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李怡:不再聽你廢話 直接開槍

林鄭上場後,全速推動「HK is China」,但又要虛偽地宣稱香港「成功實行一國兩制」。美國現在就像那部莊園主警告中國遊客要遠離野熊的短片那樣,不再聽你的廢話,一於根據現實判斷,直接鳴槍。

在中國經濟急速下行、中美貿易談判明顯向美國跪低的情況下,按正常的思維,中國應該會珍惜香港這個“白手套”,至少表面上放鬆對香港的干預,顯示實行一國兩制的誠意,以降低美國對中國利用香港避稅和進口高科技產品的戒心。但情況顯然相反,中央直接向特區政府下公函要求把屬於香港內部事務的執行《社團條例》的事向中央報告,提出粵港澳大灣區規劃把香港融為一個中國城市,特府又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只要中國認為是罪犯,居香港者就會送到大陸受審。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在一黨專政的官僚體制下,不同系統的主管只會執行自己部門的政策和原則,不會考慮整體利益或對其他部門的影響。而知識不廣、理性不強、喜怒無常的高層領導人通常都會有一種社會心理學稱之為“個案思維”(Compartmentalization)的思考方式,特點是:從來只考慮對單一事件要採取的措施,而沒有聯繫到這種措施是否與其他的政策措施相抵觸。

比如當年要爭取台灣接受一國兩制時,就說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是對台灣的“率先垂範”,但當香港主權到手後就不再只是“換一面旗,換一個總督”啦,而是樣樣都忍不住插手,根本不會顧到什麼“率先垂範”。思考中美貿易問題,只考慮如何讓美國得到利益,如何讓美國滿意,而不會考慮在美國對中國越來越警惕的情況下,如何善用香港這個“白手套”。

處理香港問題,是不同個案,於是有不同思維。對囊中物有權用盡:大灣區規劃和《逃犯條例》修訂都是依循重一國輕兩制的政策思路。個案思維只會思考大灣區利用香港獨立關稅區之利,而不會考慮美國把香港和大陸城市一體對待之弊。

但是,見多識廣又有智庫、國會和嚴密決策系統的美國,決策者並不是一些缺氧的“個案思維”頭腦,在作出對中國實行遏制的戰略改變後,就是全方位、各部門的意志。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去年中確實說過,“一國兩製成功,令中國在經濟發展上變得更多元,有利外國人在中港投資,同時進行學術、文化等不同領域的交流”,並表示“對此我保持樂觀”。那是美國對華政策沒有明確大改變之前。去年底美國國會報告,指一國兩制下的高度自治不復從前,建議美國商務部檢討是否繼續將香港和中國視為兩個獨立關稅區。前天唐偉康接受訪問時就說,尤其在2018年,中國對香港施加壓力,令香港政治空間收窄,將來或進一步影響營商環境,相信委員會的下一份報告將更嚴厲。對香港修訂《逃犯條例》,表示某些草擬內容和方式,或影響美國與香港的雙邊協議。

倘若美國和其他與香港訂有相互引渡協議的國家,紛紛因香港修訂《逃犯條例》而擱置協議,那就意味在香港居住或營商,都會與在大陸居住或營商有相同的風險。

林鄭上場後,全速推動“HK is China”,但又要虛偽地宣稱香港“成功實行一國兩制”。美國現在就像那部莊園主警告中國遊客要遠離野熊的短片那樣,不再聽你的廢話,一於根據現實判斷,直接鳴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