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中國民企面對的最大「老賴」

央企比民企更有先天優勢和資金底氣,民企無法與其平等競爭。

2月25日,中共國新辦召開例行記者會表示,第一階段全國政府部門、大型國有企業共清償民營企業賬款超過人民幣1,600億元。

去年12月有陸媒實地採訪報導稱,一般民企對上報被拖欠的賬款是謹慎而且顧慮的,如果把欠款實際金額如實報相關部門,擔心會得罪官方,其後果小則接不到單。所以就如同很多的其他數據一樣,現在曝光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民企對官方拖欠賬款忍氣吞聲,不敢如實申報數字,自然不敢按照合同向政府或央企國企催收欠款,也就更不可能通過司法途徑來維護自己的權益。就算真有提告的,如浙江萬鑫裝飾公司,在常州中標的一個政府工程被拖欠了1億元左右,公司法人代表告訴記者:“我們已委託了京衡律所在常州打官司,走法律程式快5年了。”

以這家公司為例,這1億欠款不能回收,粗估5年利息損失上千萬,如果影響正常現金流,勢必還要通過各種成本極高的融資管道去借錢周轉,包括所謂的“三角債”,這也就是不僅政府和國央企拖欠民企的賬款,民企也因此而拖欠其他民企的賬款,如此惡性循環形成了民企間大量的相互拖欠。

所以媒體經常報導,中國民營企業很多死在了三角債務上,事實上,不是政府和國央企賴賬,不會拖垮這麼多民營企業。這情況也像每逢年節的討薪高峰期,絕大部分中小民企發不出薪水給員工,追本溯源也是受到官方欠錢不還所累。

現在中共官方宣清欠1,600億元,民企實際承受的欠款之苦遠大於此。值得注意的還有,官方只說了結清欠款,並沒有說明是以什麼方式清欠,也就是如果不是以現金,是以承兌匯票等工具,那就不無變相的前清後欠,甚至再生兌付風險。

去年以來的中美貿易戰,美方關切的一個核心議題是中共補貼國企發展產業政策的不公平競爭,不僅其他國家企業,其實中國民企也深受其害。

2008年的四萬億大水漫灌,得到大量銀行貸款的國央企資金盆滿缽溢,而融資難、融資貴的民企倒下一批。2010年下半年開始,一方面是國央企放貸套利分紅,另一方面是中小企錢荒陣亡一批。2012年爆發了“央企金融化之亂”,中石化等國央企非法放高利貸,而接高利貸的民企又一批死了。

現在據報央企與民企在執行合同近700萬份,金額超過10萬億元,而目前清理出欠款僅1,116億元。發改委數據顯示,遼寧省政府拖欠民營企業案30件共欠賬8,681.1萬元。即遼寧一家省政府30件就欠了8千多萬,這還不包括無從統計的省屬國企欠款。換句話說,不被政府部門和國央企拖欠賬款,能夠按時收回賬款,一批民企不會周轉不靈而倒閉。

這些因“討債難”而死的民企不知其數。但可以看看賴賬的人怎麼說。工信部官員說:“在前一階段工作中,中央企業做了表率,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他們不講條件、不講代價,首先把拖欠民營企業的欠款先清了”。國資委官員說:“中央企業的清欠工作已經取得階段性成功”。還有發改委官員置評地方政府結清欠款時說:“為民營企業挽回重大經濟損失”。只能說這些中共官員確實異於正常人的心理素質,才能說得出這些變態的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