李克強的影響很大。

上述有關北京高層的關於習近平受到黨內批評的說法,無法得到中共官方證實,而作者加藤嘉一也有一些不良記錄。

有陸媒報道,加藤嘉一曾在媒體訪問中有“胡錦濤專程來北大見我”,“中日兩國高層都支持和鼓勵我”等言論,被指言過其實。他還曾因為所謂“東京大學學歷”不實向大陸讀者道歉。前中共鐵道部部長劉志軍落馬時,加藤嘉一曾為劉志軍不平,在《金融時報》刊文稱劉為“中國高鐵之父”。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政治局一共就25個人,丁薛祥、習近平、王晨、王滬寧、劉鶴、許其亮、孫春蘭、李希、李強、李克強、李鴻忠、楊潔篪、楊曉渡、汪洋、張又俠、陳希、陳全國、陳敏爾、趙樂際、胡春華、栗戰書、郭聲琨、黃坤明、韓正、蔡奇為中央政治局委員。

這其中大部分都是習近平提拔上來的親信,如:丁薛祥、劉鶴、楊曉渡、張又俠、陳希、陳全國、陳敏爾、趙樂際、栗戰書、黃坤明、蔡奇。

剩下了的有騎牆的韓正,非常會拍的王滬寧和李鴻忠,分量不夠的王晨、孫春蘭和楊潔篪。郭聲琨雖是江系鐵杆,但在政治局勢單力薄,也不會敢和習近平拍桌子。汪洋和胡春華團派出身,胡錦濤都裸退支持習近平,他們也沒有擔當重任,沒有和習近平死磕的必要。

至於李克強,這個所謂的親屬說,拍桌子批評習近平輕視懂經濟的政治局高層等。按邏輯說,那就是有人拍桌子批評習近平輕視李克強。所以也不是李克強自己拍桌子。

總結一下,就是沒人會和習近平拍桌子,所以沒有拍桌子的人的名字,只有這樣的一句話內幕,可以解釋成有人向加藤嘉一放風。就是造勢習近平在政治局都鎮不住了。

圖為歐盟總部大樓外的歐盟旗幟。

歐盟各國領袖首次聯手反制中共

隨著中共擴大影響力,從貿易夥伴變成競爭對手,歐盟各國領袖將在下月的高峰會討論反制中共的新戰略,這將歐盟各國領袖有史以來第一次聯手抵抗中共的創舉。

德國《商報》報道,在德國與法國的聯手下,歐盟將在3月21日舉行的高峰會討論新的中國戰略。

報道說,歐盟此刻調整對中共政策,背後動機除了中國沒有走向民主和自由市場體制,造成期待落空,也與中資以政治影響力干擾歐盟決策有關。

2009年,希臘國債危機高峰之際,中資買下希臘重要海港彼里夫斯港(Piraeus);幾年後,歐盟原本打算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譴責中共的人權,中共卻成功施壓希臘投下反對票。

此外,中共推動“一帶一路”,透過對基礎建設的貸款,擴大對16個中東歐國家的影響力,也讓德國和法國高度警覺。

一名歐盟高層官員坦承,希臘的港口和葡萄牙的電網股權被中共買走是“錯誤”。歐洲對中資的戒心,反映在歐洲議會近日通過的新法,未來各國對非歐盟國家在歐盟的併購將有審查權。

歐盟官員透露,中共口惠而實不至,光靠對話效果不彰,再繼續下去已行不通,“歐盟得務實,冷靜捍衛自己的利益”。

這名官員指出,“從體制來看,一黨專制的中國是競爭者,有些議題必須有清楚的紅線”。

經濟和政治風險困擾習近平

無獨有偶,《紐約時報》2月26日刊載的另一篇儲百亮的署名文章,也與習近平近期遇到的風險和挑戰有關。

文章說,習近平最近突然召集了數百名官員開會,傳達了一種令人焦慮的緊迫感。習近平對官員說,中共在各個方面都面臨著重大風險,必須做好迎接困難的準備。

他宣布,無論是在應對外交政策、貿易、失業,還是房地產價格等方面,如果官員不小心出了差錯,讓危險升級為真正的威脅,他們都將為此負責。

習近平今年1月在中央黨校召開的這次會議上表示,“全球動蕩源和風險點增多”,黨面臨“精神懈怠危險、能力不足危險、脫離群眾危險。”

習近平明確表示,經濟是一個主要問題,要提防“黑天鵝”和“灰犀牛”,這兩個投資者術語分別指意外的經濟衝擊和視而不見的金融風險。

文章說,習近平也指出了遠遠超出經濟範疇的風險,尤其是政治風險,比如,中共保持中國年輕人不脫離其意識形態軌道的能力。

總部設在紐約的對外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易明說,“北京因其政治上和商業上的做法正面臨著來自國際社會的重大壓力,這種壓力只會增加其處理國內問題的困難。”

總部設在弗吉尼亞州的克倫普頓集團中國政策制定問題專家裘德·布蘭切特說,“如果一切都是風險的話,你最終可能什麼都化解不了。”

據地方政府發布的工作重點顯示,特別是今年,中國官員擔心,敏感的紀念日可能會成為導火索。今年是天安門學生運動的30周年,1989年6月3日夜晚,天安門廣場附近發生的血腥武裝鎮壓結束了席捲北京和中國其他城市要求民主變革的學生抗議活動。

自從1月份的那次會議以來,各省、市、鎮已經推出或更新了監測和控制危險的計劃。地方政府已通知警方,在“敏感的周年紀念日”之前,對抗議活動保持加倍的警惕。

中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上月下旬說,“防止經濟社會領域風險演變為政治風險”,由於有了互聯網,“一件小事情都可能形成輿論漩渦。”

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