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特斯拉員工自述:馬斯克激進冰冷 毫無感情

在特斯拉工作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一位員工的自述,無比鮮活的告訴了我們答案。

在馬斯克的影響下,這個公司上下極其激進、殘酷冰冷、毫無感情,你的工作不僅壓力超級大,而且很有可能因為表現不好被開除。

當然如果你表現卓越,也會得到不菲的獎勵。

聽起來就像是在地獄工作,但這位員工為什麼還沒辭職?他說沒有比特斯拉更讓他滿足的工作了。

“你覺得不可能的事情嗎,在這裡都是有可能的。你覺得他對你要求嚴嗎,他對自己要求更嚴。這裡是type A的天堂啊。”

他說供職於特斯拉除了讓人在事業上飛速成長,給他最好的啟發是:生活還有工作都要有信念感。

以下是這篇自述,略經編輯:

我在Tesla的直屬上司是公司最原始的十個成員之一,也是Elon(伊隆·馬斯克)的好朋友,算是公司一個隱形二把手,但這位Mr.S最招人恨的地方就是他跟Elon實在太像了。可以說是本公司文化最糟糕的一點。

Elon這人理科達爾文,恨不得全公司人都是engineer,而且極其aggressive,上兩周他去挪威,把service center人都集齊了問,這車這部件有問題,會修的舉手。然後一些middle management沒舉手,Elon說you all are useless,you’re fired.(全都沒用,你們被開除了)。

在公司幹了六年的VP插了句嘴說,你在歐洲是不能這麼解僱人的,Elon轉頭說try me, you’re fired too.(不信就試試,你也被開除了)。

然後前幾周的周五,一船的Model3剛在歐洲靠岸,Elon給delivery team manager發個簡訊說你們今天必須交貨300輛車,不然我明天就來了。最後這個團隊拼死拼活當天送了三輛車。

Elon第二天大周六在公司大眼瞪小眼說,車在歐洲大陸,歐洲大陸有幾十萬人在等車,你們講講為什麼交不了貨。這位仁兄的腦海中覺得,只要物理可能,什麼法律啊,交通啊,星期幾啊,統統是狗屎。

Mr.S也是如此。進公司面試過我的小哥喝了酒以後這麼說他:這人覺得所有沒有他聰明的人都是廢物,跟他一起工作過三個月簡直讓我想自殺。我之前給他做了一個productivity analysis,美國一個team數字上下左右都不行,雖然根本不是他直屬管理,兩周後全team都被炒掉了。

上個月,我在美國組織了一個全球summit,事先給他看了我自己覺得無比有野心接近不可能的deliverables,他看完大概加了兩倍然後才approve,我苦笑說I’ll try,他:don’t try, just do, failure is not an option.(試什麼試,直接干,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這人在愉快的事情上也是毫無感情的,比如去年給我升職,就是突然給我打了個電話過來說,check your inbox,I just sent you something,打開來是個hr的pdf,寫著我的新title和新工資還有bonus,然後他毫無感情地說了一句Great work。就結束了。

之前我在美國的counterpart生病了,脊柱手術,走了四個月,我就做著兩個人的工作,然後他剛回來公司第一次大裁員,老闆說,我們只想留最不可或缺的人,他走的四個月你做兩份工作也比他做的好,所以他得走。然後給我發了一個大bonus。這種時候高興完了又覺得很彆扭,真的是冷冰冰的殘酷資本主義。

而且最糟糕的是沒人敢跟他們說不,SEC讓board pre-approve Elon發推,哈哈哈哈哈,誰去送命啊?我們全球一眾director輪換時差monitor twitter,任何提到Elon和Tesla的推,有一點點可能會讓Elon責難的都第一時間預防性解決掉。

我上任第一周給Elon做份報告,就給了我四個小時,硬著頭皮給幾個在度假的人打電話,對方還在睡覺問我再等幾個小時行嗎,我說不行,Elon needs this,對方也就顛兒顛兒起來了。這得是多不健康的一種工作方式啊。

之前Mr.S震怒一件Elon問很久的事情還沒被解決,讓我們一周內給個答案,我和全球那個部門各個level的人開完會總結這事左看右看都還需要六個月,然後就看一桌子四五十歲手下一群白人一個個都怕得要死,沒人敢跟Mr.S回稟新timeline。

我說那我來吧。有人問我,how do you do it?我說我沒什麼strategy啊,我只是不怕跟他說不,等他發完火了再講道理唄。比如這個人聖誕前夜還在給我打電話大吼大叫說我對你太失望了,雖然我從來沒跟你說過這件事要完成,但是你難倒不知道這很重要嗎。他教導我常說you need to be an asshole.

所以我為什麼還沒辭職呢?因為沒有比這更讓我滿足的corporate jobs了。

Elon這個人糟糕的點當然很多,但是他來完之後那周我們馬上交付了幾千輛車,你覺得不可能的事情嗎,在這裡都是有可能的。你覺得他對你要求嚴嗎,他對自己要求更嚴。這裡是type A的天堂啊。

之前我的每一份工作,都是別人花八小時做的事情,我兩小時做好了就開始摸魚,我做過十二份實習,兩份全職和無數的freelancing proiects,除了讚譽沒接受過其他,所以我對於自己能力是盲目自信的。

我司有很多從其他地方挖來的人才待不到兩周就辭職,比如我們CAO啊CPO啊,我特別能理解,因為真的會看到手上的任務覺得怎麼可能啊。但是我很感謝自己前三個月沒有辭職,因為我不服啊,我不想因為我沒法hack it而走人,讓我主動放棄任何事只可能有一個理由:我覺得這事沒價值。

而且Mr.S雖然是個sadist,但是他最好的品質是誠實。他面試我的時候留了五分鐘讓我問問題,我問,就我們剛才的交談來看,你覺得我有哪裡不足。一般人總是會給一些很廢話的回答,說我要和我們team去討論討論啊之類。他一點停頓都沒有地馬上給我列了三點他覺得我不足的地方,而且我覺得他分析的直擊要點。然後我又問,你最討厭你工作的什麼方面?他的答案我現在回想一下就會覺得,他可真的一點不唬人,全是大實話啊。

所以跟他還有被他領導的團隊一起工作,最爽快的地方就是沒有bullsh*t,很少有人搞政治鬥爭,有什麼想法都可以不必顧慮直接說,他雖然殘酷又冷冰冰,但是他很公平,有作為就絕對不會被忽略。

而目我司各類顧客的品牌忠誠度有時候真的讓人感動又費解,去年Q3因為有盈利壓力,季末delivery超瘋狂,很多車主發email申請到工廠當免費志願者幫我們送車,多到工廠要發拒信。然後我們能源部,季末全球臨時漲價,一些大的CI自己損失好幾百萬也下單給我們補個cash flow。不得不說Elon這個畫餅能力天下第一,猶如邪教。

而且不僅顧客是這樣,員工也是,這是一個問全球任何一個員工大家都能一字不差說出公司mission的邪教,人當然可以說這都是被洗腦了,但是和這樣有熱情的人一起工作真的很開心啊。

之前我的intern(實習生),拿了google和麥肯錫的全職offer,還是選擇來Tesla當intern,我真的很想給他個headcount,結果在他要轉正前一周全球hiring freeze,他說沒關係,那我就先去麥肯錫get rich,希望能做能源sector的項目,過幾年再回來。同事里多的是這樣推掉更多錢更有閑工作的人。就連我自己的side project都比本職工作賺錢,但這並不是關於錢的事,不是嗎。

我剛上任那個月,波多黎各海嘯,所有engineer本來都在澳洲上客戶的項目,Elon自掏腰包買了幾千單元的電池讓大家輪番去波多黎各做disaster reIief,給災民里通上電以後,突然能感覺到自己工作給一些真實的人帶來的impact,平時坐在辦公室里對著電腦是完全感受不到這種震撼的。就是自己做的事馬上能看到影響力,像磕葯一樣欲罷不能。每完成一個項目,計算一下carbon impact,就會覺得一切都很值得。人會被什麼感動,就願意為什麼賣命嘛。

現在還是有很多讓人早上很想起床去工作的挑戰,所以我並不想走。如果辭掉Tesla的工作,我也不想再給任何人賣我的時間打工了,因為這份工作除了讓人在事業上飛速成長,給我最好的啟發可能就是生活還有工作都要有信念感吧。

馬斯克其人

關於馬斯克這個人,既是一個天才,也是一個魔鬼。他有很特殊的成長經歷,也一直特立獨行。

上面的自述里,講到的很多故事,就是特斯拉最近剛剛經歷過的,比如Model3的交付、和SEC之間的衝突等等。

這位億萬富翁說2018年“極度痛苦”,甚至稱之為“職業生涯中最痛苦的一年”。

14年前作為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加入時特斯拉時,馬斯克沒有汽車行業的從業經驗。但他卻始終堅持自己的夢想:生產不傷害環境的汽車,以此拯救地球。

但2018年,馬斯克拯救的對象不是地球,而是變成了他的公司。特斯拉成立以來幾乎從未盈利,背負的債務多達數十億美元,現金也在大量流失。它的前途似乎完全寄望於能否大規模生產Model3,這是一款為普通人開發的平價電動車。

但按照馬斯克的說法,他整個夏天都身處“生產地獄”,通過晝夜不停地工作來生產足夠的Model3,以期實現盈利。於是,他開始變得性情古怪。

2018年6月28日那天,特斯拉CEO還在工廠里度過了47歲生日,但那是一個24小時連軸轉工作的生日。

“整日整夜,沒有孩子,沒有朋友,除了工作,一無所有。”

而且這也只是代表性的一天,恰如這一年裡備受折磨的那樣,馬斯克每周工作接近120小時,連續3、4天都只能待在工廠車間。

高強度工作和壓力之下,鋼鐵俠往往需要安眠藥才能入睡。

對於馬斯克的冷酷無情,《連線》雜誌提過一個細節:他確實是經常解僱員工。

2017年10月份,馬斯克就曾因為不滿意特斯拉工廠的工作進度,一次就開除了包括工程師、經理和製造工人等在內的數百名員工,至於具體原因,據稱是因為Model3的產能一直上不去。

為什麼馬斯克是這樣一個馬斯克?去年12月在CBS《60分鐘》節目上,這位特斯拉CEO曾經有過這樣一段對話。

主持人:你原先有很多錢嗎?你的家人給了你很多錢來開始這一切嗎?

馬斯克:沒有。

主持人:你在南非長大。

馬斯克:是的。我17歲的時候就自己離開了。我拿了一背包的衣服和一箱書。就這些。

主持人:你的童年快樂嗎?

馬斯克:不,我的童年很可怕。

主持人:真的嗎?

馬斯克:真的。

主持人:為什麼會這樣?

馬斯克:我的童年充滿暴力,並不快樂。

主持人:我知道你在學校受到欺凌。

馬斯克:我差點被打死,如果你稱之為欺凌的話。

旁白:他還提到了父親在情感上對他的侮辱。

馬斯克:我父親的問題很嚴重。

主持人:好吧,所以你的童年不快樂。

馬斯克:不快樂。

(旁白:作為一個成年人,他就像一名戰士,下定決心取得成功,希望證明所有人都錯了,就像他如今通過提高Model3的產量來避免特斯拉破產一樣。在加州佛利蒙的工廠,他痛苦地抱怨所有那些等著他失敗出醜的反對者和批評者。)

馬斯克:有人對我展開了無情的批評,不光無情,而且粗暴,甚至有失公平。因為這裡真正發生的是其實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美國成功故事。所有這些人日以繼夜地工作,希望實現這一目標。他們相信夢想。這才是外界應該了解的故事。

最後,推薦一些我們之前發過的相關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量子位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