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袁斌:王林清 這個「竊賊」不尋常!

童年正逢文革,只有八個樣板戲可看,許多片段至今記憶猶新。其中之一便是《沙家浜‧智斗》中刁德一與胡傳魁和阿慶嫂的對唱。記得胡傳魁向刁德一介紹完阿慶嫂的來歷後,刁德一緊接著陰陽怪氣的來了一句:“這個女人不尋常”!看完政法委調查組關於王林清盜竊最高法卷宗的報告後,我腦子裡立馬也蹦出一句:“這個竊賊不尋常。”

確實不尋常!不尋常在哪裡呢?

首先是作案方式不尋常。

正常的竊賊行竊時不是先把監控搞壞,就是千方百計避開監控,原因很簡單:監控會將竊賊的行為記錄在案,當著監控行竊等於自尋死路。但王林清與正常的竊賊不同,按調查組的說法,他是2016年11月25日23時許來到辦公室,將該案臨時裝訂的副卷拆散,把全部正卷和拆散的部分副卷材料帶回家中的。內行人都知道,上訴到最高法的案件,一審法院要把全部案卷上送,再簡單的案子怎麼也有十幾個卷宗。王林清明知道自己辦公室門口外和走廊盡頭都有監控,把這麼多卷宗帶出辦公室,自然會被記錄在案,可他事前既沒想辦法讓監控失靈,作案時也沒避開監控,而是堂而皇之的在監控之下進入辦公室,又帶著盜竊的大量卷宗離開辦公室。更重要的是,盜走了卷宗後他竟然還主動要求領導調取監控攝像查看。這尋常嗎?!

其次是作案心態不尋常。

出於自我保護的本能,竊賊作案後都會想方設法掩蓋被他盜走的東西已經失竊的跡象。因為沒人知道有東西失竊,當然就沒人知道有人行竊;一旦有人知道有東西失竊,他們可能就會追查,竊賊就可能露出馬腳。但王林清的心態卻完全是反過來的,你看他盜走了卷宗後,大有一付別人不知道誓不罷休的架勢,不但不千方百計掩蓋卷宗失竊的情況,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單位領導反映,一次反映沒結果,接著再反映,仍沒結果,他乾脆通過崔永元直接捅到網上去,以致釀成了轟動社會的熱點事件,最後讓自己也暴露了。這尋常嗎?!

第三是作案結果不尋常。

按調查組的說法,王林清行竊的目的無非兩個:一是“藏匿案卷材料、給單位製造麻煩”;二是“影響案件繼續審理工作”,使“凱奇萊案”的新合議庭承辦人“不能順利進行後續工作,最終迫使單位讓其繼續擔任承辦人。”但王林清所作所為的結果卻適得其反。其一,他持之以恆的將卷宗失竊的情況公之於眾,結果導致自己最後不得不“認罪”,這哪是“給單位製造麻煩”,分明是在給自己製造麻煩!其二,按調查組的說法,王林清在盜竊案卷材料時是經過挑選的,“將單位不能複製或者沒有備份的都留在辦公室文件櫃中”,只拿走了法庭已有備份的部分,因此這“不能影響案件繼續審理”。也就是說,王林清雖然想要“阻止案件繼續審理”,但為此所乾的事卻“不能影響案件繼續審理”。這些尋常嗎?

第四是作案後運氣不尋常。

對於任何一個竊賊而言,當著監控行竊都無異於自尋死路,可王林清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你看他,不但主動向領導反映卷宗失竊的情況,而且還急吼吼的讓領導調看了監控錄像,結果呢?一干領導居然都沒發現卷宗失竊了,更不要說發現是他盜走的了。也就是說,要沒有調查組,王林清至今還將是一身清白。這尋常嗎?

但最後我想問調查組一句的是:這些不尋常可能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