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給父親的一封信

父親:

您好!

我想再說一聲:祝您生日快樂!今天,是您的八十大壽。您的五個子女領著自己一家人,帶著精心準備的禮物,從各處回到您的身邊,來為您祝壽。

二十多口人熱熱鬧鬧地圍在您和母親的身邊有說有笑,一家人其樂融融。中午在飯店聚餐,給您點蠟燭、切蛋糕、敬長壽麵、唱生日歌,不覺間一整天的時光,匆匆忙忙就過去了。

晚上回來,女兒說讓我再看一遍朱自清先生的著名散文《背影》,然後給她的爺爺——我的父親您,寫一封信。我聽到這話,心就“咯噔”一下!似乎有些許冷汗,猛然從後背湧向了額頭。

父親,我粗略估計,大概有二十多年沒有給您寫過信了吧?一個“信”字,似乎一下戳到了我的痛處,也戳到了歲月的敏感神經。我不知道女兒為什麼會突然提出這個要求,也許是老師的安排吧。

但我會因為給您寫這封信,今夜無法入睡!

也許是由於時代的發展、社會的進步吧,現代化的通訊工具,已經改變了人們交流的方式。座機、手機、簡訊、微信,早已把傳統的寫信方式趕得無影無蹤。現在即使相隔千山萬水,都可以用語音、甚至視頻與對方溝通了,誰還寫信啊?

是的,科學給我們的交流提供了便利,但也損毀了人們情感溝通的某種原始狀態。正如今天過生日的場景,有了一大群人天南地北的海侃神聊,卻缺少了與您安靜對談的貼心交流,有了大魚大肉甚至山珍海味,卻缺少了粗茶淡飯親手製作的“媽媽味”。

您的子女們還算不錯,平時各忙各的,有事兒沒事兒、逢年過節都會給您打個電話,但電話里“近乎客套”的問候,早已失去了當年我們父子秉燭握筆、信使交談的溫馨和親切。想起這種情況,心中不免湧起一絲悵然。

曾記得我在省城求學時,閑暇會給您寫信,談自己的學習,談自己的青春,談自己的人生,寫信成了我求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您也會認真地回信給我,一字一句、苦口婆心地給我講很多道理,我在我們的信使往複中,一天天成長成熟了起來。當然,手頭特別吃緊時,也寫信讓您從郵局匯些錢來。每每寄信之後,我總會焦急地等待在校門口的門房,等著騎綠色二八大跨自行車、掛著綠色郵包、穿著綠色衣服的郵遞員到來,看有沒有您的回信或匯款單。那種等待的幸福,至今記憶猶新。

每次等您的信件,我似乎都能夠看到您在燈光下給我寫回信的樣子:花白的頭髮,被燈光鍍上亮色,牆上映著您有些佝僂的身影。對此我心裡是有些痛楚的,但也感到安然和幸福,因為在遠方的老家,有您默默的支持!每接到您的一封回信,我就像被詩人海子那“幸福的閃電”所擊中,幸福得有些顫抖。當時,我們兄弟姊妹五個都在上學,家境十分貧困,您和母親恐怕連肚子都吃不飽,但每次我向您要錢,都是要十塊您給二十,現在再次想起那段歲月,想起您一生的付出,真的是凄然淚下,不能自已!

歲月里,記憶中,每一位子女的心中都有朱自清筆下父親難以磨滅的“背影”。當年在學校讀書時,讀到朱自清的《背影》,也曾為那“肥胖的身子向左傾斜”的背影而感動過,但是,今天!我才又一次真正被“背影”所震懾!為什麼九十多年來朱自清的《背影》感動了無數讀者?是因為父親的“背影”里,裝著他自己無法言表的愛,裝著子女們明亮的未來啊。朱自清父親的“背影”,不正是您在燈光下給我寫信的影子嗎?

父親,我曾經寫過《父親》《黑白髮》《三寫父親》三篇文章,表達我從學校到工作再到成家三段時期我對您深厚感情的體驗,但現在才覺得那三篇文章,沒有這“中斷了”幾十年的一封信,更能表達我的心聲。記得20多年前,我在北京參加文學創作研討會時,我們山西籍的大詩人牛漢先生談到家鄉腳下的煤炭時,曾經對我們說過:“黑色最亮,因為它會燃燒”!這句話的含義,今天我才算真正地體會到。我也相信,您的孫女有幸看到這封信時,她一定會慢慢領悟到“背影”里、“黑色”中到底珍藏著什麼。

父親,夜已深了,信就寫到這裡吧。我想,我以後一定還會給您寫信,而且我要告訴我的女兒,讓她不要丟棄寫信的“傳統”。因為寫信,不僅僅是一種習慣!它是一種傳承,一種美德,一種心與心的真正交融!

父親,我已註定今夜無眠,但,我願以我的無眠,守護您的好夢!

身體健康

您的長子:楊張平

2019年2月26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中電華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